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文保非遗 -> 非遗  -> 正文

瑞安高腔:但愿濒危技艺传承下来(下)

www.66ruian.com2011年06月08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高腔戏《送茶》(庄颖昶摄)

  阿柳班掌班瞿济柳

  瞿金华与戏班

  排练《雷公报》

  讨论传承瑞安高腔的事

  -陈思义

  据中国艺术研究院调查统计,中国戏曲共有317个剧种,瑞安高腔是其中一种。笔者曾看到一本书上记载,戏曲剩下200多个剧种,有100多个剧种已流失了,其中包括高腔。如果这种趋势产生物理上说的加速度,该怎么办?

  仅五六人凑合表演高腔戏的几段折子戏

  书上说,高腔消亡的原因,首先是它本身的表现形式过于陈旧和呆板,不能与时俱进地改革进取。由于高腔唱腔没有乐器伴奏,使戏曲音乐的表现力偏弱,温州民间谓之“夹燥搨” ,引不起观众兴趣。1914年,老祥云高腔班曾采用河北梆子的一些曲调来演出《龙凤球》,以图改革高腔演唱方式而未奏效。至1925年,老祥云班因无法维持生计而被迫解散,湖岭、下林等地的高腔艺人筹资自建大玉麟班,两年后,大玉麟班也因市场萎缩而散伙。上世纪30年代仅剩一个阿柳班,捱至50年代,阿柳班也解散了。

  据说,上世纪80年代,瑞安县文化馆同志曾去瞿积柳家探访,用录音机录了磁带。1985年,温州学者沈不沉曾专程访问瞿积柳,那时老先生已80岁高龄,但仍然演唱了《访白袍》中的一段滚调“薛礼叹月”,留下了照片和高腔早期的一些资料,但惟一的一段高腔音响资料后来找不到了。

  观众看戏,习惯不说去看某剧目,而只说去看某有名的演员,因为有名的演员足以代表整个剧种。比如,都说去看梅兰芳,不说去看京剧某某剧目;都说去看春梅旦,不说去看温州乱弹某某剧目。温州老话讲:“看了春梅旦,三日不吃饭。”如今,高腔名演员都已作古,这更增添了高腔传承的难度,也削减了观众认同的基础。

  吾地本是南戏故乡,这是历史。被专家称为南戏“活化石”的高腔已难以找到有效的生存空间,这是现实。人们在看大片,看电视,高腔这种古老的表演方式哪能和现代文艺演出相比呢?目前瑞安只有五六人凑合表演高腔戏中的几段折子戏,属濒危民间艺术。

  从老艺人的嘴里“抠”出一些唱腔

  瑞安飞云瓯剧高腔剧团团长瞿金华有一个心愿:在仙降镇前林村办一所乡村高腔戏校,作为高腔学艺场所,招收有一定戏曲功底的年轻学员,计划通过三五年的努力,培养出一批瑞安高腔的新生力量,把濒临失传的瑞安高腔技艺继承下来。

  瞿金华在当地农村已经掌班20多年,去年创办了瑞安飞云瓯剧高腔剧团。身为团长的他,一边组织演出,一边收集整理高腔戏曲资料。瞿金华说,要从老艺人的嘴里“抠”出一些唱腔来,他们的唱腔应该是比较标准的。

  梨园习惯把舞台称作“一亩三分地”,面积不大,奥妙无穷。真要把高腔演好,新人们要花很大工夫。

  笔者从市“非遗”中心了解到,为了挽救濒危的瑞安高腔,健全历史遗存档案,他们采访有关高腔艺人,拍摄录像,搜集相关数据进行保存。通过传承人组建剧团,聘请专家编排新剧本,招收学员,聘请老高腔艺人授课,培养瑞安高腔新一代。听后忧喜参半,喜的是这一民间艺术形式得到了重视,不会马上消失;忧的是,瑞安高腔退出演出舞台已久,存世资料百不及一。在现今,这种古老的演唱方式是否还有足够的生命力找到有效的生存空间呢?

  当我在电脑键盘上敲下这个问号时,我仍感意犹未尽。我找到了瑞安籍戏曲专家孙崇涛的《遗憾的后话》,他谈到一个地方剧种渐渐失去活力,退出艺术历史舞台,“这虽然不免使人惋惜,使人扼腕,使人为之伤感,但毕竟是一种历史必然。”我们不奢望瑞安高腔在文化产业链上做个“名角儿”粉墨登场,但愿有人把这濒危技艺传承下来。

(编辑:宋环环)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