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天下瑞安人 -> 文艺  -> 正文

姜嘉锵:情注民族声乐

www.66ruian.com2012年01月19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他是中国古典诗词演唱第一人。”

  “他是中华民族声乐最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他打开了歌唱新境界。”

  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多明戈、国内外著名音乐学院的教授这样评价他。

  2007年5月14日,在北京的住处,这位瑞籍男高音歌唱家向记者讲述他成就背后鲜为人知的往事。

  县前头美丽的歌唱世界

  姜嘉锵出生于1935年,家住县前头,父亲姜选青以经商为主,在5个兄弟中,姜嘉锵排行老三。

  也许是受到家乡的雨露润泽吧,姜嘉锵先天嗓音圆润、明亮,在“比户书声”的瑞安这个充满文化氛围的小城里,他从小就受到民间音乐的熏陶。

  童年,满天星斗的夏日夜晚,乡亲们摇着蒲扇在天井里纳凉,小嘉锵和伙伴们围着竹床齐唱童谣:“燕儿,燕儿,飞过殿;殿门关,飞过山;山呀平,地呀平,飞过打虎岭。”雪花纷飞的寒冬傍晚,小嘉锵坐在灶前的凳上,一边取暖,一边依偎着五舅公,听他的《长工十二叹》:“正月叹苦是新年,穷人勿住财主边……”

  童年时代,盲人的乞讨声让小嘉锵动容,“先生姆,路头路尾做做仁德,加福加寿先生公哎……”小嘉锵走近他,一把糙米放进盲人破碗时,每每被那钻心的音调催出热泪。

  在小嘉锵的世界里,即使是小巷深处卖豆腐乳的声音,也是美妙的“歌声”——“红方,白方,臭方豆腐乳哎,糯米糟豆腐乳,酱油醋豆腐乳”。还有卖草药、卖番薯、卖糯米糖的……不同音色的叫卖声,在小嘉锵幼小的心灵中,播下了唱歌的种子,姜嘉锵跟着叫卖声唱起来了,久而久之,他学会了童谣、山歌、鼓词、道情。

  1949年,浙南解放,14岁的姜嘉锵参加了温州工会的合唱团,引吭歌颂新生活。当时,家已搬到温州的姜嘉锵借来邻居老伯的一顶御寒“松糕帽.”、一件遮风的“浪背”,又到乞丐收容所借来一个道情筒,装扮成老头,随宣传队演唱莲花落,故乡的大街小巷是他最初的音乐“舞台”。

  弃工学唱初涉声乐舞台

  1954年,姜嘉锵从杭州化工学校(现浙江工业大学)毕业,分配到大连化学厂工作,经常参加大连市的业余歌唱活动,并在省、市里频频得奖。

  1956年的一天,姜嘉锵从报纸上看到中央歌舞团招收歌唱演员的消息,顿时起了报考的念头,心里却有些胆怯,中央的艺术院团能进得去吗?但歌唱的决心,驱使姜嘉锵鼓起勇气:“去试试看!”

  报名要有介绍信,要经厂里批准才能开出条子。姜嘉锵找到分管副厂长要介绍信,副厂长劝姜嘉锵别去,说现在国家搞经济建设,技术人员奇缺,培养一名技术人员不容易,“同意你去考试,就等于同意你离去了。”姜嘉锵一连磨了几天,都没有感动他。眼看报名期限将到,姜嘉锵心急火燎,硬着头皮又去找他。

  副厂长拿起姜嘉锵的申请报告,指着对面的会议室说,厂党委一会儿要开会,你把申请书递到会议上,让党委作决定。年仅21岁的姜嘉锵不知哪来的勇气,在当时全国最大的化工企业党委开会时,一头撞了进去,递上一张与会议内容毫不相干的申请报告。

  一会儿,副厂长出来了,他递给姜嘉锵批准书:“去吧,赶紧去报名。”姜嘉锵浑身颤抖,腾云驾雾似地跳下楼梯,从10多公里外的郊区一口气赶到市区歌舞团报名,那可是报名的最后一天下午!

  姜嘉锵顺利进入了复试。复试中,考官问姜嘉锵:“会不会唱民歌?”姜嘉锵反问:“什么是民歌?”考官说:“《东方红》会吗?”“会。”

  一曲《东方红》,让姜嘉锵顺利通过了复试。后来的视唱、练耳,他也都顺利过关。在几百名报考者中,姜嘉锵名列前茅。

  1956年11月初,姜嘉锵进入中央歌舞团。

  勤学苦练唱响“中华民族”

  在中央歌舞团合唱队,来自全国各地的歌手会齐后,开始了基本训练。担任视唱练耳的老师是作曲家谷建芬,合唱指挥是中国音协主席李焕之,他们都是音乐界知名人士。

  起步总是艰难的,姜嘉锵弃工学唱,是名副其实的半路出家。底子薄,基础差,他就勤问苦学,笨鸟先飞,整日唱个不停。别人担任领唱的段子,姜嘉锵也着了谜似地学着唱。

  1957年,姜嘉锵所在的民歌合唱队取得了参加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的资格。有40多个国家参加的合唱比赛,在苏联莫斯科红军剧场举行。合唱团的《茶山谣》合唱演出了。姜嘉锵说,那一刻,好象有六亿人民在他的背后,支持他们把中华民族的东方风情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把江南水乡的优美境界细致地描绘出来。

  节目获得金质奖章。得奖的那天晚上,姜嘉锵怎么也不能入睡,他感悟到,《茶山谣》等民歌之所以得到各国朋友的欢迎,就是因为她向世界展现了中华民族的特有文化。唱歌,首先得唱民族的歌。姜嘉锵暗下决心,要沉到民族音乐海洋里,去汲取艺术的营养。

  从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姜嘉锵所在的艺术团每年都有一段时间到各地采风。在金华,姜嘉锵被婺剧高腔迷住了,他跟着老艺人一边吊嗓,一边练水袖、武功,每天下来汗流浃背。经过几个月的苦练,他和婺剧表演艺术家郑兰香同台演出了《朝阳沟》。姜嘉锵惟妙惟肖的“金华腔”,博得戏迷们的大声喝彩。在东阳县一个镇上演出后的次日,姜嘉锵在街上突然被一位老大爷拦住,老大爷对他上下打量,啧啧称赞。此事虽小,却使姜嘉锵久久不能忘怀。姜嘉锵觉得,他的表演能得到农村一位普通观众的理解和肯定,是群众对民族声乐、艺术的关怀。姜嘉锵更坚定了“声乐艺术的根本,是要反映民族感情”这一信念。

  那几年,姜嘉锵几乎走遍了全国各地,先后学过青海花儿、四川民歌、东北民歌、河北民歌、云贵民歌、森林号子等。他向著名古琴家查阜西学习琴歌,向傅雪漪学古曲,向良小楼学京韵大鼓,向民间艺人曹玉俭、周树堂、郭文宝学民歌。

  半个世纪来,姜嘉锵作为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的代表出访了美国、俄罗斯、德国、法国、日本等许多国家,为国际艺术交流做了大量工作,为祖国赢得了荣誉。1984年,在洛杉矶举行的第23届奥林匹克艺术节上,他的演唱被誉为“艺术节皇冠上的一颗明珠”。他获得数不尽的赞誉:文化部声乐表演一等奖、全国听众最喜爱的歌唱演员……姜嘉锵被业内称为“学者型的男高音歌唱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古典诗词演唱

  独领风骚

  姜嘉锵经常听音乐会,他注意到,节目单上的古典歌曲大部分是外国作品。他想,中国有许多优秀的古典文学作品,如果唱得好,它们将成为歌唱艺术取之不尽的源泉。他下决心要把中国古典歌曲介绍给国内外广大听众。

  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姜嘉锵把主要精力集中在古典诗词的演唱上。他涉足的面很广,诗经、魏晋古诗、唐诗宋词等等,一共演唱了120多首。他把博大精深的古典诗词艺术和音乐完美结合起来,给人以美的享受。

  原中国音乐学院院长李西安在评价姜嘉锵的古诗词演唱时说,姜嘉锵善于继承传统,更善于发展和创新。他不仅继承了中国古诗词吟诵、琴曲、戏曲、民歌等传统唱法和风格,还借鉴了欧洲的发音方法,形成了独特的个性与魅力。

  西方的语言很多是多音节,讲重音;汉语是单音节,讲声调。因此,姜嘉锵特别注重表现汉语本身所具有的音乐美,细致地刻画由于声调的抑扬顿挫而给每一个字、每一个音符带来的独特韵味。

  比如,他在演唱《钗头凤》时,严格把握四声的变化,“一怀愁绪”用强音把情感推向高潮,一句“几年离索”时,又巧妙地收回来,直到“错,错,错”,这么一个“放,收,再放”,把陆游的复杂的悔恨感情和盘托出,感人至深。姜嘉锵在演唱时,把古人读诗的“吟”揉合进去,《枫桥夜泊》中“月落乌啼”的“啼”,“霜满天”的“天”,“江枫渔火对愁眠”的“眠”……都在吟。他还巧妙地运用了戏曲唱腔。

  “妙在淡其形式而得其神似”。为了让更多的人都能欣赏地域性很强的民歌,姜嘉锵一律不用方言而改用普通话演唱,且不是简单地模仿原始的唱法,而是以特有的“装饰”、“润腔”以及真假腔结合的手法表现其地域色彩。此外,他特别强调塑造空灵和静谧的意境,颇似琴家所追求的“清、静、澹、远”。天津音乐学院院长姚盛昌先生听了他的演唱后激动地说:“你是在唱文化啊!”在人心浮躁、离真正的文化渐行渐远时,这句话可是对他声乐艺术的最高褒奖。

  精湛的歌唱艺术,使他屡获荣誉。他演唱的《枫桥夜泊》获“八十年代中国艺术歌曲创作比赛金奖”,他获台湾第九届金曲奖“最佳演唱人奖”,台湾以“国宝级歌唱家”的美誉出版了他的CD专辑《枫桥夜泊》,一共收录了他演唱的22首古典诗词。他的《中国古典诗词艺术歌曲姜嘉锵独唱集》获第五届中国“金唱片奖”。

  李西安说,以姜嘉锵为主的艺术家们经过50多年来不懈努力,不仅开拓了当代古诗词艺术歌曲的新领域,使其与欧洲艺术歌曲、我国“五四”以来的艺术歌曲并驾齐驱,进入艺术院校的殿堂和现代传媒,也为建立和发展中国声乐学派做出了重要贡献。

  (记者夏盈瑜 )

(责任编辑:章茸亮)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