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新闻中心 > 瑞安新闻
调解医患“死结” 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

专家型“和事佬”说出和谐一片

2011年04月12日 08:52:09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核心提示:

  先去医院表达诉求,再去卫生局要求立案,均未果后,市民池女士为了那早已过了追诉期的“悬案”,最终找上了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这次,她欣喜地得到了“同意受理”的回复——

  

  一进门,就看见摆有圆形会议桌的调解室,与之相连而又用玻璃门隔开的便是10多平方米大小的办公室,里面有3张办公桌、1台电脑、1台打印机……乍看之下,位于市科技大楼8楼的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摆设显得相当紧凑,但就是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解开了不少医患“死结”,化解了不少矛盾纠纷。

  据统计,自成立一年多来,该调解委员会共接待来电、来函、咨询376人次,受理调解案件81件,索赔金额达287.3万元;成功调解案件71件,实际补偿金额达121.9万元,调解成功率达87.7%。

  

  来的不仅是单纯纠纷还有“悬案”

  早在2009年12月,我市以首届法治文化节开幕为契机,率先在医疗纠纷调解和理赔中引入第三方机制,参与处理医疗纠纷,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由此应运而生。目前,该委员会配备了3名专职调解员,且各有所长:卓志坚,多年从事卫生事业工作,具备医学丰富经验,从卫生系统退休后被返聘;夏瑞弟,法律专科毕业生,具有10余年基层调解工作经验;王明明,法律本科毕业,具有法律工作者职业证书。成立以来,专家型“和事佬”不遗余力地发挥了第三方调解作用。

  “来的案件都是比较复杂的,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从受理调解的案件来看,找上门的不仅仅是单纯性的纠纷,还有些容易激化矛盾的案件,甚至是“悬案”。市民池女士的医疗纠纷便是其中一件,虽早就过了追诉期,但即便如此,该委员会还是受理了此案。

  3月23日上午,池女士带着一大堆诊疗记录,再一次来到了该调解委员会。调解员就为此事召集了池女士、医疗机构双方坐下来调解。池女士方来了5人,院方来了3人,双方没有激烈争执,反而都单刀直入,后因当事人方开口30万元,与院方能够给予两三万元的赔偿相差甚远,并没谈拢。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双方已调解不下5次。”从去年10月份至今,池女士15年前的“悬案”渐渐明朗,但目前仍缺少能直接证明她在生第二胎前患病的证明。原来,2007年5月,池女士在生第二胎时发现患有阴道瘘,主治医生用了“陈旧性阴道瘘”来表述。2008年,池女士在市人民医院进行修补,治愈出院。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池女士觉得她的困扰没有得到改善,起初怀疑医院手术没有成功,后于去年9月份去温州一医院检查,病例显示“阴道未见漏口”。接着,池女士又想起做手术之初“陈旧性阴道瘘”的判定,于是又找到了1996年生第一胎的医院,要查清是否是“陈旧性”。但事情过去了足足15年,医院领导换了一届又一届,负责接生的医生也已不在职,此时来翻陈年旧事,谁也说不清具体情况。为此,池女士也去过卫生局,因早过追诉期,不予受理,作相应委托鉴定。

  “我们接访后,联系了为池女士接生第一胎的医院,负责人不拒绝不回避,表示愿意跟她调解。”调解员卓志坚告诉记者,目前,池女士拿不出更有力的证据,且其开口的30万元赔偿与院方能提供的补偿相差甚远,调解还得继续。

  

  调处不仅仅靠一张嘴更得端平水

  除了案件复杂之外,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的纠纷面广,涉及市级医院、乡镇卫生院、个体诊所等医疗机构,涵盖骨科、妇产科、内科、外科、儿科等,面对纷至沓来的突发案件,调解员们不仅仅靠一张嘴,更得认真琢磨每件医疗纠纷案件病历资料,端平一碗水。兼具医学和法律知识的调解员,在案件调解中将平衡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

  如若当事一方漫天要价的,调解员按规办事,积极调解合理赔偿。“没有30万,甭谈。”去年,一患者因身体不适去医院治疗,突然死亡,其家属怀疑医院治疗不当,要求巨额赔偿,调解一事未成,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引导患者家属尸检。结果出乎家属意料,患者死因与心脏病有关。明知得不到想要的赔偿,家属趁“五一”小长假,设灵堂于医院,对院方施加压力。“上了法庭,也都是讲证据的。院方已退一步,给予补偿。”后经镇综治办、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等多方联合,患者家属得到合理补偿。

  又若是当事一方存在技术不到位又拒负责任的,调解员也拿出专业知识据理力争。“对人民调解工作热心,为医患双方解难尽心,调处医疗纠纷耐心,办起事来细心,就没有解决不了的纠纷。”调解员夏瑞弟告诉记者,为了端平这碗水,工作人员非常注重提高法律、道德素养和调解技能方面知识的学习,经常参加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置等业务知识培训,还每月定期召开一次调解工作会议,总结研究当月出现并成功调解案件情况,交流工作经验。

  解的不只有补偿更有“心结”

  自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成立一年多来,调解员们偶尔会碰到棘手且难解的案件,而涉及到死亡的纠纷案件,解开双方的不只有补偿而更有“心结”。今年1月份,该调解委员会就碰到了一件突发死亡案件。据介绍,事情的原委出于一位70多岁老人的突然死亡。1月21日,瓯海区仙岩镇的徐某因咳嗽、咳痰伴有气喘赴我市附近一医院诊治,在CT检查时,呼吸骤停,抢救无效死亡。事件发生后,其家属在医院里吵闹并砸碎一些办公用品,双方陷入僵持状态。

  为避免事态更加严重,次日中午,接到通知的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工作人员放弃周末休息时间,同司法局、卫生局及所属镇综治办相关负责人赶到医院参与调解。“到了现场,我们第一时间就听患者家属倾诉,稳定他们的情绪,了解他们的要求。”夏瑞弟说,起初,患者家属非常伤心和激动,要求院方赔偿40万元。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突然一个人没了,家属是难以接受的。但在没有查明死因的情况下,对院方来说也不公平。

  “这么闹也不是办法,双方都好好说,坐下来再协商。”“根据《浙江省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办法》,我们能调解的医疗纠纷索赔金额在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如果你们要索赔这么多,得走司法途径,对死亡原因进行医学鉴定。”“老人家有高血压,不是表面上咳嗽、气喘这么简单……死者为大,早日入土为安才是。”好说歹说,家属激动的心情稍微平静。经市司法局、镇综治办、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当日下午17时许,双方达成院方补偿徐家99800元的协议。解开家属心结,一场轩然大波得以平复,逝者也入土为安。

  

  化的不只是矛盾更促和谐

  “有些医疗纠纷没有及时处置,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据介绍,去年3月15日,在莘塍镇开设小卖部的湖州籍邓先生发现女儿左颊稍显肿胀,便带到一私人诊所就诊。医生诊治后,用药膏包敷。几天后,患者脸上左颊部位出现了红疹脓水,便怀疑是医生在诊疗过程中导致。于是,患者父母会同湖南老乡30多人,手持管具、木棍赴诊治医生处,捣毁柜台及一些医疗器械。年过六旬的医生吓得浑身发抖,惊慌失措后报了案。当地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维持秩序,阻止了野蛮行为,后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工作人员得知消息,立即介入解说医理,并受理了此案件。

  “啥都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小孩治好。”在调解中,调解员情、理、法结合,动之以情,明之以理,晓之以法,使医患紧张关系缓解。后患者家属带着孩子去市人民医院继续治疗,2个月后治愈回家。

  “我们跟踪了整个案件,孩子脸上的脓水的确是由药膏包扎引起。”今年5月份,这起纠纷在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处下成功调解,一场极有可能发展成斗殴的恶性事件得到解决。“要是当初医生承认错误,把孩子的治疗放在首位,大家也不至于这么冲动。”患者家属也说出心底话,由第三方出面调解最公平。

  据介绍,从众多调处的案件看,医疗事故中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的有新生儿非正常死亡及重大疑难医疗症状纠纷案件。他们去年就受理了一起新生儿死亡案件。去年7月份,在瑞安打工的四川籍女子毛女士,因妊娠10个月赴医院进行产前检查,B超诊断为胎儿脐带缠颈,于是进行剖宫产,不幸的是女婴最终因脐带缠颈三圈等原因,经抢救无效死亡。得知消息后,产妇家属及同乡来医院采用极端的方式进行吵闹,并威胁医院。

  当日下午,该委员会及时介入,把患方引到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办公室,并在第二天及时通知医患双方“开庭”调解,用了足足5天时间,根据病理依据给患方解释责任过失份额承担,最终达成了一次性人民币补偿协议,避免了矛盾激化,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记者薛琳核)

关键词:

编辑: 宋环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