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文保非遗 -> 非遗  -> 正文

瑞安高腔:但愿濒危技艺传承下来(上)

www.66ruian.com2011年06月08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高腔在乡村演出(庄颖昶摄)老剧照

  据查证,《中国戏曲剧种大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5年6月版)中有“瑞安高腔”条目,《乾隆时期北京剧坛研究》中的高腔系及其分布和影响图表中也列有“瑞安高腔”,可见瑞安高腔在中国戏曲史上有一定地位。

  “阿柳班,阿柳班,戏笼自担担,吵锣自敲敲;唢呐只一支,铜锣用脚踢。”这是一个顺口溜。“阿柳”全名瞿积柳,仙降前林村人。“阿柳班”演高腔,道具简单,唱词通俗,演员不多,戏价便宜,这顺口溜就是“阿柳班”在乡村巡演的生动写照。

  瑞安高腔在舞台上已绝唱40多年,“阿柳”的嫡孙瞿金华近年一直在努力,要把高腔搬上舞台。我打电话约他细谈,在仙降前林村老年宫排戏现场。

  汤显祖说,高腔的演唱方式是“其节以鼓,其调喧”

  瞿金华说,瑞安高腔到底源于何年,他未有考证。他爷爷瞿积柳保存有一只清咸丰年间的戏笼,他爷爷的爷爷瞿老五在清咸丰前已在高腔班里演戏,这些距今已有150多年。

  你知道吗?瑞安高腔并不是发源于瑞安本土的声腔,属于“四平高腔”,与福建屏南县的庶民戏属于同一个品种。屏南县陈姓家族世世代代演唱四平腔,清道光、咸丰年间组建“老祥云”班,一年中有半年在温州演出,戏班中有很多瑞安籍艺人,瑞安人还自建大玉麟班、阿柳班,为高腔的生存与发展而呕心沥血。

  决定一个剧种特点的,首要的是它的唱。高腔最大特点是一唱众和:演员在台上演出时,如果是一句七个字,句尾一字或三字由后台或乐队帮唱。发声以自然音为主,曲调高亢激越。曲词通俗,多用锣、鼓、钹等打击乐器,不用或少用管弦乐器伴奏。没有正式曲谱,演唱的快、慢、强、弱,全凭“司鼓”来控制。咬字用的是温州官话,即“乱弹白”。

  瑞安高腔经常演出的有本戏80多本,如《紫金鞭》、《凤头钗》、《铁冠图》、《高唐州》、《雷公报》、《循环报》、《紫阳观》、《报恩亭》等,折子戏20余个,有《宜秋山》、《北湖州》、《貂婵拜月》、《访白袍》等。“老祥云”班还有自己独创的剧目《拜天顺》,说的是明英宗正统进士出身的章纶下狱的故事。

  瑞安高腔的流行地域,是以温州、瑞安为中心,北至温岭、台州;西至丽水、松阳;南达福建福鼎、霞浦一带。

  温州有一个行规:如果高腔班和别的戏班在一起演出,要待高腔班先“开锣”,然后别的班才“开锣”演出。可见同行对高腔的尊重(附:温州乱弹是一个多声腔剧种,它的剧目组成中就有高腔、昆曲、乱弹、徽调、时调、滩黄等多种声腔,其中唱高腔的剧目有《雷公报》、《循环报》、《报恩亭》、《紫阳观》。高腔与乱弹大多合班演出。)

  全国被称作“高腔”的声腔有数十种,浙江就有“八大高腔”:瑞安高腔、松阳高腔、西安高腔、侯阳高腔、西吴高腔等。明清以来,戏曲文献对高腔有过许多描述。汤显祖说它的演唱方式是“其节以鼓,其调喧”(《宜黄县戏神清源师庙记》)。凌濛初说它“句调长短,声音高下,可以随心入腔”(《谭曲杂扎》)。李渔则说它“字多音少,一泄而尽,又有一人启口,众人接腔,名为一人,实为众口”(《闲情偶寄》)。

  民国时期,随着时代发展,“四平高腔”由于过于简单,引不起观众兴趣而逐渐淡出舞台。于是有的班改演“八平高腔”,用笛子、胡琴、唢呐、单皮鼓等伴奏,但还是被淘汰。

  瞿老五的脸本来就红,再喝了酒就很像关公

  瞿金华说,从他爷爷的爷爷瞿老五演高腔算起,到他这一代已是第五代了。

  第一代瞿老五,估计在清咸丰年间,一家兄弟六个都演戏,可以说是一个家族一个戏班。一次在邻村四甲演出,瞿老五只管在家里喝酒,到“头通”开始才跑过去演戏。那天演的是《单刀赴会》,他演关公。由于来不及化装,只把眉毛一刷就上台了。他本来打个咳嗽脸就红,再加上喝了酒,更像关公了,这事被传为梨园佳话。第二代瞿步中,演花旦。一次去海岛演出,他是掌班,不料“行头”都被海盗抢去,他受了刺激不久就疯了。

  第三代瞿积柳,七八岁时就跟父亲学习高腔,很小就上台演戏,十七八岁时就做了掌班,通高腔、昆腔、乱弹,嗓音高亢,扮相俊美,曾在多个戏班里担任主要角色和掌班。在排戏现场,他的女弟子回忆说:“阿公82岁了还演《独木关》里薛仁贵,在外桃枝搭台演出,我演的小军,阿公一把抓住我太有劲了。”背旱烟筒的矮矮的阿公,终身为戏忙碌。但他就是没让儿子学戏,他儿子一直只是掌班,不是演员。

  这次来排练的有黄宗生,温州人,丑角演员,很健谈。他父亲和阿柳是同时代人,演旦角。黄宗生小时跟阿柳先生学习高腔、乱弹,当初演戏很苦,到文成、景宁、云和山头,配番薯叶、刀豆干、南瓜,桌下一个火盘烤暖,桌上一个火盘,就像现在的火锅,菜、豆腐放进烧,算是好的了。有意思的是,常有老妇人请他演小花脸的盛饭,饭拿去给不爱说话的小孩吃了,说小孩吃了这饭,会变得灵动、会说。

  到第五代瞿金华,中学毕业正值祖父瞿积柳办班教戏,他也参加学习,并深得祖父真传,后继承祖业,组织乱弹戏班在各处演出。瞿金华这次请了师兄师妹来,藏身乡下,高温天气赶排高腔戏,个个汗淋淋。这不禁使人触景生情,想起了《卖艺黄家》里黄宗洛写的诗:“书生本姓黄,来自飞云江。少小若呆痴,老来更寻常。路旁无名草,怡然傲风霜。化作春泥去,迎来满庭芳。”黄宗洛乃名门之后,一直坚持在舞台上。人有时说不清,就为一种喜好一种情缘,忙累得不亦乐乎。

  瑞安高腔:但愿濒危技艺传承下来(下)预告:

  瑞安只有五六人凑合表演高腔戏的几段折子戏;瞿金华:把濒危的瑞安高腔技艺传承下来。(陈思义)

(编辑:宋环环)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