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天下瑞安人 -> 学界  -> 正文

生物医药科学的求索者

——访百替生物总经理、哈佛大学博士后、浙江大学教授郭磊
www.66ruian.com2013年05月09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他从小聪颖好学,30岁即被聘为浙江大学最年轻的教授、博士生导师;他二进哈佛大学,科研硕果累累,却质疑哈佛及美国科研界集体“学术造假”;他把生命科学播向众生,却把希望的目光投向现代科学的“珠穆朗玛峰”——诺贝尔医学奖。

  他就是郭磊先生。

  一个春天的午后,记者如约在杭州采访了他。

  刚刚跨进不惑之年的郭磊,外表看起来并不像他研究的生命科学那么严肃,时时微笑着,把探索的目光暂时投向那段曾经留恋的时光。

  郭磊名片:

  医学博士,百替生物总经理,首席科研顾问。曾创建并供职于国内外多个生物医药技术服务和研发企业,包括Boston Open Labs Co.(美国),Biotech-inn Co.(美国),波因医药,万春生物,任CEO,CSO等职。曾任浙江大学医学院教授、博导,病理生理学教研室主任,医学遗传学教研室第一任主任,疾病模型和模拟交叉研究中心副主任等职。曾两度共8年在哈佛大学医学院留学、工作,历任访问学者、博士后研究员和讲师。有20多篇科学论文发表在国际著名专业杂志上。曾负责完成多项国家级研究课题的科研工作,包括973、自然科学基金、企业创新等多个科研项目。

  少年得志,

  求索生命科学

  1971年2月,郭磊出生于文成南田。他的父亲与“南戏鼻祖”高则诚同乡,年轻时是瑞安阁巷有名的“秀才”,18岁即担任文成南田区长。母亲是小学老师,系刘基第22代嫡孙。在这样一个“书香门第”的家庭,郭家兄弟个个聪明伶俐,好学上进,成绩优异,刘家亲戚不无羡慕地说:“刘家读书的基因都被郭家遗传过去了。”

  郭磊在文成读小学四年级时,就荣获文成县数学竞赛第一名的好成绩。为了能接受更好的教育,父母把他转学到老家瑞安的城关五小(即现在的市实验小学)就读。一年之后,郭磊考入瑞安中学初中部。毕竟他的启蒙来自山区小学,开始比起同龄的孩子并不出色。到初二时,他的求知欲望渐渐得以激发,成绩已名列前茅,各任课老师纷纷刮目相看。有一次,教初中物理的杜军义老师对郭磊说:“你跟我学微积分吧。”微积分属大学课程,一个初中生去学,也许有点勉为其难。旁边教政治的陈良明老师接口说:“微积分没什么用,你还是跟我学《资本论》吧。”

  郭磊说,虽然当时并没怎么学《微积分》或《资本论》,但这些刚刚大学毕业不久的优秀青年老师对他影响颇深,从小开启了他对未知领域的探索欲望。

  1985年,郭磊以全县第二名的中考成绩升入瑞安中学高中部。在高中一年级时,他已经自学完了高三的数理化课程。他原本想去考中科大少年班,但还是觉得循序渐进比较踏实,读满了高中三年。1988年参加高考填报志愿时,郭磊认准了国际著名遗传学家、中国现代遗传学奠基人谈家桢的预言——二十一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便立志追随生命科学的发展脚步,探索生命的奥秘。最终他如愿以偿,以优秀成绩考到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生理学及生物物理学系。

  灵光一现,哈佛课题结硕果

  一个关于生命科学的未知世界,向年轻的郭磊敞开。他怀揣着梦想和渴望跨进复旦的大门。

  复旦大学自由、求真、开放的学风给郭磊印象至深。他说自己在复旦的四年,大部分时间逗留在图书馆里。他一边从事生命科学的学习与研究,一边却广泛地涉猎文学、哲学、经济学甚至于佛学的书籍。

  1992年,郭磊大学毕业,旋即应聘到位于杭州全国有名的浙江医科大学传染病研究所从事科研工作。在这段与细胞、小鼠为伍,研究基因和病毒的生涯里,郭磊最留恋的却是在西子湖畔与三五好友吟诗作赋,他们相邀组建了一个“即非诗社”。1995年暑假,郭磊还与一位诗友一起跑到川藏交界处的一座佛学院学佛。

  科学与文学、哲学、佛学,或者其中有必然的缔结之处。郭磊说:“科学一是讲逻辑,二是讲证据;诗是一种形象的跳跃性的思维。看似矛盾,其实不然。科学研究绝不能一味地按部就班,更需要跳跃性的思维。”

  这种富有人文情怀的跳跃性思维,果真给郭磊的医学科研带来新的启发。1999年12月,郭磊在哈佛医学院攻读博士期间,他所在实验室的课题组正在克隆白血病病毒受体基因,以便找到更好的治疗方法。十来位科学家反复做过五六年时间的实验,始终无法成功。郭磊说,这一天,他的思维突然跳跃性地灵光一现,提出一个改进方法。即克隆基因的过程,原来普通用正向的方法,他提出反过来用逆向的方法。这个提议很快被课题组采纳。几天后,克隆实验获得突破性成功。这个重大的发现,以他们实验室课题组名义写成的论文,比其他的超一流实验室都抢先一步,发表在著名的《自然》杂志上。

  郭磊是在浙江大学传染病学研究所硕博连读期间,因学业成绩优秀,于1998年获得国家留学基金委奖励,被公派到哈佛大学留学的。他所在的哈佛大学医学院肾病科实验室,曾经出过两位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在这座世界顶尖的实验室里,郭磊夜以继日地工作了近三年,几乎每天从一早工作到晚22时以后。

  2000年底,郭磊从哈佛大学学成归来,被浙大委以重任,负责组建浙大医学遗传学教研室,并与余应年教授合作,为浙江大学申请到第一个“973”国家重大基础科学研究课题。同时,他还在时任浙江大学医学院副院长姒健敏教授的直接领导下,负责组建了浙江大学疾病模型和模拟交叉实验室。这一系列的辛勤工作结出丰硕的成果:2002年,年仅30岁的郭磊被授予浙江大学当时最年轻的教授、博士生导师。

  二进哈佛,质疑“学术作假”

  短短的几年时间,年轻的郭磊已经登上生命科学的研究高峰。2003年中,应哈佛大学医学院的邀请,他再次赴哈佛大学肾病遗传学实验室从事医学研究。

  多囊肾疾病是一种累及双侧肾脏的常见的遗传性疾病,在美国对此疾病研究颇为热门。

  就在郭磊再次到哈佛医学院之际,这个实验室刚发表一篇《自然—遗传学》重量级的科学论文。研究证明引起多囊肾的蛋白定位在细胞的纤毛上,这样就很好地解释了PKD基因的突变为什么会引起多囊肾。之后,国际上诸多研究团队相继跟进,类似的论文多达上百篇,多囊肾病理机制为细胞纤毛感觉功能的缺失成为了生物医学科研的重大突破级发现。

  几年前,郭磊就是在该实验室,从事过多囊肾相关基因的功能和病理机制研究。这次重回哈佛,他也自然地把研究焦点放在这个被多个科研小组验证的重大突破上。

  然而,他在做了很多不同的科学实验后发现,该实验室发表的实验结果其实是实验方法和试剂导致的假象。

  郭磊为自己的发现惊讶不已,他多次向科里的同事和教授提到他的发现,但均没有得到积极回应。随后他还与PKD领域的其他权威交流意见,仍然没有得到有效反馈。

  郭磊花了很大精力来研究该领域的科学发现。他又采用各种不同试剂,反复重复实验,基本排除了技术和方法上的问题。这样,他相当自信自己发现的有效性和可信度。

  郭磊于2007年4月向哈佛医学院主管科研诚信的副院长Margaret Dale当面报告了此现象,希望她能出面调查这一重大群体造假事件。但副院长说:“科学会自我纠正的。”此事后来一直没有得到哈佛医学院的正面回应。即使在随后美国健康和人类服务部科研诚信办公室(ORI)询问下进行的内部调查,也是无疾而终。

  2009年,郭磊在科学网发表了题为《发生在哈佛医学院的一起严重学术造假》的博文,他引用爱因斯坦的一句话道出了自己心中的忧虑:世界的危险不在于某些人的邪恶,而在于人们对此漠不关心。

  该博文的发表虽然引起广泛关注,短时间内点击率达3万多人次,但科学的疑案依然没有终结,或许正如哈佛那位副院长的回答:“科学会自我纠正。”只是这纠正时间,或许是10年,或许是100年。

  记者注意到,郭磊在科学网开的博客名为“用良知充实良心”,他在同名的一篇博文中写道:

  良心者,就是悲天悯人的情怀。大多数人,穷如贩夫走卒,贵为部长院士,我相信或多或少有之。良心是维护社会道义和公正的最后评判。

  ……

  这段文字或许能帮助我们更好地解读,郭磊几年来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孜孜不倦以求真相的一个原因。

  创业科研服务,立志让诺贝尔医学奖早日进入中国

  2010年郭磊回到祖国,把目光转向国内相对落后的医学科研技术服务业,组建了国内首家医学科研咨询和技术服务公司——百替生物。

  记者看到,公司会议室的墙壁上醒目悬挂着“百替生物的企业使命”——“让医学科研更轻松,使诺贝尔医学奖早日进入中国”。郭磊给百替生物定的战略目标是,在五年内成为国内医学科研咨询和技术服务的领袖品牌。郭磊以及百替生物的团队正利用最新生命科学技术,进行重大疾病的基础医学研究和新药研发,真正为社会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

  目前,郭磊的“百替生物”在杭州、上海、北京、广州等主要中心城市拥有多个联合实验技术中心。实践出真知,他正在用自己的科学知识和研究经验,带领着他年轻的团队,在医学科研咨询和技术服务的道路上踏实前行。他坚信,在生物医药科学这个领域里不断求索,逐步超越,中国离诺贝尔医学奖会更近些。

  (记者金锦潘)

(责任编辑:宋环环)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