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诗词书画  -> 正文

曹豳的诗词作品及其特色

www.66ruian.com2011年11月07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曹豳是作品入选于《千家诗》的惟一瑞安籍诗人。

  曹豳(1170-1249),字西士,亦字潜夫,号东畎(亦作东甽)。南宋时瑞安曹村人。《宋史》、《浙江通志》、《温州市志》、《瑞安市志》均有传。他被选入《千家诗》的这首七绝是:

  春暮

  门外无人问落花,绿阴冉冉遍天涯。

  林莺啼到无声处,青草池塘独听蛙。

  该诗形象鲜明,寓意深远,脍炙人口,久传不衰,是瑞安诗人在中国诗坛上的品牌作品。

  是政治家,也是文学家

  曹豳是一位政治家。万历《温州府志》编入“宦业传”,嘉庆《瑞安县志》编入“名臣传”。他是南宋宁宗嘉泰二年(1202)进士,累官至左司谏,以直谏著称。与王万、郭磊卿、徐青叟号为“嘉熙四谏”,后来升至工部侍郎。他为官清正廉洁,爱国忧民,坚守儒家伦理道德,为社会作出贡献。

  曹豳又是一位诗人。据嘉庆《瑞安县志》记载,他著有《玉泉集》,但早佚。他儿子曹怡老的《曹豳墓志》称,他有“奏议、讲义二十卷,诗歌、杂句六十卷”。但现在保留的仅有13首诗和2首词了,还是从《宋诗记事》、《齐东野语》、《岐海琐谈》、《诗渊》、《永乐大典》、《庶斋老学丛谈》、《花庵词选续集》、《词综》等后人著作中得到的。

  诗学江西,不赞成“四灵”风格

  曹豳所处时代,是南宋中晚期。这时在政治上是偏安一隅,国难深重,主战、主和举棋不定,社会动荡,民生凋敝。在文学上,一方面是以继承北宋“以议论为诗”、“以用事为博,以才学为诗”,而最后趋于博奥和雕饰的“江西诗派”占诗坛主导地位;另一方面是在温州崛起反对“江西诗派”的“永嘉四灵”。他们提倡“摆落宋诗风格,敛情约性,因狭出奇,合于唐人,夸所未有”。学晚唐贾岛,姚合之体,标榜野逸清瘦的诗风。曹豳在这两种诗潮之间,如何取舍呢?

  陈世崇《随隐漫录》中有如下一段精妙对话:宋坦斋谓曹东甽曰:“君生永嘉,诗学江西。”曰:“兴到,何拘江、浙!”“然则四灵不足学欤?”曰:“四灵诗如啖玉腴,虽爽不饱;江西诗如百宝头羹,充口适腹。”

  可见,曹豳比较倾向于江西诗派。晚清瑞安学者黄绍第在他的《瑞安百咏》组诗,则更直截了当,以《曹西士诗学江西》为题,写道:“藉甚嘉熙四谏名,缘竿呈伎见诗情。玉腴虽爽终难饱,喜啖江西百宝羹。”即使是比曹豳稍后,受永嘉四灵诗影响较多的“江湖派”领袖、著名的南宋诗词大家刘克庄(1187—1269)在《曹东甽集序》里也说:“诗,直公余事尔!他人为之有欲呕出心肝者,有断数髭而成五字者。公古风调鬯流丽,得元、白之意,律体精切帖妥,拍姚、贾之肩,非若小家数然。”对曹豳的诗推崇备至,而对四灵派的写作方法则极讽刺挖苦之能事。由此可知,在四灵诗最盛时,瑞安的诗人还是有自己的独立判断,而不盲目跟风的。

  曹豳是曹叔远的族侄,曹叔远是陈傅良的嫡传弟子。因此,曹豳的学术思想也是属于永嘉学派的。孙衣言在《瓯海轶闻》里就把曹豳放在“永嘉学术”这个大类里的。曹豳和陈傅良、叶适、蔡幼学等一样,在政治上坚守儒家道统,以入世为务,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己任,在当时,是属于主张抗金的主战派。而且遵循孔子“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原则,视文章为余事的。所以对诗词创作态度便不像四灵那样,几乎把整个生命和心血都投入炼字炼句上,惨淡经营,企图在做诗上达到成名成家的目的。所以曹豳的诗,底气足,视野广,明白流畅,不落小家子气。刘克庄当时是曾全部读过曹豳的诗的,因此有“公古风调鬯流丽,得元、白之意;律体帖妥,拍姚、贾之肩”的评语。但现在保留下来的13首诗,偏偏都是律绝,“调鬯流丽,得元、白之意”的古风一首也没有。这真是瑞安文学史上的莫大损失!

  爱国主义是曹豳诗词的主旋律

  南宋后期,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十分尖锐。执政者习惯于偏安,不讲北伐和恢复中原了。没有雄心壮志的知识分子,苟且偷生,得过且过的风习,反应在文学上。逃避现实,雕琢辞藻的形式主义作品泛滥成灾。作者或躲进书斋,寻章摘句;或讲究乐律、陶醉自然,不问政治;或只着眼于个人离愁别恨,来宣泄感情。这些没落之气,随着国运衰微而愈来愈甚地表现在各种文学作品上,尤以词为最显著。词家专在技巧上刻意求工,豪气丧失殆尽。而曹豳的词,却截然不同。如:

  西河·和王潜斋[注]韵

  今日事,何人弄得如此。漫漫白骨蔽川原,恨何日己。关河万里寂无烟,月明空照芦苇。谩哀痛,无及矣。无情莫问江水。西风落日惨新亭,几人堕泪。战和何者是良筹?扶危但看天意。只今寂寞薮泽里,岂无人、高卧闾里。试问安危谁寄?定相将、有诏催公起。须信前书言犹未。

  这首词,他以家国之恨为中心,加以发挥,吟咏出激昂慷慨,无限悲愤的忧国忧民之情,正气磅礴,大义凛然!在艺术格调上则如铜琶铁板,高昂激越,震撼人心,可以与辛弃疾、陈亮、张孝祥的词相媲美,是一首不可多得具有豪放派色彩的爱国主义杰作。

  刘克庄还有一首赠曹豳的五律诗,是这样赞许他的:“曹侯书满腹,非以剑防身。马上檄犹速,橐中诗不贫。虏情工变诈,时论主和亲。旗鼓何时建,方知国有人!”可见,曹豳非但政治思想上是坚定的主战派,并且在能力上具有抗金保国的雄才大略!

  

  [注]王潜斋(?—1260),名王野,字子文。浙江金华人。宋嘉定十二年(1219)进士。谆祐初拜礼部尚书。官两浙转运判官时,以访察使出视江防。主张抗金,前后上疏言攻守等十八事。知镇江府兼都大提举浙西兵船时,曾退扬子桥敌兵。宝祐二年拜端明殿学士。

  诗风质朴自然,写景七绝风致极佳

  曹豳的诗,就是以写景为主的绝句来说,也如孙锵鸣《东嘉诗话》中说的“东甽七绝风致极佳”。除了选入《千家诗》的那首《春暮》外,其另一首亦题为《春暮》的绝句“红紫吹成陌上尘,欲留春事已无因。一般情绪两般恶,半送行人半送春”,及题为《杨柳》的“春至风花各自荣,就中杨柳最多情。自从初学宫腰舞,直至飘绵不老成”,《题括苍冯公岭》二首之一“树南树北梧桐树,山后山前白菜花。莫向杜鹃啼处宿,楚乡寒食客思家”,都可以从中看出曹豳的诗风质朴自然,语言通俗明畅,满怀诗人赤子之心和绝无刻意雕琢的痕迹。至于他在早岁“丁内外忧,聚徒授书于里之五灵院”时的五律:“尚欠劳生债,重来古寺眠。敲门时应客,落石夜闻泉。春去少蝴蝶,山深多杜鹃。细书如案牍,独自坐灯前”,以及后来被贬后写的两首绝句:《辞职至括苍岭》“老去那能作谏臣,圣恩宽大许抽身。今朝岭上冲风雪,犹胜蓝关策马人”和《凤凰山》“凤去寥寥今几年,至今人唤凤凰山。只愁有凤无人识,却指凡禽误世间”,反映出他面对坏人当道,正义无存,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现实万般无奈,便只能用比较含蓄的讽喻语言来倾诉自己的满腹牢骚和一腔怨愤了!

  (余振棠)

(编辑:宋环环)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