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新闻中心 > 瑞安新闻

醉酒驾车引发事故拘役3月罚款两千 含泪告诫后来司机

2011年05月09日 08:44:28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核心提示:

 

  胡妻在旁听时不断流泪

  5月8日上午9时,由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胡飞危险驾驶案,经市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后一审宣判,以危险驾驶罪判处被告人胡飞拘役3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据了解,这是自今年5月1日开始实施《刑法修正案(八)》以来的全省首例“酒驾入刑”判决。

  

  案件回放: 5月1日下午

  温州醉驾被查第一人

  5月1日下午15时32分许,塘下镇罗凤工业区发生一起交通事故,5人不同程度受轻微伤。交警塘下中队民警赶到时,事故现场只留下一辆黑色丰田卡罗拉轿车与一辆侧翻在地的正三轮摩托车,事故双方驾驶人及伤者都已前往医院救治。

  肇事司机为安徽省利辛县人胡飞,男,1976年出生。他本人在事故中并未受伤,但民警在医院里发现他满身酒气,现场对他进行呼气酒精检测,检测值为0.94mg/ml,超过醉酒后驾驶机动车的临界值。

  随后,胡飞被提取血液,送往市公安局鉴定部门鉴定。当晚22时30分许,鉴定结果显示,胡飞的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21mg/ml,确认其构成醉酒后驾驶机动车。

  5月2日凌晨1时许,胡飞因涉嫌危险驾驶罪,被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于当日移送市检察院提请诉讼。

  5月3日,市检察院起诉指控胡飞的行为已触犯《刑法》第133条,应当以危险驾驶罪追究刑事责任。当日,市人民法院受理被告人胡飞危险驾驶罪案件,并决定于5月8日上午在第六审判庭公开审判。

  

  审判前: 8日上午8时30分

  老父痛儿,伤心欲绝

  在法院大门外,十几名男女老少聚集在路边,有的来回踱步,有的表情严肃,有的使劲地吸着烟……他们的脸上满是焦虑和忐忑。他们都是被告人胡飞的亲属及在瑞打工的老乡。早在7时多,他们就相约从塘下镇赶来。

  其中,一名60多岁的老年人特别伤心,他是胡飞的父亲。“我儿子特别孝顺。”老人说,胡飞在9岁时,母亲就过世了,由他独自一人拉扯大。前几年,儿子到瑞安回收废铜铁,是家里的惟一经济支柱,每年只赚2万多元,还要抚养孩子,负担很重,可儿子老惦记着他,把他接到瑞安养老。

  “老人家好几次都快晕过去了。”旁边胡飞的一名堂兄说,老人有严重的高血压,当听到儿子因醉酒驾驶要被判刑的消息时,血压一下子就飚升上来,立即瘫倒在地。

  8时45分许,胡飞的妻子在亲属的搀扶下,坐到旁听席上,目光呆滞,面无表情。

  “很大的伤害!”直到有人问及胡飞即将被判刑是否给家庭带来很大影响时,妻子才回过神来,嘴里重重地蹦出这一句话。随即,泪水猛然冲出眼眶,再也无法止住。

  “我不敢告诉女儿。”胡飞妻子哽咽着说,她有3个孩子,最大的11岁,最小的才一周岁多。胡飞被抓进去后,她不忍心将真相告诉孩子,一直骗孩子说父亲回老家了。

  

  审判中: 8日上午9时至9时40分

  未曾求情,自愿认罪

  9时整,审判庭宣布胡飞危险驾驶案公开开庭审理。

  身穿橘黄色、印着“瑞安看守所”字样马褂的胡飞,双手被手铐拷着,在两名法警的押送下进入审判庭。他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地径直走到被告席上。

  对于审判员关于案件的相关情况询问,胡飞语速很快,对答如流,并申明自愿认罪。

  审判员:“5月1日,有没有喝酒?”

  胡飞:“有。”

  审判员:“喝了多少?”

  胡飞:“两瓶青岛啤酒。”

  胡飞说,5月1日中午,他和亲戚在塘下镇一饭店聚餐,饮酒到当日下午15时许,他接到妻子的电话,让他送外甥到104国道边坐车回老家。他就向旁人借了车,从饭店门口开到八水村,接了外甥后送往国道上就发生了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他将伤者送往医院治疗,并现场缴纳了部分医疗费,直到被民警传唤至交警中队。

  审判员:“事故发生后,有没有报警?”

  胡飞:“没有。”

  审判员:“按照法律规定,驾驶员在发生事故后,应该报警。为什么不报警?”

  胡飞沉默。

  随后,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人当庭出示相关证据,提出公诉意见,认为被告人胡飞醉酒驾驶并发生事故,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被告人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其行为已触犯《刑法》133条,构成危险驾驶罪,应当依法处以拘役。同时,胡飞醉酒驾驶引发的事故造成财产损失和他人受伤的后果,应该考虑对他从重处罚。

  辩护律师在庭上代表胡飞向受害人道歉,并愿意承担所有的赔偿责任。他随后发表辩护意见说,胡飞在取得驾驶证2年来,一直遵守交通规则,此次犯罪是为送亲属,事出有因,且在主观上曾经有过酒后不驾车的行动。同时,胡飞在事故发生后积极配合公安部门调查,主动参与救治和赔偿受害者损失。考虑到胡飞是初犯、偶犯,悔罪态度好,家庭困难的实际情况,希望法庭能给予从轻处罚。

  胡飞在最后陈述中,未给自己求情,而是劝告大家勿酒后驾车。

  9时40分许,审判员宣布休庭10分钟。

  休庭间: 8日上午9时40分至50分

  提到孩子,瞬间红眼

  在羁押室,胡飞起初使劲抿着嘴唇,嘴角隐隐露出一副苦笑。面对媒体的采访,他很配合。

  胡飞说,他是家里的经济支柱,被判刑后,家庭的经济压力将很大,2个孩子在读书,1个孩子还嗷嗷待哺,亲戚都挺困难的,无法提供太多的帮助,全副重担都压在妻子和父亲身上了。

  “当时,我根本不知道后果会这么严重。如果知道,我绝对不会以身试法。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胡飞说,他从来没犯过法,想不到因为喝醉酒驾车出了事。

  当提到孩子们还不知道他即将被判刑一事,胡飞的眼睛瞬间红了,泪珠不受控地掉了下来。他用袖子擦拭着眼泪,强自忍住,可声音已颤抖起来,说话断断续续:“我……孩子们的心灵肯定会受到创伤……我对不起孩子……对不起父亲……”

  10分钟很快过去,审判员当庭宣判,对辩护人提出的从轻处罚予以采纳,被告人胡飞违反道路交通运输法规,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其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根据《刑法》规定,判决如下:判处拘役3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判决书在5日之内送达。

  

  法庭外: 5月8日上午10时

  勿存侥幸,引以为戒

  被法警押离审判庭时,胡飞扭头着急地寻找父亲和妻子的身影。“我和孩子们,会等你回来的!”妻子挤到旁听席最前方,眼中满含着眼泪。

  胡飞的老父亲泪光闪烁,但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说,在他的认知中,儿子犯了罪就要被判好几年,而此次只被轻判处了3个月,他已很安慰。

  法院外,胡飞的亲朋及同乡还未散去。“如果身边没有发生这样事,我还不是很清楚醉驾入刑是怎么一回事。”胡飞一堂兄说,他们平时不是很关注新闻,而且对酒后驾车一事也总是存在侥幸心理,认为自己酒量好,行车距离又不远,只要不被交警抓住就没事。今后,一定会引以为戒,并劝告身边的人不要去触犯这条高压线。

  据了解, 5月1日以来,我市仍有不少心存侥幸者撞上了高压线。据塘下交警中队指导员曹启局介绍,至昨日上午,我市已查获8名醉酒驾驶者。(首席记者金行哲/文记者项颖/图)

关键词:

编辑: 宋环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