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新闻中心 > 国际新闻

法国外交官团体列举萨科齐外交政策“四大罪状”

2011年02月24日 09:06:05来源:中国青年报字体:
核心提示:
“业余”、“冲动”、“关注媒体效应”、“缺乏一致性”,这是一个法国外交官团体在2月23日的法国《世界报》上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为法国总统萨科齐的外交政策列举出的“四大罪状”。外交官在一份全国性报纸上公开撰文批评总统的外交政策,这在法国十分罕见,他们的这一举动在法国国内引起了巨大轰动。

    这一外交官团体为自己命名“马尔利”,这是位于巴黎卢浮宫附近一家咖啡馆的名字,这个咖啡馆是他们首次聚会的地方。法国《世界报》说,这一外交官团体以匿名的方式将这篇评论文章寄给该报。《世界报》只知道该团体的成员属于不同年龄段,有现任外交官,也有退休的,他们具有不同的政治观点。

    萨科齐是如何得罪了法国的外交官们,以致他们公开撰文批评总统的呢?法国媒体认为,根本原因是自2007年萨科齐就任法国总统以来,法国外交部在国家外交政策上的话语权逐渐减少,总统府的秘书长和总统外事顾问成为法国外交政策的实际决策者,直接原因则是近期北非和中东地区的动荡局势凸显法国在这一地区外交政策的失败,而萨科齐却将这一失败归罪于法国外交官。

    自北非和中东国家近期发生动荡以来,法国的外交政策受到媒体和民众的质疑和指责。批评者认为,法国作为北非多个国家的前宗主国,应该对这些国家非常了解,然而法国却没有预见到突尼斯的政权会被推翻。批评者还说,法国过去几十年来与这些国家发展关系时,只重视与这些国家的领导人的私下关系,忽视了与民间力量的接触和对话,现在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或被推翻或岌岌可危,法国在这些国家的影响力严重削弱。

    在这一背景下,法国一些外交官认为,总统不应把外交失利的罪过完全扣在外交部的头上。“马尔利”团体在《世界报》发表的评论文章中说,“当局势发展对总统的表演不利时”,国家部委就被指责应负责任。

    文章称,法国对突尼斯和埃及的外交政策是由总统府制定的,总统府官员没有考虑法国驻外大使提供的分析和意见,是爱丽舍宫(总统府)将本·阿里和穆巴拉克视为地中海南岸的“支柱”。文章还说,如果法国也有一个“维基解密”网站的话,人们就可以看到,法国的外交官对这些国家局势的评估报告是非常尖锐的。

“马尔利”团体在《世界报》发表的文章中,不仅仅批评萨科齐在北非、中东地区的政策,而且用大量篇幅列举了萨科齐外交政策中的一系列失败。

    文章称,与萨科齐过去3年以来高调宣扬的外交业绩完全相反的是,“欧盟无力、非洲离开我们、地中海沿岸国家抵制我们、中国驯服了我们、华盛顿忽视我们”。文章指责说,与萨科齐所吹嘘的正相反,法国的“阵风”战斗机和核电站在外销中不断失利。“更为严重的是,法国的声音在世界上消失了”。

    “马尔利”团体认为,法国在国际舞台上影响力减弱的重要原因是在外交上“追随美国”。他们在撰写的文章中追忆道,法国在冷战时期属于西方阵营,但是对东、西两个阵营都能够发挥影响力,原因是法国当时坚持独立的外交政策。他们批评说,以全面重返北约为代表的亲美政策,使世界其他国家对法国失去了兴趣,也使法国丧失了外交空间。“法国影响力的减弱不应归罪于外交官,而应归罪于执政者的选择。”他们在文章中这样说。

    “马尔利”团体还以具体事例证明他们为萨科齐外交政策列出的“四大罪状”。他们在文章中举例说,萨科齐在2008年7月创建“地中海联盟”时,法国外交部事先进行了提醒,并建议修订有关方法和目标,然而萨科齐最终执意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宣布成立“地中海联盟”,这充分证明了其外交的“冲动”。

    文章指责萨科齐将准备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任务交给了环境部而不是交给外交部,这导致法国在这次大会上软弱无力,这是萨科齐外交“业余”的表现。

    “马尔利”团体还指责萨科齐制定外交政策时过于“关注媒体效应”。他们举例说,法国一名公民在墨西哥因贩毒被判刑60年,这一事件导致法国与墨西哥关系紧张的重要原因是萨科齐为制造媒体效应,将此事过于曝光,而类似事件更适合以幕后秘密谈判的方式解决。

    “马尔利”团体对萨科齐外交政策的最后一项指控是“缺乏一致性”。他们说,萨科齐在中东的外交政策已经变得让人无法解读,而在非洲政策上,萨科齐显然忽视了非洲法语国家这一概念的政治意义。(记者 林卫光)

关键词:

编辑: 陈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