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13958846666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瑞安民俗  -> 正文

千家万户买饧糖 廿四残冬祭灶王

——盘点十二月廿四祭灶君的民俗
www.66ruian.com2011年06月08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在《风俗竹枝词》、《祭灶王》中均有诗云:“家家户户买饧糖,廿四黄昏祭灶王,家长家娘密密拜,俱求好话奏天堂。”

  在瑞安民俗中,腊月廿四夜有“请镬灶佛爷”的习俗,几乎家家户户均供奉镬灶佛爷。廿四夜也称交年,自此日起直到年关除夕,进入“过年”时段,户户掸新、捣年糕,店家出外收账。入夜,乘灶君上天庭奏事前,在神龛前点燃香烛,放鞭炮,供果品、酒等,接灶神归位,然后点岁灯,食“分岁酒”,围炉守夜。

  祭灶风俗的由来

  民间,常伴随廿四夜,举办戒冬酬神活动,祭天地诸神,酬财神保全年五谷丰登和商贾平安,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在祭品中,除年糕制成元宝等吉祥物外,有猪(用猪头和尾巴代也可)、羊、鸡、鹅、鲤鱼五牲祭祀。有的家境较差的人家,则用捣年糕料做米塑猪头、米鸡、米鱼的“三牲”代祭。

  在人类发展史中,火的发明和使用具有划时代意义。先民在住地砌土石窝、烧火、取暖、照明、烤猎物,此即是最原始的灶。

  母系社会时,灶是由民族中最有威望的女人掌管,关系到全民族的食物烤熟和分配。最初的灶神系女性,庄子云:“羊赤衣,状如美女。”《淮南子》有云:“黄帝作灶,死为灶神”。《五经异议》曰:“火正祝融为灶神。”之后,《搜神广记》云:“灶神名苏吉利,一名张单,或言名隗。”张单的妻子生育6个女儿,择女婿,专查婿家之家势和产业及婿之缺点,习以为常。逐渐变成专门搜集家家户户的隐私,嗣后向玉帝背后打小报告的卑鄙小人。其特务行径,却得到玉帝封赐为进驻家家户户的灶王爷。因为玉帝管辖的均为正直无私、勇往直前的神仙,惟独充当“特务”的小卒恰为玉帝所缺,所以被择用,故有此封赐。人间百姓对这种卑鄙无耻的小神,虽恨得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也怕得要命,不敢得罪,只得献媚供奉。

  《敬灶全书·真君劝善文》云:灶神“受一家香火,保一家康泰。察一家善恶,奏一家功过。”被举报者,“大错减寿三百日,小错损寿百天。”人间家庭居家过日子,总有磕磕碰碰,总是躲不过灶王爷。对此,惹不起又躲不开,只好上供奉祀,想点办法。于是在腊月廿四(有的地区为十二月廿三)祭灶神,供酒、瓜果,特别要准备的是麦芽糖(俗称饧糖)和糖枣(即:油炸面粗条形、甜味,俗称“枇杷梗”),好让灶神喝醉酒,用糖粘住嘴巴,上天禀告玉帝时,开不了口,只能点头称好。

  乡邑祭灶诗联多

  有关乡邑贤达作的灶君联挺多,笔者现搜集部分摘录如下:

  钱振埙(1867-1931)双姓,一名钱熊埙,字华生,号伯吹,又字祝仙,乐清籍,居永嘉。光绪十四年中举,廿八年留学日本弘文学院速成师范科。曾任台州教谕,北京两浙学堂经学教授。

  其撰二联:“佛教赖传灯,千万家香火长春,民族因缘,发达偏从尘世见;仙才悲落魄,四十载黄梁惊梦,名心未了,瞢腾且向镜中听。”

  又:“中国衍神汉,五千载宗教浸微,生佛万家,强为陆沉绵道统;频年听腊鼓,四百兆同胞谁恤,心香一蓻,相期霖雨出山来。”

  池志澂(云珊),晚年生活可谓凄惨。妻和子先后去世。可谓“潦倒穷酸”时,又逾耄耋之期,在门首楹书:“老年无用;卖字为生”之联。在灶君之位旁书:“有子有孙,鳏寡孤独,灶君怎禀;空仓空手,柴米油盐,诸祀奈何?”刚好,当时,项骧从上海回乡过年,有人将池老联语展示趣谈。项骧闻之,即携酱鸡、腊肉和钱粮拜望池老,使之安度“年关”。

  而被贬县官客死温州的曾七如(七道士)曾作“辞灶”,诗云:“一碟砂糖茶一盅,灶神纸马送遥空。灵霄殿上如相问,好事多言莫说穷。”

  汀田张棡(震轩)于1931年腊冬作《腊月祭灶戏为醉司令歌》诗,云:“灶鸡灶马夹舆飞,燔柴设馔饯神归。神归九霄朝玉阙,直为人间奏是非。是耶非耶非与是,一一分明无滥指。呼吁上与帝座通,封为灶君首五祀。千年香火赫而灵,村村崇奉为神明。庖厨藉神司鼎鼐,镜卜仗神听和平。近今是非最难说,政教凌迟祀典缺。从夷变夏阴阳争,侮圣慢神冠裳裂。遑云灶为民所依,黎民无灶叹阻饥。提前一月毋祭灶,灶神暗泣心伤悲。那知上下各异趋,上好用智下用愚。愚民祗遵习惯例,旧腊将事仍勤劬。老妇瓦盆陈祭器,少妇芼羹调五味。儿童拜舞婢媪求,待神踞觚鉴诚意。神乎神乎且从容。论谱亦吾主人翁。曾闻净意佑俞氏,可无大力迥苍穹。愿缓须臾饮吾酒,胶牙之饧适君口。醺醺醉态于于行,默对玉帝但俯首。玉皇见而大笑之,尔真倒灶神癫痴。无怪家家生儿灶下养,不如王孙媚灶显今时。”

  相关链接:

  “多喝酒,少吃药”的传说

  民间还流传着玉皇大帝恩准灶君“关于吃药和品酒”之奏事。有年灶神上灵霄宝殿,醉醺醺胡言乱语说罢人间是非后,玉帝问他,为何醉醺醺?灶君奏云:“臣察民间吃药和吃酒,几乎每户人家均有所为。煎好药后,不管大碗、小碗,端起来一口气喝完,吃罢头副汤药后,还要煎第二副汤。可见,药是好吃的东西。虽吃药的人家,多数穷困,但买药时,不惜工本,从不讨价还价。天庭应禁止民间吃药或限令少吃。而论吃酒,则倒在碗或盏杯中,人们慢慢地喝。大概是不好喝的缘故,喝上一小口,即挟菜肴、瓜果送下口,有人喝一点,立刻皱眉。可见,酒是不好吃的东西,而且吃酒的家境都比较宽余。上天奏事前,小臣亲自品尝一些酒,喝后就成今时的醉醺醺样。酒并不是好东西,天庭应准人间喝酒。”玉帝听后,觉得有些道理,依灶君所奏,旨令人间:“多喝酒,少吃药”。(李秉钧)

(编辑:宋环环)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