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新闻中心 > 外地媒体看瑞安
“精核有法”的地方志善本

清《嘉庆瑞安县志》点校整理重刊出版

2011年02月28日 14:47:15来源:温州日报2月26日6版字体:
核心提示:
 
  清《嘉庆瑞安县志》里的“飞云渡图”
 
  清《嘉庆瑞安县志》里的“仙岩图”{局部}

  日前,清嘉庆十三年(1808)编纂的《瑞安县志》经瑞安市地方志办公室点校整理后,由中华书局重刊出版。这本长期束之高阁的志书如今能够与读者见面,无疑是瑞安文化领域的一件好事。

  历代志书中严谨之作

  瑞安是温州郡、州、府的属邑,人文鼎盛,南宋以来,永嘉学派的知名学者中瑞安人不在少数;清代学者中,瑞安人数在温属各县中亦为前列;世纪之交,瑞安又被评为浙江省历史文化名城。由于文脉绵长,瑞安历代不乏方志学人与方志典籍,南宋曹叔远在外地编过《江阳谱》和《复修李渠志》,在家乡有《永嘉谱》之作,常被后人怀念。

  入元,瑞安在大德八年(1304)编修过县志,入明,先后于永乐十三年(1415)、嘉靖三十四年(1555)、万历三年(1575)编过县志或《县志备遗》。入清,在康熙二十六年(1687)、乾隆十四年(1749)、嘉庆十三年(1808)编过县志,至光绪间也曾立局修志,但因故中辍未成。民国,又修了县志稿,惜未最后完成。

  以上一共8部县志或志稿,后人认为,它们在“存史、资治、教化”方面虽有一定贡献,但质量均多少存在一些缺陷,而其中,对《嘉庆瑞安县志》评价较高,认为“尚精核有法”,“可谓邑志善本”。其原因,一是该志之前有明清多部县志可供借鉴、参考;二是朝廷对编修地方志较为重视,多次通令修志;省宪也常饬令府、县上送新编方志;三是秉承清儒乾嘉考据学风,修志态度较为严谨,注意“繁者节,陋者删,讹者订”,纠正了前志的一些谬误,并有所增补。

  历经波折的修纂历程

  方志常被称为“一方之百科”,但是古代方志的编修往往因经费、人力和时间等方面的困难,多有中辍夭折的例子,这从清代瑞安四部县志的命运可以看出。

  在《嘉庆瑞安县志》之前的康乾两部县志,欣逢盛世,本应“顺产”,但事实并非如此。康熙二十四年(1685),瑞安知县范永盛到任,当年启动《康熙瑞安县志》的修志工作,翌年他即被调离,继任者宋鸿于二十六年募修县志,在前任范永盛让各姓祠堂出资的基础上,还提出“劝励之法”,即让平民捐资助梓,多者以“匾旌之”,将出资祠庙及个人刻在志后。但当年宋鸿又调离,待第三任知县黄谏上任后,才得以完成,已是康熙三十年(1691)的事了,连县志总纂也调过两任,首任总纂朱鸿瞻也已70岁了。

  《乾隆瑞安县志》的编修是被上宪逼出来的。乾隆十一年(1746),瑞安知县邹克昌已在任三年了,上宪催瑞安呈送县志。但新志未修,旧志毁于火,只好临时让训导章昱负责修志,经费由邹克昌捐俸为倡,再向地方乡绅劝募。而当志书将脱稿时,邹克昌却生病告休,志事被束之高阁。下任瑞安知县陈永清于十三年从杭州请来刻书匠师,第二年刻成,此志也已经过两任知县了。

  《嘉庆瑞安县志》之后的《光绪瑞安县志》命运最舛。光绪八年(1882),邑绅王岳崧禀准以海防捐款之八成作修志之用,决定开馆修志,孙诒让因于二年前参加编纂《永嘉县志》而被聘为协撰,孙氏为修志的准备工作,拟了有关《条例》和《建置沿革表》等,但足足过了16年,到光绪二十四年(1898),县志还是“屡议无成”。孙氏一生竟未能实现为家乡修志的夙愿,令人惋惜。

  《嘉庆瑞安县志》相比要算“幸运”了,因为遇到其知县张德标前后两次任瑞安知县,志书由其一手主持完成。张德标初任于乾隆五十八年(1793),与其他知县一样,“始莅瑞邑,诸务次第举行,独修志一事,以簿书倥偬,志焉未逮。既而奉檄外调”,直到17年后再次任瑞安知县,才正式启动修志,至嘉庆十三年完成、十四年刊竣。如果不是复任,恐怕也会拖到“寅年卯月”了!

  山川风俗

  佐以诗作

  《嘉庆瑞安县志》作为一部“精核有法”的“邑志善本”,具有很多特色与优点,根据笔者拙见,有以下方面可以粗略举例:

  介绍山川风俗常配以典型诗歌,相得益彰。该志记述山川风俗时,常配以名家诗作,相互映衬,富有艺术表现力。如在“白岩山”(今隆山)条下,配钱塘钱惟善、瑞安探花孙希旦等人的《晓入白岩山》和《隆山望海》等6首诗,其中孙希旦诗的“波涛汹汹忽奔走,天风习习来扶桑。……即今舟师巡哨若棋布,颇闻儿戏非周防。……独不见,昔日海氛恶,澎湖遗孽曾被猖”的句子,说明乾隆时国人对日本觊觎我国海疆的野心已有所察觉,表达对当局海防失慎的不满。

  又如“仙岩山”条下,录赵汝回等人的《三姑潭》等10首诗,其中赵汝回诗的“似黄梅雨无晴日”状摹梅雨潭,“于白云天有怒雷”形容雷潭,甚觉逼真。就连远距县城以西120里的“瑞鹿山”条下,也配上唐温州刺史韦庸和北宋温州知州杨蟠的《丫髻岩》和《瑞鹿山》两诗,既为今省级寨寮溪风景区提供珍贵的人文资料,也可见该志搜集资料的全面。

  还有“风俗”目中,配有明弘治间瑞安知县高宾的《题瑞安》诗“门有通渠居有竹,市无游女肆无铺(一作餔)。若教人尽追先哲,邹鲁芳称定不孤。”这既是瑞安古代民风的写照,也是较早提到温州称为“东南邹鲁”的资料之一。

  翔实记录考证严谨

  《嘉庆瑞安县志》注重翔实记录。如埭陡堤塘的兴废变迁和兵制海防、汛守海况。瑞安地处我国东南沿海,沧海桑田变迁频繁,沿海埭陡堤塘常受台风海潮山洪冲激,多有兴废。该志记述材料一直是20世纪下半叶政府水利工作主要依据的历史资料之一。清嘉庆距离明嘉靖倭患仅250年左右,该志对明代倭寇侵扰,瑞安沿海抗倭海防布局,汛期海况的记载较为清楚,而且比明《嘉靖瑞安县志》还详尽,尤其附记了参加抗倭战斗、曾率兵船进剿南麂倭寇巢穴的嘉靖瑞安知县刘畿的海防布局,至今仍不无参考价值。

  还有学校、书院、乡饮、宾兴等的记载。《嘉庆瑞安县志》的“学校”目中,不仅详记儒学馆舍的兴建史实,还用较多篇幅叙写儒学课程、钦定用书、学官配置的内容,对北宋时“三舍”、“乡学”的兴废,以及对生员道德行为教育的要求,尤其是清初朝廷对孔、孟、曾子、子思四圣的赞词、祭礼祭器乐谱,以及助学宾兴制度等都有具体记述,为后人了解乾嘉时期文化教育状况提供具体史料。

  此外,重视艺文搜集。《嘉庆瑞安县志》“艺文”部分篇幅占全志三分之一。其中收宋许景衡、陈傅良、叶适,明末李维樾等官员的奏疏,向后人披露了一些南宋宫廷中的父子、翁媳矛盾,权臣中主和派与主战派斗争的事实。此外《嘉庆瑞安县志》重视考据,根据北宋曾巩的文章,考定前志邑令中漏缺傅向老一人;根据《宋史·陆游本传》对他是否担任过瑞安主簿提出质疑,但并不删除,只在转录旧志的材料后加以附识,供后人考证,态度较为严谨。

  宋维远

关键词:

编辑: 留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