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天下瑞安人 -> 文艺  -> 正文

陈昕其:越剧人生 痴心不悔

www.66ruian.com2012年02月01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从孩提时,她就喜欢到瑞安剧院看戏,十五、六岁时,受越剧电影影响作出一生抉择——将终生奉献给越剧艺术。

  她通过自学,考入瑞安越剧团、省艺术职业学院。在杭求学期间,师承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范瑞娟,专攻范派小生,曾扮演过梁山伯、宝玉等角色,她还兼学陆派唱腔,在继承中博采两家之长,既有范派醇厚、淳朴神韵,又有陆派清丽、典雅风味。

  她就是瑞籍越剧表演艺术家——陈昕其,一路走来,她秉承恩师范瑞娟的教导:“演好戏,首先要做好人。”

  少时立誓终生奉献越剧艺术

  9月的杭城,气候宜人。记者约见陈昕其这天,时值白露时节,杭州建国路上寻不见秋天的迹象,倒是在人声鼎沸的一种热闹里,让人感觉这个城市的繁华并不依季节而变。

  陈昕其工作、生活在这里,她是这片繁华之中的执意者。当大家在快节奏地生活时,她仍一如既往的在舞台上水袖飘飘,越语声声,坚守儿时的诺言,要把越剧作为终生事业经营下去。

  陈昕其老家在瑞安西砚山下,离瑞安剧院与瑞安越剧团仅几步之遥。她从小受越剧艺术的熏陶,母亲与阿姨都很爱唱戏,这成了陈昕其最初的越剧启蒙。

  儿时,陈昕其经常偷跑到瑞安剧院看戏,没有门票不要紧,当时只有七、八岁的她趴在剧院门口,那副神情专注的看戏模样,任何人都不忍撵走她;她还经常跑到瑞安越剧团看大伙儿排戏、练功,小小年纪在“小生、小姐”的唱段里沉醉着。

  没外人时,陈昕其便暗自将毛巾搭在手臂上做“水袖”,学着大人们的样子,开始拂动“水袖”唱戏,品尝着“亦步亦趋”的青涩与快乐。

  在陈昕其十五、六岁时,大批的经典优秀越剧电影接连在瑞安上映,因为家与西山电影院是“近水楼台”的关系,每逢有越剧上演,陈昕其都能抢先看个够。

  陈昕其到现在仍清楚地记得当年一些优秀的经典越剧影片,比如《碧玉簪》、《红楼梦》、《梁祝》等。“那时候,我就给自己定下目标,要将终生奉献给越剧艺术。”陈昕其说,“在西山,我开始跑步、压腿、吊嗓子练唱等这些基本功。没有专业教师指点,全是按自己方式琢磨着去练。”

  瑞安越剧团的重点培养对象

  说陈昕其有艺术天赋一点儿也不夸张。陈昕其开始自学越剧时,根本没有唱本与台词,但她还是用浓郁的嵊县方言音将“越语”唱下来。不但如此,刚刚入门的陈昕其还能自编自演,没有唱词时便自己编唱词。

  “除了自学的天赋之外,我的嗓音好,胆子也大,当时有着初生牛犊的冲劲与毅力,这使我成功地迈入越剧艺术的最初门槛。”陈昕其颇为自豪的说。

  18岁,陈昕其凭着她对越剧的一腔执着之情,报考瑞安越剧团,并以“洪湖水浪打浪”、“牡丹之歌”、“红楼梦”三首单曲而一举考中。

  回忆起在瑞安越剧团的这段时光,陈昕其坦言那是很艰苦的日子。她说,“毕竟是进入专业团体,不像以前自己自学的时候自由,越剧团里的教师对学员的基本功要求十分严格,这给我以后从事这行打下扎实的底子。”

  进入瑞安越剧团后,陈昕其因其天赋聪慧与勤奋努力备受大家关注。团里甚至为她购置一台录音机,供她个人使用。“这是团里对我的优待,当时的录音机绝对是个稀罕物,这对我来说算是非常幸运的。”陈昕其提起这事仍感欣慰。

  对于当年瑞安越剧团的厚爱,陈昕其一直没有忘记。她现在生活在杭州,仍时时不忘家乡人曾给予的关怀。“那时候,张鹤鸣老师担任越剧团团长,他是个很温厚的人,对我们十分照顾。”陈昕其说。

  事后,记者采访张鹤鸣时,他回忆说:“瑞鸿(陈昕其的别名)是个好苗子,她的音色很好,团里当时就是把她当作重点培养对象。”

  背着铺盖棉被频繁下乡演出

  在艺术上日益长进的陈昕其很快踏上舞台,并经常下乡演出。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下乡演出条件的艰苦是现在人们所无法想像的。“好几次下乡演出,细到布景与摆设,大到舞台搭建,都要越剧团演员自己动手。一套戏服往往穿过春夏秋冬,冬天天气特别冷,单薄的戏服根本不能御寒,冷得演员在台上直打哆嗦;到了夏天还是这身戏服,穿着能让人捂出痱子。”陈昕其说,“那时候,我还是个不到20岁的姑娘,经常一人背着铺盖棉被跟随剧团成员到处下乡演出,其中甘苦只有自己品味。”

  下乡夜晚演出之后,就借宿在农民家中,大伙儿席地而睡,别人都睡了,陈昕其却睡不着,农村那种空旷的感觉,让她特觉没有着落。

  下乡演出久了,一度让陈昕其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自己一生都要如此度过,而自己对越剧艺术的追求怎可到此为止呢?

  她想要往更高境界发展,想到高校深造。1985年,20岁的陈昕其在“思变”过程中,迈出决然又毅然的一步,她要报考省艺术职业学院。

  致力向大众普及越剧艺术

  “思则变,变则通”。从自学艺术到考入瑞安越剧团,继而考取省艺术职业学院,回顾陈昕其走过的道路时,不难发现她对越剧艺术的执着,都在她不断地“思变”里前进着。

  陈昕其是成功的。在她决定报考省艺术职业学院那一瞬间起,她就离成功不远了。事实证明,当年她的决择是正确的,1985年6月,陈昕其考入浙江省艺术职业学院越剧表演系,师承著名的越剧表演艺术家范瑞娟老师。

  “那年,参加考试的同学特别多,接受面试时,我非常紧张,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通过。后来才知道,在这次考取的同学当中,我的成绩名列前茅。”陈昕其笑道。

  入学之初的优秀表现,陈昕其赢得省艺术职业学院的重托,她被作为尖子生培养。在范瑞娟老师的教学过程中,范老师除了给予艺术指导之外,还给她以人生的教诲,范老师对她说,“要演好戏,首先要做好人。”

  陈昕其谨记范瑞娟老师教诲,在人品与戏曲之间,她都朝着优秀方面追求。1988年,陈昕其得到学院院长及范瑞娟老师推荐,参加范派演唱会,她当时饰演的“小红花”角色与范瑞娟老师同台演出,得到学院师生的充分肯定。

  1989年,陈昕其以优异成绩从该校毕业后,被分配至杭州越剧团。就在这一年,她被杭州越剧团领导推荐到日本演出,在日本5个城市出演《打金枝》等传统越剧剧目,一度深受日本戏迷追捧,被尊称为“优秀的传统艺术家”。

  近年来,受多元文化冲击,越剧渐趋式微。观众、剧团锐减,剧目贫乏,演艺人员“流失”严重……陈昕其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尽管陈昕其曾受到很多好工作的青睐,她都一一放弃了。陈昕其说,“我能拥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事业已知足了。”

  现在,身为杭州市九届政协委员的陈昕其,义不容辞地提出要发扬越剧。在《关于扶持越剧,保护越剧,发展越剧的建议》中,她提出加大对越剧表演艺术团体的财政投入;培养越剧观众,送戏进社区;建议教育部门研究,在中小学开设越剧欣赏和教学课程,让越剧进入中小学课堂等建议。

  此外,她还提出《为农民兄弟造剧院——关于兴建乡镇剧院的建议》、《抓好剧本创作,发展越剧艺术的建议》、《对保护杭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点建议》等,得到杭州市政府的肯定与支持。为此,今年2月份,杭州市政府投资5亿元资金,开始启动乡镇剧院建设工程。

  谈及陈昕其个人未来发展,她说,希望在退休之前,再塑造几个观众喜爱的角色,向大众普及群众喜闻乐见的越剧艺术!

  陈昕其名片

  陈昕其,又名陈瑞鸿。女,瑞安市区人,1965年4月出生,1983年考入瑞安越剧团,1989年毕业于浙江省艺术职业学院越剧表演系,同年进入杭州越剧团。现为杭州市越剧院国家二级演员,杭州市九届政协委员,杭州市农工民主党文化支部副主任,青年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现代艺术团副团长。

  她曾出访日本、加拿大、荷兰、法国、德国、比利时等国家演出,其剧本曾在浙江卫视、CCTV—11等电视专栏热播。2008年,陈昕其《越剧范派唱腔精选》出版。其代表作品有:在《庵堂认母》中饰演徐元宰;《打金枝》中饰演郭暖;《楼台会》中饰演梁山伯;《宝玉夜祭晴雯》中饰演宝玉等。

(责任编辑:章茸亮)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