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天下瑞安人 -> 文艺  -> 正文

陶慧敏:从“小白菜”到大校

www.66ruian.com2012年02月01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她,是水灵灵的“小白菜”;她,是“天上掉下的林妹妹”……

  她曾是一个时代的记忆:当年电视剧《杨乃武与小白菜》播出时,万人空巷,女主角“小白菜”更因其美丽温婉,成为当时无数男青年的偶像。在瑞安,这部电视剧带给瑞城百姓的,更多的是同乡人的自豪:“‘小白菜’是我们瑞安人!”

  如今,她是英姿飒爽的女大校,依然活跃在影视圈。

  小荷才露尖尖角

  1966年,陶慧敏出生于城关解放路县前头一个工人家庭。她自幼喜欢唱歌跳舞,小学二年级起就经常登台表演,“五小的小慧敏”在县城小有名气。

  1978年,瑞安越剧团在城关五小(现市实验小学)设点招生,许多同学都报了名,陶慧敏却拿不定主意。母亲说:“如果你想去,就去报考吧。”到了考试时,陶慧敏才知道,报名者有数千人,因为那时每户人家都有好几个孩子,去剧团无疑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陶慧敏懵懵懂懂地考完,居然成为这批报名者中惟一被录取的女生。

  陶慧敏的母亲说:“本想让文静胆小的女儿去练练胆量,没想到就考上了。”但去越剧团毕竟不是儿戏,母亲对她说:“你太小,还是不去了吧。”陶慧敏是越剧团千里挑一选中的好苗子,这样有表演天赋的小机灵岂能轻易放弃?剧团领导三番五次上门做思想工作,父母招架不住,就对陶慧敏说:“你自己拿主意吧,但我们告诉你,越剧团是很苦的。”

  12岁的陶慧敏第一次面临人生的选择。“我稀里糊涂就去了。也许是因为大家一直都夸我有表演天赋,也许因为我觉得能从数千人中脱颖而出不容易。”陶慧敏说。

  陶慧敏的性格羞涩、内向、文静、胆小——这些都是表演的天敌。但很快剧团的老师就不担心了,陶慧敏虽然胆小,却不怕苦,练功不知疲倦;虽然内向,却有心思,经常去“偷戏”。4年后,陶慧敏提前一年转为越剧团正式演员。《玉蝶传奇》中的雪莲,《狸猫换太子》中的寇珠,《方丽珠》中的方丽珠等,她都表现得可圈可点。

  1982年,陶慧敏凭借在越剧《送灯》中的出色表演,先后荣获温州地区优秀小百花奖、浙江省小百花奖。她开始在浙南越剧界崭露头角。

  绚烂绽放“小百花”

  1982年,浙江省组队赴港交流演出,当时省文化厅从全省各地的越剧团中抽调了一批优秀年轻演员组建浙江越剧演出团,陶慧敏也在其中。

  浙江越剧演出团在香港的演出引起轰动。演出结束后,按理演出团应解散,但省文化厅领导觉得太可惜,就把这批人留下来,送到浙江艺术学校集中培训,并于1984年正式成立了浙江省小百花越剧团。

  在人才济济的小百花越剧团,陶慧敏凭着勤奋好学、聪慧敏锐成为最具潜质的越剧演员之一。1984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投拍越剧电影《五女拜寿》,陶慧敏在剧中演五凤,其中一个镜头是:父母遭迫害被贬后去五凤家避难,但五凤的公公对他们冷眼相对,五凤跪地求情。这个镜头要求五凤声情并茂。

  在拍摄中,导演陆建华发现陶慧敏进入角色、酝酿情绪非常快,惊叹:“这个小姑娘这么聪明,一启发情感就来了。”《五女拜寿》关机,陆建华对陶慧敏说:“下次我拍电影一定找你。”

  天上掉下林妹妹

  1985年,陆建华执导电影《美丽的囚徒》,真的打电话请陶慧敏主演。《美丽的囚徒》顺利关机后,陶慧敏上了长影的《电影世界》封面。这本杂志后被送到著名导演谢铁骊的案头。

  谢铁骊当时正在全国范围内挑选电影《红楼梦》的演员。他看着陶慧敏的封面照片说:“这个小姑娘的气质倒和林黛玉的气质很像。”一打听,是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正在长影拍戏呢。谢铁骊派人去长影见陶慧敏,同时调看了戏曲电影《五女拜寿》。最后,谢铁骊拍板:《红楼梦》中林黛玉一角非陶慧敏莫属。

  其实,陶慧敏的外型和林黛玉并不是最接近,但谢铁骊认为,陶慧敏的气质、眼神和林黛玉神似。对于《红楼梦》剧组来说,陶慧敏无疑就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1986年,陶慧敏正式到北京《红楼梦》剧组报到。第一件事就是封闭学习,由一批红学专家给所有的主创人员上课。陶慧敏见到了著名演员刘晓庆、林默予等,她们分别在剧中扮演凤姐和贾母。陶慧敏暗暗告诉自己:“我没法跟他们比,只能比他们更用功。”

  陶慧敏每堂课都认真记笔记,夜深人静,依然挑灯夜读。经过3个月的刻苦学习,陶慧敏对《红楼梦》中的人物、服饰、礼仪等诸多方面有了较深刻的了解。在拍摄现场,没戏的时候,陶慧敏在一旁看其他演员的表演。天生的悟性和3年的勤奋,陶慧敏成功地塑造了林黛玉,谢铁骊这样评价陶慧敏:“‘黛玉’是个很用功、很有悟性、聪明又乖巧的孩子。”

  真情演绎小白菜

  1988年,《红楼梦》拍摄接近尾声,陶慧敏接到一个电报:“我们是上海电视台,要筹拍《杨乃武与小白菜》,请你来试镜。”

  陶慧敏到上海试镜的时候,电影《红楼梦》(共分6部)前几部已公映,陶慧敏名气渐响。很多人原本认为她会轻而易举地拿下“小白菜”一角,没想到这次试镜仔细而复杂,一轮又一轮的筛选,一天又一天的等待。陶慧敏本打算放弃这个角色,想去广东拍电影,可她仍抱着一线希望。“化装师毛戈平对我说,你还是再等一等吧,那么久都等了,也不在乎这一两天了。果然第二天就定下了:由我演‘小白菜’。”

  进入《杨乃武与小白菜》剧组,迎接陶慧敏的是更大的考验。上海的这一年夏天特别闷热,有一次她居然虚脱而晕倒在拍摄现场;该剧公堂戏特别多,“小白菜”一上公堂就得跪着,陶慧敏的膝盖跪得乌青,数月后才消退。

  《杨乃武与小白菜》播出后,一下子红遍了大江南北,全国人民都知道了陶慧敏演的“小白菜”。一时间,“小白菜泪汪汪,从小没有爹和娘……”电视剧主题歌传唱于街头巷尾。

  陶慧敏说:“《杨》一剧是很多老艺术家心血的结晶,即使是最小的配角,也都是上海人艺的老演员出演。但我没想到会那么轰动,那么受欢迎。”陶慧敏因此剧荣获第九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提名,并获第三届全国电视十佳演员奖。

  许多人认为,陶慧敏拍《红楼梦》用了3年,结果却是“曲高和寡”;《杨乃武与小白菜》才拍了3个月,“小白菜”就走红大江南北。而此前,已有电视剧《红楼梦》,花那么多时间、精力拍摄充满争议的电影版《红楼梦》,有人认为不太合算。

  对此,陶慧敏有自己的看法:“如果没有3年拍《红楼梦》的经历、锻炼,没有和刘晓庆、林默予等优秀演员的合作,就不会有观众现在喜欢的‘小白菜’。这3年,对我的演技、成长都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随后,陶慧敏片约如潮。1991年,她在电影《出嫁女》中饰演爱月,该片荣获十七届莫斯科国际电影节特别奖和评委特别奖;1992年,在电视剧《中国商人》中,她以一头清新可人的齐耳短发亮相,演绎了一位女强人辛萍萍;1996年,因在电视剧《乡村女法官》中饰演付金芝,她再次荣获金鹰奖提名。

  不爱红装爱武装

  1994年冬,南京军区电视艺术中心投拍电视剧《山那边有个海》,陶慧敏在剧中担任女主角。外景地在青岛海边的一座山上,天寒地冻,海风劲吹,拍的却是夏天的戏。陶慧敏克服了诸多困难,在山上拍了三天三夜。

  没想到,因设备出了问题,所拍戏全部报废。陶慧敏几乎晕倒。报废的不仅仅是她的体力、脑力劳动,更重要的是她的激情。良久,她叹了一口气,微笑着说:“重拍吧。”因为这3个字,陶慧敏在天寒地冻中再次经历煎熬;这3个字,让上至制片人、导演下至群众演员为之感动;这3个字,让陶慧敏和军营结下了不解之缘——参加拍摄的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话剧团认为,陶慧敏不是军人,但具备了军人的优秀品质。

  临走时,话剧团的人问:“我们送你一点什么礼物呢?”陶慧敏说:“送我一套迷彩服吧。”对方惊讶:“这太容易了。”他们不了解,其实陶慧敏一直有一个梦想——成为一名女兵。

  话剧团的人说:“你不如调到我们剧团算了。”

  陶慧敏说:“怎么可能呢?我都这么大了。”在她印象里,当兵应该是十七八岁的,而且“我是唱越剧的,到部队去干嘛?”

  当时,进入部队当文艺兵尽管可以特招,但也挺难的。在话剧团团长邵均林等人的努力下,1996年,陶慧敏正式调入该团。许多人问:“你是不是有什么背景、关系?”陶慧敏说:“没有呀,我就跟他们合作了一部戏。”也许从某种意义上说,陶慧敏的最大的背景就是德艺双馨。

  就这样,陶慧敏从一个戏曲演员变成了一个话剧演员,从镜头前走到了舞台上,从普通百姓转变为军人,走向了一个新的起点。

  陶慧敏进入前线话剧团后主演的第一部戏是在话剧片段《霓虹灯下的哨兵》中演春妮,她巧妙地把戏曲舞台的感觉和影视同期声说台词的技巧有机结合起来,第一次在话剧舞台上亮相就博了个满堂彩。

  接着她主演了大型六幕话剧《龙腾苍海》,在剧中担纲飞行大队长陶沙。一个林黛玉式的柔弱女子,此时居然要演一位空军指挥官,她如同一个初学者一样,跑步、练台词、琢磨角色,一刻也不放松。陶慧敏咬紧牙关:“我要对得起这身绿军装。”

  在军营里,陶慧敏展示了先公后私的军人本色。虽然片约依然不断,但只要团里有任务,她二话没说,就推掉片约。无论是演话剧还是下基层部队演出,陶慧敏都保质保量地完成,“我是一个兵嘛,最起码要为部队官兵服务,何况,战士们太可爱了!”

  2002年,中央电视台、前线话剧团联合投拍电视剧《DA师》,陶慧敏在剧中扮演军人家属韩雪。《DA师》在央视热播后,陶慧敏的表演首先感动了军营:“找媳妇就应该找像韩雪那样的。”而熟悉她的老观众惊奇地发现,一直以温顺柔弱形象出现的陶慧敏,也有干练、刚强的一面。陶慧敏因此荣获南京军区政治部第六届“前线文艺奖”特别荣誉奖和全军“金星奖”最佳女主角奖。

  2004年底,电视剧《追日》在央视热播。这是我国第一部反映军事医学专家成长的片子,时间跨越60多年。陶慧敏主演女一号、女军医乔喜珍。陶慧敏告诉记者:“这是我第一次完整地演一个女兵。这几年我经常下部队,经常跟战士们接触,我觉得我找到了当兵的感觉了。”

  如今,她是前线话剧团国家一级演员,大校军衔。

  事业家庭皆随缘

  陶慧敏是一个顺其自然的人,“到了谈恋爱的年龄我就谈恋爱,到了结婚的年龄我就结婚。”

  “我的夫君是一位教师,他宽容、理解人、很有爱心,也很支持我的工作。”两人情投意合相恋了好几年,终于筑起了爱情小窝,还生育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抚养孩子很辛苦,要付出很多心血,但孩子带来的那种亲情,是任何东西都替代不了的。我是一个比较平和的人,自从有了孩子,就变得更加平和了。”陶慧敏谈起家庭,言语中流露出一种幸福感。

  由于工作特性,陶慧敏和家人聚少离多,但从未因此影响彼此的感情。只要在家,她就抢着做家务,她非常喜欢这种感觉:“看到地板变得干干净净,真是一种莫大的乐趣。”家庭是她身心的港湾,只要一拍完戏,她就立马打点行囊直奔老家,去享受与丈夫、女儿团聚的感觉。无论身在何方,她总不忘给住在西子湖畔的父女打个电话道声平安。

  女儿融融是个人见人爱的“开心果”,也许是继承了母亲的基因,她见谁都爱笑,而且一脸真诚。与爸爸、妈妈在一起时,小融融最喜欢做游戏,“女儿扮演孙悟空,我扮演猪八戒,老公扮演唐僧……”说起这些,陶慧敏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

(责任编辑:章茸亮)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