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天下瑞安人 -> 海外  -> 正文

张曼新:永远的中国心

www.66ruian.com2012年01月19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张曼新,男,1944年8月出生在贵州省贵阳市,童年在瑞安莘塍华表村度过。1959年4月从瑞安到宁夏回族自治区前进农场支边, 1982年下海经商。1990年去匈牙利创业,现获匈牙利和斯洛伐克两个国家的定居权,保持中国国籍。 

  1959年仲秋,莘塍华表文工团员周雪影刚参加完演出,回到宿舍,听到外面响起一阵锣鼓声。她心里纳闷:文工团有谁的孩子去支援宁夏了呢?“周雪影同志,祝贺你的儿子加入支援宁夏的光荣行列!”周雪影完全懵了,接过别人递过的荣誉证书,“张曼新”三个字如一道寒光射进她眼里。

  她毫无心理准备。儿子张曼新才15岁,个子又不高,看上去还像个孩子,孤身一人到大西北怎么吃得消呢?万一再有个病、灾的就麻烦了。周雪影把儿子叫过来。 “曼新,妈问你,你到底为什么去宁夏?”“我想去闯一闯!”

  就是这个15岁就要只身闯宁夏的少年,在40年多后的今天,他成功发起了举世瞩目的全球华人华侨推动祖国和平统一大会,成了欧洲华人华侨界乃至全世界侨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宁夏支边:从挖沟冠军到弃官从商

  在周雪影得知儿子要去宁夏的第二天,张曼新就随着瑞安县3000多名支援宁夏的青年,在父老乡亲的簇拥下,坐上了开往宁夏的汽车。

  张曼新所在的前进农场要挖一条水渠,领导为了提高挖掘进度,在3000人的施工现场摆起了挖沟擂台。性格好胜要强的张曼新,决心要在挖沟的擂台赛上,与数千个臂力过人的汉子一争高下。

  一天,天空刚露出鱼肚白,只穿着裤衩的张曼新就已经在五斗沟的工地上干开了。他挖土的姿势是经过反复实践后,选定的最符合力学原理的姿势。身子、手臂和双腿调整到最佳角度,动作既省力又潇洒。聪明的张曼新早就考虑到随着沟越挖越深,自己的力气会越来越小,所以开始就得把土抛远些,否则土在沿沟越堆越高,挖起来的土扔不过沟顶,便会滚落下来。张曼新挖起的土,总是带着“呼”的声响,划着一条长长的弧线,被抛出老远。他从黎明挖到晌午,又从晌午挖到晚上……

  第二天上工后,一条爆炸性新闻在有线喇叭里响起来:张曼新夺取了昨天挖沟擂台赛的冠军,记录为24方土!24方要十几辆牛车才能拉走。这个纪录也使张曼新成了这次五斗沟挖掘中的永久性冠军。

  15岁一人闯宁夏,张曼新的闯劲和锐气,在岁月的磨砺下没有丝毫减褪。1982年,做了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落实政策办公室干部的张曼新,再次面临人生的一个重要关口,落实政策办公室要解散,全体干部将由组织部统一分配,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是服从上面分配,去某农场担任副场长?还是做出更为冒险但更有挑战性的新抉择?张曼新经过反复考虑,决定弃官从商,辞职“下海”。

  张曼新弃官经商的抉择传出之后,整个自治区党政机关到处是惊讶和不可思议的声音。连妻子朱宝莲都冲张曼新喊:“你疯啦?!”

  一旦决定下海,就得先练好水性。张曼新通过摸底发现,家用电器应成为今后很长一段时期内的消费主趋向。于是,张曼新集资4000元,在银川城区新华街24号开了家电门市部,以经营五金、家电为主,兼营一些劳保用品,服装、鞋帽等,还注册成立了“星星贸易公司”。

  到1986年,短短的4年时间内,“星星贸易公司”净盈余就达百万元。

  布达佩斯:练摊父子兵

  20世纪90年代第一个中秋节,张曼新与朱宝莲带着三儿一女,手上肩上是几个鼓鼓囊囊的行李包,步履匆匆地往北京站奔去。

  去世界的大舞台闯一闯、看一看的想法令他心动,不论亲友怎样劝说,他还是坚持要到欧洲闯一闯。扛着从北京秀水街等小商品批发市场买的电子表、计算器、儿童玩具、服装等价值1万多元人民币的小商品,张曼新全家抵达了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

  一连半个多月,张曼新都在对布达佩斯的市场状况摸底。布达佩斯到处是具有欧洲风情和匈牙利人文景观的优美景致。渔人堡、英雄广场、国家公园星罗棋布地镶嵌在市区中。作为享誉世界的旅游胜地,每年从世界各地到布达佩斯的观光客多达四、五千万人,这无形中大大拓宽了布达佩斯的营销市场。由于它悠久的历史、独特的地理位置,布达佩斯还是整个东欧的贸易中心。张曼新认定,在布达佩斯做国际贸易一定没错。中国的服装鞋帽又是欧洲人相当青睐的商品。精明的张曼新又一次抓住了机遇,而且说干就干……

  谈起当年在布达佩斯街头练摊的情形,张曼新又不禁回味着其中的苦涩:“那时,我们过的是吉普赛人一样的生活,没个固定的地方。每天为了占摊位,天不亮就出发。”

  就这样,张曼新父子兵在初到布达佩斯3个月里,就赚了200多万福林(匈牙利币)。很快,他便创办了匈牙利最大的华人家族公司——“匈牙利长城责任有限公司”。“长城公司”现已跻身于匈牙利华人企业“十佳”公司行列,在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等国成立了分公司,还在中国的北京、深圳和福建设立了办事机构。

  谈到快速致富之道,张曼新眼里闪出一道灼人的光芒:“要有开拓意识,要勇于做一个充满幻想的梦想家!”

  华联会:让儿子当保镖

  1993年10月12日,匈牙利华人联合会第二次会议在布达佩斯皇家大酒店召开。经理事大会选举,张曼新当选新一届“华联会”会长。他当即宣布:捐出自己的长城责任有限公司的办公室作新“华联会”的活动场所,房租和水电费均由他负担,并立刻拿出匈币10万福林作当月活动经费。

  做“华联会”会长不仅意味着操劳、多虑,想华人侨胞所想,为他们谋取最大限度的利益。还意味着与危害华人华侨生命财产安全的恶势力要展开殊死争斗。张曼新家人整日为他提心吊胆。儿子们轮流放下生意,做他的贴身护卫。儿子彤彤发表在《欧洲之声》报上的一篇名为《我的烦恼》的文章中写道:

  “我父亲张曼新是匈牙利华人联合总会会长,每天都在为‘华联会’及在匈华人的事业没昼没夜地奔波。华人公司被黑社会抢劫了,找他投诉;公派公司几十万美元的货物被人骗了,要他出面与有关人员协商;华胞的身份无故被警察局弄黑了,向他反映、诉苦;甚至,个别华人被警察驱逐出境没路费,也要找到我爸,要求解决。整天来访者、电话络绎不绝,所有作为一个家庭应具备的环境气氛,全被破坏。”

  “这些事情,我都忍了,但要命的是,从去年冬天开始,‘华联会’协助匈警察局打击在匈华人犯罪活动后,全家人就都没好日子过了。我们几个兄弟日夜提心吊胆地护卫有严重心脏病年纪已50开外疲惫不堪的父亲……”

  面对家人的指责、外人的诽谤,张曼新也有感到委屈、痛苦,甚至心灰意冷的时候。他在给当时任中国驻匈牙利特命全权大使的陈之骝的一封信中,倒出了他积蓄心中良久的肺腑之言,那感伤的调子,就像一份“遗嘱”:

  “每当我受到家人责怪,或让别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或被别有用心的人恶语中伤的时候,我常扪心自问,我真的傻吗?大家出国,起初都为了一个目的,赚钱。我开始何尝不是如此呢?可后来,我却放着生意不做,放着钱不赚,一门心思搞起了‘华联会’。原本,我每年怎么也能挣20万美金,以5年计算,就是100万美金的收入。现在,不但自己不挣分文薪水,反而每年还大把往里贴钱。还有,搞‘华联会’,有一时期几乎是整日把脑袋掖在裤腰带上。华人社区的恶势力把我视为眼中钉,不仅叫嚣要拿20万美金换我的脑袋,还扬言要杀我全家。”

  “我不想证明自己有多么高尚,我从来认为自己仅是一介凡夫,但却不愿成为一个俗子。一个同时能拥有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人,才是真正的成功者。”

  反独促统:开启侨界新纪元

  1998年是张曼新人生的分水岭。这一年,他当选为欧洲华侨华人社团联合会第六届主席。自此,他把所有的生意交给了妻儿,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社会活动中。虽然此前,张曼新的经历同样充满传奇和坎坷,但始终没有像现在这样让他深感责任之重大。这一次,他也是下定决心要为华侨华人办点实事。让张曼新没想到的是,此后的8年时间,他竟然会与祖国的和平统一大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1999年7月,张曼新代表欧洲华侨华人社团联合会参加了由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统一促进会在香港举办的中国和平统一研讨会。会议期间,适逢李登辉提出臭名昭著的“两国论”,激起全体与会代表的愤慨,张曼新便产生了在欧洲成立一个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想法,得到了与会代表的积极支持。时任海协会副会长的张金成得知消息后,当即邀请张曼新、单声等人座谈,研究筹建事宜。最后大家一致推选由张曼新牵头筹建欧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并在香港成立了筹备领导小组。

  会议结束后,张曼新马不停蹄赶回欧洲。在随后的一个多月里,他跑遍了欧洲20多个国家,召开了各种不同形式的研讨会,团结和联络了一大批致力于中国和平统一事业的朋友。1999年8月22日,欧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匈牙利登记注册,成为全球华侨华人第一个洲际的、跨国成立的“反独促统”组织。此后不久,世界各地的“和统会”组织继欧洲“和统会”之后像雨后春笋般成立起来。仅欧洲就有23个国家成立了“和统会”组织,他们都成为欧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会员国单位。如此一来,在全球华侨华人中团结了一支巨大的反独促统力量。

  欧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成立后,如何扩大其影响力、真正为祖国统一大业做出贡献是张曼新所要思考的问题。敢想敢干、百折不挠是张曼新做事的一贯风格,这一次也不例外。他经过深思熟虑后,提出了在柏林召开“全球华侨华人推动中国和平统一大会”的设想。在得到世界各地“和统会”的支持后,张曼新带着他精心准备的大会方案来到北京。

  让张曼新没有想到的是,因为此类大会没有先例可循,涉及的问题又很敏感,欧洲侨界众说纷纭,不少人甚至提出了质疑,毕竟好事须多磨,当最终得到有关单位的明确支持后,张曼新哭了,几个月来的委屈一下子释放出来。自己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更坚定了他开好大会的信心。

  2000年8月26日,“全球华侨华人推动中国和平统一大会”如期在德国柏林召开。来自64个国家和地区的649名代表出席了会议,其中包括台湾代表109人。全国政协副主席万国权出席会议并讲话。会上,张曼新发表了题为《联侨促统新中华,统一繁荣创盛世》的讲话。此时,他慷慨陈词,神情激昂,似乎忘记了近一年来艰辛的大会筹备工作。会议通过了《呼吁全世界中华儿女为促进中国和平统一努力奋斗》的声明。

  继柏林大会之后,世界各地华侨华人反独促统运动风起云涌,先后在华盛顿、东京、悉尼、莫斯科、维也纳、曼谷、澳门等市召开了16次全球或洲际反独促统大会,张曼新作为大会的倡导者和发起人被载入史册。

  天降大任:

  磨难与疾病的考验

  柏林大会后,张曼新丝毫不敢松懈,觉得要做的事越来越多。2003年初,张曼新和俄罗斯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温锦华开始筹划又一次反独促统的盛会——“全球华侨华人推动中国和平统一大会(莫斯科大会)”。正在筹备工作紧张进行之时,“非典”袭来,险些让大会流产。好在疫情过后,还给计划在9月召开的大会留下了一些筹备时间。不幸的事还远没有结束。也正是这段时间,张曼新被确诊患了“基底细胞癌”。癌症对于一个人意味着什么?面对众人追问,张曼新却轻松地说:“大概比非典轻多了!”

  当克服经费紧张等重重困难之后,莫斯科大会即将如期召开。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大会筹备一切就绪之时,张曼新接到了母亲的病危通知。一直因偏瘫住院的母亲忽然病情恶化。而母亲托张曼新代管的钱已被挪作大会筹备之用,母亲高昂的抢救费一时没了着落。关键时刻,国侨办和中国和统会领导得知后立即安排老人转入北京301医院进行抢救。

  启程之前,张曼新来到母亲的病房。最感人的一幕出现了。张曼新跪伏在母亲床前,拥吻着母亲的手臂。昏迷三天的母亲奇迹般地睁开了双眼,惊喜地看着儿子,张了张嘴却没有气力说出一句话。此时的张曼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抽泣着说:“妈!保重!等我回来!”此情此景,让在场的朋友和医护人员无一不热泪盈眶。

  2003年9月10日,莫斯科大会在两年前北京申奥成功的会场——莫斯科世贸中心隆重召开。来自59个国家的1000多名代表参加了会议,全国政协副主席罗豪才率团参会。会议征集论文200多篇,一致通过了《莫斯科宣言》。

  一面是自己身患绝症,同时牵挂着万里之外病危的母亲;一面要组织协调,始终以满面笑容迎来送往。这两面都落到一个人身上,太让人难以想象了。而张曼新却淡淡地说:“当时精神高度紧张,满脑子都是开会的事。”

  命运是公道的。黑夜过后,黎明总会到来。莫斯科大会后不久,好消息又纷至沓来。首先是年已八旬的母亲转危为安,病体渐渐康复;其次是张曼新经过两次手术,基底细胞癌组织已经被彻底切除,没有扩散。不久,张曼新又接到通知:全国政协、外交部、国侨办、国台办一致推荐他作为特邀代表列席2004年的全国“两会”。这是多少华侨华人梦寐以求的殊荣,这是祖国对他的肯定。接到通知,张曼新感慨万千,激动之情难以言表。

  祖国和平统一:愿在不远处

  行动来源于思想。对于反独促统运动,张曼新有着自己的思考和见解。他认为,开创华侨华人反独促统新局面应做到四点:一是持续不断地开展全球华侨华人反独促统系列活动,团结更多的力量,制造更大的声势。二是高举孙中山先生的大旗。孙中山先生生前多次强调“中国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统一是全体国民的希望”。我们应当寻求把握两岸和平的契机,大力拓展化解两岸僵局的可行途径。三是积极开展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亲情活动。四是海外华侨华人应在国际上创造有利于两岸和平统一的环境和条件。

  基于这种想法,张曼新确立了欧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工作中心和重点。随后,张曼新便开始了他“空中飞人”式的生活,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反独促统使者,并留下一连串坚实的脚印:

  2000年,张曼新策划组织了史无前例的柏林大会;组织40多名爱国侨领组团访问大陆;组织台湾20名原国民党将军组团访问大陆。

  2001年起,张曼新先后参与了华盛顿大会、巴拿马大会、约翰内斯堡大会、东京大会、悉尼大会、曼谷大会、马尼拉大会、智利大会、澳门大会。

  2002年,张曼新策划举办了“海峡两岸书画展”以及祭祖炎黄二帝祭典活动。

  2003年,张曼新发起组织了莫斯科大会。

  2004年,张曼新参加全国政协会议,加入了中国和统会,支持和统立法,主持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工作。

  2005年,张曼新发起组织“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暨全球促进中国和平统一维也纳大会”。

  2007年8月8日张曼新在匈牙利主办了“全球华侨华人共建和谐世界推动中国和平统一大会·布达佩斯大会”。

  全球华侨华人反独促统运动在张曼新以及和他志同道合的爱国侨领们的积极努力下,海外华侨华人反“独”促统运动的第三次爱国主义浪潮正在掀起。能够把自己融入到一项功业千秋的大事之中,张曼新深感自豪。虽然很苦、很累,甚至不为人所理解,但张曼新义无返顾。

  这就是张曼新,一位决不放弃自己追求的爱国侨领。

  

  (记者林锦武)

(责任编辑:章茸亮)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