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新闻中心 > 财经新闻

专家热议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互利协商 寻求新平衡

2011年05月09日 23:08:48来源:字体:
核心提示:

    随着中美第三轮战略与经济对话本周进入全球视野,有关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经贸互动关系的话题再度升温。

    今日,为期两天的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将在美国华盛顿正式举行,王岐山副总理、戴秉国国务委员作为胡锦涛主席的特别代表,将同奥巴马总统的特别代表克林顿国务卿、盖特纳财长共同主持对话。

据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介绍,双方将就建设中美合作伙伴关系、增进战略互信、妥善处理敏感问题、在亚太地区合作和在国际地区问题及全球性问题上的协调合作等议题开展深入讨论。两国有关部门将就维和、执法合作、气候变化等议题举行多场对口磋商。中方期待通过此次战略对话,切实加强两国在双边、地区和全球层面的协调与合作,推动中美合作伙伴关系走实、走深。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6日在北京透露,经中美双方商定,本次经济对话的主题为“建设全面互利的中美经济伙伴关系”。围绕该主题,双方将就促进贸易与投资合作、完善金融系统和加强金融监管、推进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以及促进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等议题展开讨论。

    据悉,中美双方分别有20多个部门的近30位负责人参加对话。期间,奥巴马将会见中方两位特别代表,双方将举行联合开幕式、企业家午餐会等活动。

    专家连线:中美经贸合作与协调顺势而跃 惠及全球

    新华社记者就此专访了数位国际金融机构高级管理和研究人员。被采访者普遍期待,两国顺应世界经济格局变化,在经贸合作与协商方面进一步提升层次,扩展空间,惠及全球。

    ■ 本网专访

    中美协调大有可为 寻求新的平衡

    ——访花旗中国区投资研究与分析部主管沈明高

    沈明高认为,中美之间可共同做大的“绝对利益”多于“你多我少”的相对利益。产业链上两国的互补多于竞争,直接竞争只在大飞机制造等少数领域存在。中美两国仍可发展比较优势,通过较为平衡的贸易减少摩擦,做大绝对利益。

对于汇率和货币等中美经济关系中的焦点问题,沈明高认为,如果美国的“强美元”目标就是通过推动美元走弱来实现,则“强人民币”的道路还很漫长。他认为,人民币汇率有两个参照系,一是对发达国家一揽子货币,一是对新兴市场一揽子货币,应该考虑对发达国家货币升值,同时保持对新兴市场货币汇价的基本稳定。

他还说,中国解决巨额外汇储备的根本办法是抑制外储过快增长,然后逐步降低外储。目前阶段,可以考虑放松对企业和个人资本流出的管制。他认为,这是顺市场措施,比控制资本流入的逆市场措施政策扭曲更少,效率损失更低。

    中美深化合作有益于应对全球挑战

    ——访巴克莱资本公司经济学家常健

谈到中美经贸关系的发展时,常健认为,中国角色的变化正在并将继续对于两国互动产生影响:其一,中国正在由“世界工厂”向“世界市场”转变;其二,中国正在由商品输出国向资本输出国扩展;第三,中国也和美国一样进入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中。

她谈到,对于这样两个经济规模全球第一和第二,而发展阶段又有区别的国家,其互利互惠的空间是巨大的。同时,她也指出,中美间巨大的债权债务,也是影响双边经济关系的重要因素。

她还认为,不应否认两国在能源资源领域存在竞争。另外,随着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新兴市场国家的崛起,过去以美国等发达国家为主的全球经济议程和决策机制受到影响,这主要需要美方调整适应。正是这些因素要求双方更多地沟通协调。

关于汇率等中美经济关系中的焦点问题,常健认为其关键不是汇率水平,而是两国经济结构调整和贸易的再平衡。

    中美互利协商为全球治理提供更好范式

    ——访瑞银集团亚太区财富管理研究主管浦永灏

    瑞银集团亚太区财富管理研究主管浦永灏就此议题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谈到,作为全球经济规模最大的两个国家,中美存在“不约而同”的经济目标,比如调整经济结构,且互为补充,因而存在互利基础。在此基础上,两国应该寻求层次跃升,加强协调,顾及各自政策的外部影响,从而给全球经济治理提供更好的范式。

    浦永灏还谈到,从资本领域观察中美互动也是一个新的角度。特别是中国对美投资。目前看,主要在三个层面:官方投资,主要是购买美国国债和半主权债券。民间金融投资,主要是额度不大的中国境内合格机构投资者购买美股等。还有就是中资企业的直接投资。

    ■ 媒体热议

    中国证券报:中美经济对话突破拐点 将讨论促进贸易与投资合作

促进两国之间相互投资、推动中美经贸关系良性发展无疑是此番对话的一大亮点。中国证券报认为,中美两国都面临着经济增长模式的“拐点”,应致力于建立更加公平、互惠、开放的投资和贸易环境,以促进两国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

    上海证券报:本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由虚入实”

    在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以来的一年间,中国国内经济环境发生了一些深刻的变化,中美之间的经济不平衡也给中国带来了更大压力,尤其是在中国治理通货膨胀和抑制楼价的过程中,过度积累的贸易顺差严重限制了货币政策的空间。在这一背景下,今、明两天的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双方讨论的议题以及重点当然也会有所变化。

    国际金融报:中美或攻防资本市场 扩大投资将成为焦点

    专家预测,本次会议可能将打破传统议题,由虚入实。富有“政治秀”色彩的人民币汇率问题将渐渐淡出,改善投资环境,进一步开放两国市场将成为最主要的议题。此外,国际资本无序流动、美国债务信誉度、地区冲突、抑制通货膨胀、粮食安全以及大宗商品波动等问题都将被涉及。

    ■ 新闻背景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前世今生”

    中美战略对话是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时任美国总统布什于2004年11月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会晤时,就进一步推进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达成的重要共识,是中美在战略和政治层面深入沟通的重要机制。2005年8月,首次中美战略对话在北京举行。作为副外长级的定期对话机制,中美战略对话定期在中美间轮流举行,先后举行6次。

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则于2006年9月由时任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和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在北京启动,对话重点侧重战略和经济层面。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一年举行两次,自2006年启动以来先后举行了5次。

2009年4月1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伦敦参加二十国集团(G20)金融峰会期间举行首次会晤,双方一致同意建立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并最终确定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于2009年7月27日至28日在华盛顿举行。2010年5月24日至25日,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北京举行。

关键词:

编辑: 章茸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