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新闻中心 > 瑞安新闻
她常常一个馒头一碗粥,买点咸菜不买肉 老党员彭秀兰几十年行善如一日

“我得多为困难群众想想”

2011年04月25日 08:30:46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核心提示:

 

  编者按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作为一名有着64年党龄的老党员,彭秀兰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奉献比索取快乐”的含义。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共产党员一时克己奉公、自觉奉献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追求奉献、不求索取。彭秀兰做到了,而且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今年88岁高龄的离休女干部彭秀兰,现在大多时间卧病在床,但她受到社会各界的格外关注。市委老干部局不时派人上门慰问,市慈善总会和东门社区义工派代表上门帮助整理家务,市实验小学党支部轮流上门服务,民间鼓词艺人还把她的故事编成温州鼓词在城乡传唱。

  一个教师出身的普通老党员,患病在家,无权无势,凭什么使人感动,叫人钦佩,让人赞叹?只因彭秀兰入党64年来,一直讲奉献,一直保持着一颗金子之心!

  顶着白色恐怖入党

  彭秀兰1924年12月15日出生于瑞安一户有书香气的清贫家庭。父亲彭宰中是位正直有正义感的小学教师。在那个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黑暗年代,他受进步师友的影响,也倾向进步,从小给彭秀兰以“正直做人,多帮穷人”的良好教育,为她奠定了走向革命的思想基础。

  彭秀兰兄妹七人,她居老三。父母体弱多病,父亲待遇微薄,好几年每月才一石稻谷(53公斤)。全家常常忍饥挨饿。彭宰中为保儿女活路,只好把10岁的彭秀兰送到董姓地主家当丫头,客来端茶,还要服侍、接送要读小学的董公子。

  做大户人家的丫头,经常挨骂。在伺候董公子读书的4年里,彭秀兰忍气吞声,细心地趴在窗外听老师上课,夜晚则躲在被窝里默诵与练字。虽然没有注册进教室,也没有课本与文房四宝,但皇天不负苦心人,彭秀兰靠4年旁听,竟自学到了初中程度。

  1946年,经进步师友的推荐,彭秀兰去林垟乡蔡桥村小学担任初级小学教师,教数学、唱歌,还要给校长家看孩子。尽管彭秀兰不是科班出身,却因为心地善良,与穷苦学生打成一片,反而更受学生及家长的称赞,引起地下党员沈夏淳等人的关注。

  那几年,浙南游击纵队在浙闽一带发展队伍,日趋活跃壮大。仿佛是黎明前的黑暗,国民党反动派天天叫喊“肃清共匪、严惩不贷”,大肆制造白色恐怖。在高楼、桂峰老区根据地,许多地下党员、游击队员被抓被杀。但这一切激起彭秀兰心中的仇恨。

  1948年春,彭秀兰跟着沈夏淳悄悄散发革命传单归来,很兴奋地郑重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沈夏淳愿意给她当介绍人,问她:“你不害怕?”她笑着坚定回答:“我24岁了,不是小孩。我愿为天下之光明献身!”从这一天起,彭秀兰正式成为地下党的宣传组成员,她的小阁楼变成藏放《论联合政府》、《论新民主主义》、《论共产党员修养》与《浙南周报》等革命宣传书刊的仓库。

  彭秀兰在革命熔炉里迅速成长。1948年秋,中共瑞安县委批准彭秀兰同志转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接到转正通知的那一夜,彭秀兰激动得一夜无眠。

  穷乡僻壤办起小学

  1949年春夏,瑞安解放,彭秀兰以加倍的工作热情投入到新中国教育事业。她给自己约法三章:一是见缝插针抓学习,当人民教师,不能只满足于半桶水,误人子弟;二是一切听从组织安排,上山下乡,哪里缺人她就去哪里,决无二话;三是保持勤俭,廉洁执教,做一个好教师,更做一个好党员。

  那时候,高楼区被称为瑞安的西藏,交通闭塞,贫穷落后,缺文化、缺教师。败退台湾的蒋家人公开扬言:你共产党打了天下,却治不了天下。因为好多干部斗大字识不了一箩筐!瑞安县委、县政府根据中央的部署,适时提出发展革命老区教育的政策,还鼓励办农民夜校扫除文盲。彭秀兰不当官,不留城,背起行李,翻山越岭去了没有电灯也没有公路的高楼穷乡办小学,当教导主任,一干就是7年。

  7年里,她顾不上家。多病的父母相继病故——父母理解这个倔强的女儿——自古忠孝难以两全;

  7年里,她顾不上体弱的丈夫与可爱的一双儿女。丈夫曹天明因为既要当好校长,事事带头(比如夜晚还要去横山平天河夜校扫盲,他总把最难,最远的任务留给自己),又要当爹当妈,上顾老下顾小,结果积劳成疾,没几年就累垮去世了;

  7年里,彭秀兰与教师们同甘共苦,起早摸黑。她用慈母般的一颗心,鼓励、滋润老区孩子下决心、树信心,一批又一批地考上中学,当上村、乡干部,成了农技能手,入伍,入党……

  彭秀兰见困难就上,见荣誉就让。组织上还是多次授予她“优秀人民教师”、“模范共产党员”光荣称号。1956年把她调入县中心小学,即现在的市实验小学。

  “文化大革命”的一场风暴,把是非、善恶颠了个倒。彭秀兰一下子成为惨烈的批斗对象。

  蒙受冤屈以德报怨

  彭秀兰的大姐彭秀莹,从小人品好,读书优异,新中国成立前已是有名气的中学教师。她1949年跟随干工程技术的丈夫去了台湾,仍从事中学教师这一行。海峡隔绝,并无联系,彭秀兰虽有“海外关系”,却不可能杜撰出“通敌”的故事来,只能忍受长期的折磨。

  彭秀兰有个哥哥叫彭桂锵,参加革命,追求进步,新中国成立后当上省供销联社的主办会计。“文革”中造反派抓他、斗他,殴打逼供,也要他交代通台湾的罪行。老实巴交的彭桂锵以死抗议,半夜从非法扣押他的大楼窗口跃下,当场身亡。

  消息传到瑞安,狠心的派性人员对蒙在鼓里的彭秀兰反而变本加厉,日夜逼供,甚至手戳她脑门大骂:“我们查了,你姐逃台湾,你哥自绝于人民。你从小就反动,14岁参加国民党抗日先锋队!你不交代,斗死你!”

  彭秀兰突然记起:14岁时热血沸腾,确实参加了抗日先锋队接受了半年培训。担心早上紧急集合迟到,她常常夜里扎着绑腿睡觉。有一次被教官发现,说是违反纪律,右手被戒尺打得肿胀,痛了十几天。彭秀兰想到此,气火了,抬头据理力争:“参加抗日先锋队是好的,当时都是热血青年。你们年轻,不了解历史!”

  结果可想而知,狠斗,甚至罚跪。文革10年,彭秀兰是受压的10年,被冤屈的10年!她痛心,宝贵的光阴被虚掷。她一有可能就读书看报勤学习,积极充电跟上知识爆炸的时代步伐。即便是一儿一女因病先后不幸去世,作为坚强的共产党员,她咬着牙仍然没有倒下。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国家拨乱反正。彭秀兰重新登上讲坛,重新扬眉吐气。有些人担心她借权报复,有些人肯定她会“大控诉、大批判”。想不到她只专心工作,把精力心血都用在教书育人上。她对同事慨叹:国家浪费了10年,人家欧美是一日千里,谁还忍心反复窝里斗?我们要团结向前看!

  几名批斗过她的年轻人,听到后很受感动。彭秀兰一如既往地关心她们成长。其中一人患病,彭秀兰还买了补品去慰问,鼓励她。事后,这名年轻人热泪盈盈:“什么是高尚的胸襟?你们看看彭秀兰就知道!”

  分分抠钱年年慈善

  上世纪80年代,彭秀兰退休了,后来改为离休。她的月退休金从100余元加到2010年的9000元。彭秀兰笑得合不拢嘴:“我这个苦丫头卖命出身的,想不到如今像掉到了蜜缸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彭秀兰今天的幸福。我们得多为困难群众、困难孩子想想!”

  退离休20多年,她节衣缩食,一分一分抠钱,成了做慈善的领头羊。有亲友、学生问她:“你常常一个馒头一碗粥,买点咸菜不买肉,一天只花几元钱(2009年以来增加工资物价大涨,彭秀兰仍把月开支控制在200至350元),会造成营养不良伤身体,你何苦呢?”彭秀兰回答:“对比流血牺牲的老战友们,我活到改革开放已很幸福了。年老有病,吃清淡吃简单些不会得‘三高’。省点钱帮助孤儿寡老渡难关,这是我们共产党员的责任与义务。以后还得努力实现共同富裕。只顾自己吃好玩爽,不管别人生病苦痛,这肯定不是好党员。”

  彭秀兰帮助别人,自己却很节省。穿衣服,颠来倒去的是十几年前几件旧衣裳。一个提包,还是当年教书用过留下来的。家里用液化气,精打细算令人侧目,午饭烧面条,只在开水里滚几下,多靠焖熟。出门,到老干部局,到慈善总会,她坚持步行多年——为节省几元钱的三轮车费。2007年,她因跌倒,股骨粉碎性骨折,治愈后颤抖抖地常常站不稳,她才坐三轮车去办事。

  2003年,她80高龄了,身边没人照顾。大家都劝她雇个保姆,整理家务,每顿做点像样的饭菜。可她舍不得。她说,雇保姆每月至少也要800、1000元,这是为自己花的,不该。省下这800、1000元,能给困难群众派不少用场。自己能做的事,尽量做。

  熬呀熬,直到她股骨骨折住院,才雇了一个保姆。等到伤愈能下床了,她拄着拐杖又自理自立了,又以党员的名义帮助困难群众,5000、1万元的捐助,自己生活却抠得不能再抠。有些不理解的邻居叫她“傻婆子”;了解她的经历与为人者,都夸她是“苦行僧”,是以人为本、以民为天的真正共产党人!

  笔者在市慈善总会兼职,这几十年听到、看到的彭秀兰怜贫惜苦、助人为乐的动人故事,一天两天说不清写不完。在这里简单举几例。

  市慈善总会2001年筹建,彭秀兰是捐款带头人。那时候她工资不高,每次捐1000元或2000元。2004年起她每次捐5000元,2006年开始每次捐1万元,而且大多为农历正月初六、初七,慈善总会节后上班的第一天。我们称之为“新春第一捐”。

  去年农历正月初六,她打电话给笔者询问有否上班。笔者说:“你又要捐款?大家都劝你少捐款,多给自己补充营养!”不一会儿,她颤抖抖地过来捐款了,还向我们解释:“老党员,应该带个头表表心意。我已经没有其他能力为父老乡亲作奉献了。”

  据笔者所知,仅通过瑞安慈善总会,彭秀兰这几年捐善款不止18万余元,通过市红十字会捐了8万余元。

  彭秀兰住在市区虹桥路。那个居民区有不少下岗职工,常常碰到老人就医、孩子上学等困难。凡是她听到看到的,从不袖手旁观,总是500、1000元的包个红包悄悄塞过去,说是社区托她带过来的。有几年过年过节,她几次包上三五千元交给社区主任,叫她分给困难居民。主任不收,说:“你自己省七省八,心里只装着别人,唯独不考虑自己。”彭秀兰放下红包就走,“我住这个居民区,这里就是我的家。家中亲人有困难,我怎么能冷眼旁观?”

  一次,《瑞安日报》登出一则消息:一家外地人遇上车祸重伤、孩子生活没有着落。她急急忙忙送去5000元。四川汶川大地震,她先捐3500元,后来又多交特殊党费5512元。她所在的实验小学举办百年校庆,她率先捐10800元。有新闻媒体报道,一个叫叶圣国的初中生患糖尿病住院缺钱医治,急得她拄着拐杖到医院寻找。在一位护士指引下她找到孩子,塞给孩子2000元,感动得母子俩直抹泪……

  春节期间,市慈善总会上门慰问,趁她与其他同志交谈,笔者溜进她的小书房,发现书柜整齐地码着两长格鲜红的本子。一大格全是省、市级的荣誉证书,先进教育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先进慈善工作个人、关心下一代优秀工作者等等;另外一大格是捐赠证书或捐款纪念证、光荣证。其中除了给慈善总会、红十字会捐款,还有捐给人民教育基金会等团体、单位的善款,粗略计算超过20万元。

  至于彭秀兰暗中资助困难群众,悄悄为困难亲友、学生尤其是烈士子弟提供帮助的,恐怕就更多了。笔者在一次市老龄委茶话会上听人激动地提起:城区几个老人活动室所用茶叶与茶水费,这几年都是彭秀兰捐助的。每室每次起码捐100元,而且交代人家不要说出去。

   

    带头签字捐献遗体

  2007年“五一”节前几天,彭秀兰听人说上望四小有个外地来的女学生因家庭困难要停学,包了2000元红包又买了些文具、字典等,叫笔者陪她去上望看望那女孩,鼓励她坚持读书。她说:“一个女孩子,读书进步,将来人生就不一样,关系到婚姻、前途,关系一代人。”

  笔者陪她到上望四小,通过校长找到那个读三年级的瘦小的女孩。看到孩子这么瘦,彭秀兰一把抱住:“你记住我的电话号码,有困难尽管给我打电话。吃点营养把身体养壮,把书读好,争取前途!”女孩子边掉泪,边点头。

  就是这次回来的路上,彭秀兰让笔者打听怎么办理捐献遗体的手续。她说自己还有一个大心愿:“老了,没有能力再为乡亲为国家作贡献,自己决定把遗体捐了。报上说的,有的器官移植可以救人,也可以供医学研究用。”笔者心中震动,脱口问她:“你怎么想到捐献遗体?瑞安小地方,还没听说过。”“有,上海、北京、还有杭州,都有捐献器官、遗体的,这是科学文明。人,不能像蜡烛,化成烟一下子消散掉,总要留点价值在世间。我是共产党员,去世了捐一对角膜,也可以帮人家重见光明。”

  第二天,笔者将彭秀兰的心愿告诉市慈善总会会长林锦麒,又托教师义工李莉去打听。结果是:捐献遗体必须去杭州签订亲笔协议,温州一带目前尚未办理。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怎么去杭州?我们劝她暂且放一放。

  彭秀兰一直把这件事挂在心上。2010年10月,报上登出“瑞安市人体器官捐献报名工作在11月3日正式开始,承办单位为市红十字会”。彭秀兰得知后,即于11月5日走到市红十字会,要求捐献遗体。

  考虑到彭秀兰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市红会工作人员上门为她办理登记手续。工作人员拿出《人体器官(遗体、组织)捐献志愿书》并指着“器官选项”问她愿意捐献哪些器官,她取笔毫不犹豫地把所有选项都勾起来:“我全部捐掉!”

  大约十几分钟,她填写好表格。上面明白清晰写着:“我自愿在身后无偿捐献遗体、器官、组织,用于临床、研究和教学,以挽救他人的生命……”最后是一笔一划有力的签名——彭秀兰。

  当晚,彭秀兰给笔者打电话:“多年心愿了结,今晚我会睡得香甜。党员要多做奉献,我永远相信共产党!”

  这就是有着一颗金子心的共产党员彭秀兰!

 

关键词:

编辑: 章茸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