你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新闻中心 > 国际新闻

柏威夏寺争端何来

2011年02月11日 08:53:38来源:新华网字体:
核心提示:

 这是2009年3月13日拍摄的柬埔寨北部与泰国交界处的柏威夏寺建筑遗迹。新华社/路透

  连日来,泰国和柬埔寨军队陈兵两国边界处的柏威夏寺南北两侧,几度交火,各有伤亡。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定于2月14日在纽约召开会议,试图化解双方矛盾。

  这座拥有900多年历史的古寺在两国民众间拥有极高宗教地位和艺术地位,两国因这座古寺而产生的争端已有数十年之久。

  高棉血统

  柏威夏寺,高棉文,泰国人称这座寺庙为帕威寒石宫。

  柏威夏寺起初并不是佛寺,而是一座印度教神庙,供奉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毁灭之神湿婆。公元前三世纪,印度教自西向东传入如今的东南亚地区,一直到十三世纪,印度教与佛教并驾齐驱,留下了许多古迹。

  十三世纪后,随着印度教在这一地区的衰败,柏威夏寺逐渐融合佛教元素,成为佛教寺庙。

  柏威夏寺始建于公元九世纪,是古代孔科王国最重要的宗教建筑物。公元十世纪,随着高棉帝国(中国古称“真腊”)的扩张,孔科王国消亡,柏威夏寺并入高棉版图。

  自公元十一世纪起的100多年,高棉帝国进入苏利耶跋摩一世和苏利耶跋摩二世统治的极盛时期,柏威夏寺形成现在的规模,成为高棉帝国时期最具代表性的大型石宫建筑物之一,威风堪比都城吴哥的诸多名刹殿宇。

  柏威夏寺上下分为四层台基,每层台基又各有多座殿宇。台基四面有长阶梯上下,阶梯两旁伏有数十米长的石雕长龙。通向古刹正门的石阶上立有5座石雕牌坊,精美绝伦。殿内原有一座纯金打造的舞姿湿婆像,现已遗失。

  苏利耶跋摩一世和苏利耶跋摩二世统治时期,高棉帝国东征西战,版图空前辽阔,一度囊括如今泰国东北部十多个府。直至今日,泰国境内仍有不少当年高棉帝国的遗迹,其中以石宫宗教建筑为主,但论规模和艺术成就,这些遗迹无一能出柏威夏寺之右。

扼守险要

  2008年7月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宣布柏威夏寺为世界文化遗产时给出的官方评定理由是,柏威夏寺占据极佳地势、融自然景观、建筑艺术和宗教功能为一体,寺内精美石雕为古代文明之瑰宝。

  “极佳地势”和“自然景观”,确实是柏威夏寺的精髓所在,也是导致泰柬两国闹得不可开交的重要因素之一。

  柏威夏寺建于海拔525米的马夸山“鹰喙”式摩艾丹崖顶。摩艾丹崖的“喙尖”朝向柬埔寨一方,“喙根”朝向泰国一方,崖顶有一块长约800米、宽约400米的平地,刚好满满当当地构成柏威夏寺的地基。柏威夏寺由此占据崖顶平台,三面可远眺,一面直抵山脚。

  也就是说,柏威夏寺在柬埔寨一侧是陡峭的山崖,香客只能由泰国一侧沿山坡拾级而上进入寺庙。

  1904年,暹罗(泰国)当局与殖民柬埔寨的法国殖民者各派一个勘测组,协商测绘柬埔寨与暹罗边界线。当时,双方同意沿马夸山山脊划定边界。由于柏威夏寺位于崖顶,如按山脊划边界,柏威夏寺全寺应在暹罗界内。但3年后,法国殖民者完成边界划分图,暹罗政府意外发现柏威夏寺被划入柬埔寨一侧。尽管有异议,但暹罗政府还是接受了这张边界划分图。

  这张图,后来成了国际法庭判决的主要依据。

依图判决

  1953年11月,柬埔寨脱离法国独立,法军撤出柏威夏省,次年,泰国军队占领柏威夏寺。柬埔寨政府1959年提出抗议,一纸诉状将泰国告上了国际法庭。泰柬外交关系随之恶化,双方陈兵边界,互相威胁动武。

  海牙国际法庭的判决依据不是寺庙的文化归属或高棉帝国的后继者身份,而是1907年法国殖民者测绘的边界划分图。

  当时,在法庭上为柬埔寨辩护的是退休美国国务卿迪安·艾奇逊,为泰国辩护的是退休英国总检察长弗兰克·索斯凯斯。前者提出边界划分图属官方文件,而后者则辩称因殖民压迫等问题文件无效。

  1962年6月15日,法庭大陪审团以9票赞成、3票反对的结果裁定寺庙归柬埔寨,同时以7票赞成、5票反对的结果判决泰国向柬埔寨归还所有从寺庙中夺走的文物珍宝。

  判决书写道:“在勘测地图交给暹罗当局50多年间,泰国从未对柏威夏寺的归属权提出任何异议,泰国政府甚至在1930年时在柏威夏寺向一名法国殖民官员颁授政府荣誉称号,说明泰国事实性接受这一边界划分。因此,柬埔寨应当是这座寺庙的主人。”

  判决后,泰国政府指责美国偏向柬埔寨一边,泰国国内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不过第二年,泰国人降下了柏威夏寺里的泰国国旗,柬埔寨士兵正式进驻寺庙。

登山示好

  1963年1月,柬埔寨在柏威夏寺举行宗教庆祝活动,约1000人由柬埔寨一侧的崖壁攀岩,艰难登上寺庙,其中包括当时的柬埔寨领导人西哈努克亲王。西哈努克亲王当时登顶耗时不足一小时。

  在柏威夏寺内,西哈努克亲王向僧侣布施,而后宣布,自当日起,所有泰国公民可不用办理任何签证进入寺庙参观,泰国政府也不必归还所有先前流失的寺内文物。

  1963年后的柏威夏寺,因为西哈努克亲王的一番决定,进入一个和平时期,两国民众不仅一道礼佛祈祷,甚至有柬埔寨人为了方便入寺,永久性迁入靠近寺庙平缓山坡一侧,以免登山之苦。

  于是,在寺庙山前、泰国境内,兴起一片依附寺庙的小村落。这个村落里,有泰国人,也有柬埔寨人,有小学,也有供柬埔寨僧侣居住的僧舍。

  二十世纪70年代起,柬埔寨陷入长达20多年的内战,柬武装组织占领了柏威夏寺,并在周围布下地雷,寺庙受到一定程度的损毁,但在此期间,寺庙周边的两国民众没有停止共同入寺礼佛的传统。1993年,柬埔寨内战结束,5年后正式对外开放柏威夏寺,但同样按照旧俗,默许泰国人免签免费入寺礼佛。

  2003年,柬埔寨建成漫长的盘山公路,可由柬埔寨一侧坐车数小时“盘”入寺内。此后,柬埔寨独自申遗,拒绝了泰国关于两国共同申遗的建议,泰柬关系又一次因柏威夏寺而恶化。

  不过,泰国境内、寺庙北侧的小村落里仍有不少柬埔寨人居留。这个小村落,加上周围布满地雷的丛林,总计4.6平方公里。这片两国民众杂居的土地,成为如今双方争议的焦点。(凌朔)

 

关键词:

编辑: 留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