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新闻中心 > 瑞安新闻

好心人,请为小文琼 再建生命之舟!

2011年05月11日 08:47:48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核心提示:

 

  两年前,为了挽救患脑膜瘤的四川小女孩陈文琼的生命,瑞城掀起了一股爱心潮。如今,病魔再次向她袭来。她的二叔含泪求助——

  2009年夏末,通过《瑞安日报》,许多人认识了一个女孩——陈文琼。

  她来自四川大竹,当时年仅13岁。

  她是个不幸的女孩。3岁时母亲出走;2007年初,她跟奶奶一起来瑞后,一直住在二叔陈焕建搭起的简易房里;2009年7月下旬,她被查出患了脑膜瘤,父亲却对她基本不管不问。

  在社会各界好心人的帮助下,文琼成功渡过了第一次生命危机。

  如今,厄运再次降临。文琼脑部未根除的肿瘤正在往左侧生成一个新的肿瘤,而高昂的医疗费,再次让她和她的家人陷入绝望……

  

  爱心让生命得到延续

  2009年9月24日,本报刊登了《我好痛!我想读书!我想活下去!》一文,陈文琼的不幸遭遇,引起了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关注,大家纷纷慷慨解囊,为陈文琼凑起了一笔可观的救命款。本报及时作了跟踪报道,《市红会昨募得善款8800元 小文琼将近期住院治疗》、《截至昨日,收到爱心善款近5万元 小文琼已住院接受治疗》……

  陈文琼住院后,本报继续跟进,相继刊登了《小文琼可能为先天性肿瘤,爱心款已够施行手术 瑞医提供3种手术方案》、《瑞医将聘请外地专家来瑞 小文琼的手术近期施行》、《北京专家昨做了5个小时手术 顺利切除陈文琼肿瘤主体部分》、《术后出现多项并发症,小文琼昨又做手术 病情还有待继续观察》、《二次手术后,小文琼身体状况有所好转》、《小文琼昨转至普通病房》、《术后恢复不错,小文琼昨出院了》等7篇后续报道,使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及时了解小文琼的情况。

  陈文琼出院后,本报记者曾多次前去看望,了解她术后生活、学习情况。小文琼一直显得很坚强,随着身体慢慢康复,只要有空,就会拿起书本,有时她还帮助奶奶烧饭,整理房间。

  2009年年末,记者再次探望小文琼。她的精神、身体状况看上去很不错,小小的简易房里,不时传出一家三代的欢声笑语。记者为此感到非常欣慰。

  意外厄运再次降临

  “记者同志,你好,我是文琼的二叔,文琼最近的身体状况逐渐下降,头部手术处疼痛又开始发作。听医生说,文琼的脑子里又长了一个新肿瘤。”4月27日,陈焕建的一个电话,让记者的心不由为之一沉。

  陈焕建说,过去的一年半,虽然工资不多,生活仍旧清贫,但是还能解决温饱,一家人过得很快乐。今年3月份,文琼开始出现头痛、头晕现象,饭也吃不下,没有胃口,有时吃完还呕吐。慢慢地,她的右脚脚踝、喉咙不时也会出现疼痛,更让人揪心的是,脑部手术处更是疼痛,往往夜不能寐。

  刚开始他以为侄女只是得了感冒。因为2009年术后出院回家,文琼都按时吃药、去市人民医院复查,没有发现异常。

  4月1日,陈焕建带着侄女去医院复查,做了CT。医生查看片子后告诉他,文琼左侧脑部出现了一个约2厘米的新肿瘤,已导致部分脑干受压,需要尽快住院治疗。

  厄运竟然再次降临到文琼头上,这令陈焕建的心一阵阵抽紧,侄女的命运为何如此坎坷?“她的精神一天天地消沉,我却束手无策,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陈焕建说。

  

  困境低工资高药费

  4月28日10时许,记者再次来到市职业中专西校区旁小山头上那间水泥砖砌成的破败的简易房,房屋里面依旧破烂不堪,奶奶正在整理捡来的垃圾。见到记者,奶奶显得非常高兴,赶忙领着记者来到山下,在陈焕建打工的工厂传达室内,记者见到了陈文琼。

  穿着粉红色外套的文琼坐在屋内一张破烂的单人沙发上,望着门外发呆,一脸落寞,脸色苍白,有些虚胖,剪了短发,看上去像个小男孩。

  一年半不见,小姑娘的话明显少了很多。与同龄人蹦蹦跳跳不同,她走路的姿势更像步履蹒跚的老人。“由于身体不适,我已处于半休学状态,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休息。其实我很想去上学,但是身体无力,头晕晕的……”文琼低声说。

  传达室门口摆放着一台陈旧且画面模糊的电视机,屋内有一张破旧的床,床上散落着被褥、衣服、枕头等物。进门左侧一张木桌的抽屉里,摆放着青椒炒肉丝、青椒烧魔芋、小葱烧豆腐——这是文琼和奶奶、二叔一天的菜肴。

  临近11时,陈焕建下班回到传达室。说起侄女文琼的病,这位坚强的四川汉子眼眶里顿时充满了泪水。

  陈焕建告诉记者,他现在月工资1800元,但每个月侄女的药费和上医院复查的费用,就要花去400元;加上母亲患有贫血病,每月又要花去900元药费。算下来,每个月的生活费就只剩下500元。如果平时侄女身体不适,买点补品,剩下的钱就更少了。

  “这个家,吃饭、治病的费用,就由我一个人担着。现在侄女的脑部又长出新的肿瘤,我肩上的担子一下子又加重了,压得我快撑不下去了。”陈焕建说。

  据了解,自2009年文琼术后出院至今,她父亲一直未给过任何生活费和抚养费,也没来看望过女儿和母亲一次。就在前几天,惟一能联系的手机也打不通了。

  

  抉择不能坐等她死去

  前几天,记者来到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见到了文琼的主治医师娄晓辉。“今年1月份,在文琼的复检CT上发现了新肿瘤,经过3个月的生长,现在已长至7厘米。”娄晓辉说,2009年的那次手术中,由于部分肿瘤深入脑部底部,无法切除,遗留了一小部分。可能由于文琼的家境问题,营养未能跟上,现遗留的肿瘤再次发生变化,开始往大脑左侧生长,脑干受压,才导致她出现头痛等症状。

  娄晓辉表示,由于文琼的脑部肿瘤扩散范围很广,加上肿瘤很难根治的特性,对于文琼来说,脑部肿瘤已不可能根治。如果现在马上住院治疗,也只是缓解脑干受压症状,暂时减缓头痛等症状的发生频率。如进行手术,那么此次手术的风险将会比上一次大很多。如不动手术,随着肿瘤增大、脑干受压程度的增加,文琼会慢慢出现手脚不灵活、意识障碍、偏瘫等症状,最后走向死亡。

  “对于我们医生来说,尽最大力量拯救病人,是我们的天职。但对于文琼这种情况,只能由其家属来决定最终的救治方案。”娄晓辉说。

  昨天上午8时左右,二叔陈焕建又来到报社。他说:“虽然救治需要很多钱,而且不能根治,但是总不能因为没钱而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侄女走向死亡吧。侄女今年15岁了,我不想因为自己的没用(赚钱不多),而让她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所以我希望通过你们报纸,发动好心人能再帮文琼一次,让她的生命能延续得久一点,而不是过早地消失。”

  说到这,陈焕建的眼中透露出悲凉,悲凉中,带着一丝希望。

  

  如果您想为陈文琼捐款,可拨打本报市民热线66886688-1;也可直接与市红十字会联系,捐款方式:

  户名:瑞安市红十字慈善基金会

  开户银行:瑞安市建设银行安阳支行

  账号:3300 1626 1730 5300 0555

  捐助热线:0577-65835205 66802782(注明:捐助陈文琼同学)

关键词:

编辑: 宋环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