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新闻中心 > 财经新闻

输入输出地农民工争夺战调查:专家建议用脚投票

2011年02月14日 08:45:49来源:中国青年报字体:
核心提示:
核心提示   今年春节前后,各地农民工争夺大战烽烟再起。这说明,从2004年春节过后开始出现的“民工荒”仍在持续。中国的农民工真的开始短缺了吗,是总量短缺还是结构性短缺,是短期现象还是长期现象?从短期看,要留住农民工,就要提高待遇,让打工收入增幅跑赢CPI。劳动力成本提高了,企业必须通过转型升级才能保持竞争力。本报今天刊发来自部分劳动力输入、输出地的调查,关注今年“民工荒”的深层原因和解决方法。

    宁波:“饭碗”多了 求职人少了

    一年四季招人都很难

    “你们考虑得怎样了?差不多了的话直接把行李带过去吧,我们会有车子来接的。”

    “行李先不带过去吧,我们想过去先看看情况再说。”

    这段招工者和求职者之间的对话发生在2月11日上午举行的宁波市兔年首场新春综合招聘会上。

    企业想方设法“寻人求人”,求职者不慌不忙“择优而栖”。据宁波市人力资源市场统计,共有76家设摊企业提供了3600多个岗位,入场求职人数1758人,初步达成就业意向533人。

    参加了该场招聘会的宁波华瑞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瑞电器”)常务副总经理夏绘宏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公司今年希望招收300名员工,但当天上午只和12人达成了初步意向。

    这还不算最惨淡的。据杭州本地媒体报道,2月9日,杭州人力资源市场提供了10034个“饭碗”,但只来了600多个求职者。

    此外,记者在宁波看到,一些没能进入招聘会现场的企业在人力资源市场门外、甚至在车站广场打出招牌、发放招工简章。但与急需用工的企业相比,多数求职者仍持观望的态度。

    不只是春节后的季节性用工紧张。Gi(杰艾)人力资源集团的张经理告诉记者,近两年在宁波,用工紧张与企业收到的订单的多少、处于生产淡季还是旺季等因素已经没有太大关系,“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招人都很难”。

    记者在宁波市就业服务管理局提供的《我市企业“招工难”现状及对策措施》一文中看到以下数据:

    2010年度,宁波市县两级人力资源市场共举办洽谈会810场,6.6万家企业共提供岗位142.25万个,进场人数78.98万人,求人倍率1.80。除洽谈会外,全市各级公共就业服务机构共有6.11万家企业委托招聘88.66万个岗位,前来登记求职人员仅为17.85万人,与去年同期相比,岗位增长47.98%,而登记求职人员减少29.13%。

    该文将当前宁波市用工基本情况概括为3点:求人倍率始终高位运行;岗位数增幅明显,求职人数有所减少;岗位需求主要集中于劳动密集型行业。

    “结构性的矛盾导致结构性的短缺”

    谈到近几年出现的用工紧张的成因,宁波市就业服务管理局公共就业服务科负责人认为,“结构性的矛盾导致了结构性的短缺”。

    在他看来,这与宁波目前的产业结构有关:宁波的纺织服装、电子电器、机械加工、宾馆餐饮等行业比较集中,均属生产密集型企业,对劳动力需求量较大。而从需求缺口职业来看,在2010年,对操作工、装配工和普工的需求始终占据前3位。

    记者从“宁波市公共职业介绍信息查询系统”查询得知,在今年2月3日至10日,宁波各用人单位需求排行前两位的分别是:操作工862人、普工461人,而个人求职排行前两位的分别是:治安保卫人员48人、操作工22人。供需之间的差距较大。

    “出现用工紧张的企业主要还是那些劳动密集型企业,尤其是那些需要大规模招一线员工的大企业,一次性招上千人。如果他们提供的工资待遇没有明显竞争力,难度会比较大。”上述负责人说。

    记者2月10日下午在宁波市就业服务管理局门外看到,某知名企业开到现场招工的大巴上挂着“大量招聘男女普工2000名”的横幅,但车上的绝大多数座位都空着。

    中西部崛起和新生代现象

    作为经济发展较快的沿海城市,近年来,宁波市的外来务工人数一直呈持续增长的趋势。成立于2007年的宁波市外来务工人员服务管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外来务工办”)提供的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0年,宁波市外来劳动力总人数分别为343.3万人、349.2万人和358.4万人。

    但用工紧张的形势却未见缓解。宁波市外来务工办副主任薛晓伟表示,这一现象前几年就已存在,今年或比去年更为趋紧。

    薛晓伟告诉记者,近两年,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迅速导致外出务工人员回流也加剧了东部地区用工紧张。“人都是理性的。外来务工人员看到自己在外地打工的工资待遇增长速度赶不上生活成本的增长速度,而中西部地区的打工月收入与东部地区正在拉近,加之在家门口就业还能照顾老人孩子,一对比,直接会影响他们的选择。”薛晓伟说。

    有媒体报道,由于用工形势严峻,绍兴市就业局去年年底就与劳务输出基地重庆涪陵、四川联系,希望对方输送劳力,没想到被婉言谢绝。两地还反而希望在绍兴务工的当地人回去“帮助家乡建设”。

    在夏绘宏看来,新生代外来务工人员与上一代人的观念差异也是用工紧张的原因之一。

    “与我们60后、70后相比,现在的很多80后、90后新生代外来务工人员从小被娇生惯养,不如我们当时能吃苦。”夏绘宏说,“在就业观念上,他们和我们也很不一样。我们当年打工是一门心思希望赚钱养家,而他们的家庭经济压力不是很大,打工的目的更多元,有些只是为了长见识。”

    夏绘宏坦言,新生代外来务工人员“难招”,更“难留”。他发现企业的有些年轻员工入职后状态很不稳定,工作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有的甚至做了没多久就离职了,在企业驻地附近“游手好闲”。

    主动转型才是出路

    在宁波市就业服务管理局公共就业服务科负责人看来,要解决目前宁波市出现的部分企业用工紧张现象,关键还得靠企业加强自身发展,加快实现转型升级,而不是“等着招人”。

    他告诉记者,在宁波市去年的两会上,共有6件关于解决“用工紧张”的提案议案。有代表委员提出,破解“用工紧张”的短期方法,是将善待农民工的各项措施落实到位,但从长远看,产业转型升级才是最终出路。

    夏绘宏告诉记者,经历了“招工难”的尴尬后,他们加强对现有生产设备进行自动化改造;同时,将通过对产品的升级换代,减少生产工序,进而降低人力成本。

    一些原本依赖一线操作工的服装纺织企业在本部主抓产品的研发设计和终端销售等高附加值环节,把生产加工环节外包或迁入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内地。

    而对务工人员来说,他们选择外出或留守,更主要的还是看工资待遇和生活成本的对比账。在这方面,宁波市近年来出台了近20项政策,落实外来务工人员的“积分入户”、随迁子女受教育、就业服务培训等方面的权利保障。(记者 来扬)

关键词:

编辑: 陈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