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瑞安民俗  -> 正文

圆木家生 能容能纳

远去的手艺
www.66ruian.com2013年06月03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叶珠凯在做圆木

 

  鹅兜

 

  八盒

  木工,习惯分为大木、方木、圆木。“大木”是建造房屋的;“方木”是制作方形家具的,比如床、柜、桌、凳;“圆木”是制作圆形家具的,比如水桶、尿盆、脚盂、鹅兜。圆木是木工中的一种精细“生活”(瑞安方言,意思为活儿、工作、手艺)。

  哪里还有做圆木的呢?听说在东山街道中埠,那里的小巷七拐八拐的,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叶珠凯的圆木作坊。

  “圆木家生”是迎嫁队伍中最显眼的妆奁

  圆木家具俗称“圆木家生”,指的是木制的盆、碗、盘、盒、盂、桶等带有美丽的圆弧曲线的生活器具,能容能纳。

  从前婚嫁习俗,不管家境如何,女儿出嫁总得置办一套“圆木家生”作为随嫁妆奁。富裕人家要做几十件,叫一“杠”。当初的大地主嫁女儿,有二三杠“圆木家生”,有一百来件。一般人家就做最常用的十多件,穷人把尿盆做起来就算了。新娘出嫁那天,男方来搬嫁妆,“圆木家生”红夭夭,竹杠子一颠一颠,子孙桶、鹅兜、水桶、拗兜、米桶、斗、莲子斗、米升、饭桶、盘菜盂、脚盂、矮脚盂、浴盂、果盆、挈盒、茶盘、利盘、花鼓桶,应有尽有,很风光,看热闹的邻家妇女说:恁多嫁妆?两杠“圆木家生”哩!

  农村做圆木大多是户里备料,圆木老司带着工具到户里做“生活”,有的女儿出嫁“圆木家生”多,一做就是好几个月。最重要的“圆木家生”是子孙桶,其实就是尿盆。旧时民间妇女分娩,孩子都生在尿盆里,它是繁衍子孙的象征,婚时称它为子孙桶。迎亲队伍中指定一位俊男挑子孙桶,娘家与婆家有红包答谢。第二重要的是鹅兜,有个修长的把柄像鹅,俗称“汤挈”,可以用来洗脚,也常见妇女们手挽着鹅颈到河边溪边洗衣服。

  我结婚时“圆木家生”已不是那么讲究了,妻子嫁过来的只两样:尿盆、鹅兜。

  结婚用“六盒”,插上柏枝,贴上红双喜,缠上红绸

  除了“圆木家生”,圆木制作的农家具还有稻桶、豆腐桶、菜咸桶、水桶、拗兜、构桶、粪桶、粪勺、尿挈、饭桶、米升等。

  圆木与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它的历史可追溯至七八千年前,余姚河姆渡新石器遗址出土的圆木碗与圆筒,说明圆木在那时就已是人的用具或饰品。明清以来运用了雕刻、贴金、金漆等工艺手段,“圆木”做得越来越精致细雅了。

  说说果盆。果盆有二层,每层打开就是一个盛放果子的盆子,盆子分五格,在姑娘出嫁时分别放置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取“早生贵子”的寓意。果盆制作精细,红漆、描金,雕有花鸟、瓜果、童子等。

  说说茶盘、利盘。茶盘是端茶用的,利盘是放伴手、糕点的。利盘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频率很高,相当于现代的大碗(盛饭菜)、大盘(盛菜)、果篮、糖盒。

  早年走亲戚不同辈份用不同的“圆木家生”,一般拜年用手挈盒盛三斤猪肉,结婚用“六盒”,插上柏枝,贴上红双喜,缠上红绸。

  平面与圆弧面的变换

  叶珠凯的爷爷叶正水师从圆木大师普臻,后来爷爷把手艺传给父亲叶德云,叶德云原在莘塍木器社做圆木,叶珠凯从小随父学艺,而今仍在老屋里开圆木作坊,手艺好,有名气,生意不错。

  圆木家具的木料,以针杉为佳,最好取接近树根的那一段,坚固并且弯曲的树段。按所制家生的要求尺寸,锯树段。在树段上画出墨线,按墨线锯成毛坯。接着对坯料进行定形处理,一般将其置于屋背上,风吹、雨淋、日晒,经几个月的天然处理以后,木头内的油脂与水分最大限度地减少,如此制成的器具不易变形。

  圆木制作简单地说就是平面与圆弧面的变换,制作流程:用推刨刨平坯板侧面,按尺寸拼坯板,用竹钉横榫各块坯板。用竹篾箍箍拢坯板,使坯板连接成圆筒。松开篾箍,用鱼胶混漆点缝,再箍紧篾箍。刨平圆筒上下边沿,用尺和墨斗线在圆筒上下边沿,划出圆筒内外径的两个同心圆。用圆小刨把里面刨平,锯出凿出一条上底的槽,在铆接处点上鱼胶混漆,上底。摧紧篾箍,使之紧固。晾燥胶漆,脱去篾箍。刨平外形表面,锯出一道线槽,上铜丝箍。用砂纸打光、髹漆,待油漆晾干,用纸包好,存放半年就可用了。

  “大悲咒不值銮桶刀”

  圆木匠的工具复杂多样。除一般木匠所用的锯、斧、刨、凿、钻、墨斗、鲁班尺等工具外,还有不少特殊的专用工具,如推刨、銮桶刀、圆刨、软刨、圆凿、柳凿、圆规、铆夹等。就说凿类,有八分、七分、六分、五分、三分、二分、五厘、二厘,是一个系列。钻类,钻头大大小小有几十个,是一个系列。刨,各种用途的,也是一个系列。

  最奇特的是圆木师傅用的操作台,俗称料凳,两端的脚是一端两只朝上,一端两只朝下的。凳约一尺宽,四尺长,人坐在料凳上劳作,两只朝上的凳脚是用来固定制作件的,所有家生几乎都是在这凳上生产出来。

  有个“大悲咒不值銮桶刀”的民间故事:在一个黑夜里,圆木匠挑着工具担赶路,他的身后有“鬼”一路“叽咕、叽咕”地叫着。他走得快,“鬼”也追得快,叫得响。圆木老司只得默默地念起了大悲咒驱鬼,但是“鬼”还是叫着跟着。他慌慌张张地从家生篮里拿出刚磨得飞快的銮桶刀,朝家生担一圈子劈过来,“叽咕、叽咕”的叫声没有了:“鬼”真的被吓跑了。第二天早上圆木老司开工,拿出墨斗一看,墨斗垂没了,长长的墨斗线也只剩一点点了。这时圆木老司才恍然大悟,“鬼”就是墨斗!因为墨斗垂掉到地上,拉出墨斗线,墨斗轴转起来就“叽咕、叽咕”地叫!銮桶刀劈断了墨斗线,“鬼”不叫了。

  三年学徒

  三年上手三年自做

  圆木工匠几乎每个乡村都有,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组织木器社,上世纪80年代解散了,有少数人自办作坊。圆木生意最好的时候,许多十二三岁的孩子就被父母送去学圆木手艺,那时木匠还是个挺吃香的职业。圆木匠要3年学徒,3年上手,3年自做,至少9年才能自立门户,一直到两手厚茧,心静如水,生活就做得精了。

  听说新中国成立前的温州仓桥巷是手艺一条街,有很多作坊,圆木就有五六家,替人家加工果盆、鹅兜、花鼓桶。

  听说乐清象阳汤西圆木很出名,清初有400多家作坊,其工艺流程之完善,制作之细密,形态之雅致,被温州五县的人们所认可。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流行不锈钢、铝合金、塑料制品,圆木家生派不上大用场了。有的人住到了城里,一杠圆木家生闲放在乡下。卫生间的革命,使圆木家生里最为重要的几样家生,彻底失去了存在的必要。

  “圆木”也许会枯木逢春

  在圆木家生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之余,仍有为数不多的圆木老司还在艰难地守着这门老手艺。他们在老街小巷一隅,开一个圆木作坊,淡淡地度日子。制作一担“白身”(未油漆)六盒,售价500元,成本100元,功夫8天,每工只有50元工钱,实在偏低。老师傅说,学了这门手艺,又是祖上传下来的,怎能丢呢?

  传统手艺的兴衰无不描摹出一个时代的变迁,在一些工场,果盆、六盒、花鼓桶等圆木家生制作得美仑美奂,价格不菲。有一位退休教师给女儿定做了一套圆木嫁妆,这位老师对女儿说:“接下来就没人会做了,买过来放着让你看看。”也有人重新用木制的洗浴桶、洗脚桶了。叶珠凯告诉我,生意重新有点好起来了。

  圆木这个老行当随着人们对健康绿色生活的追求,也许会枯木逢春。

    (陈思义)

(编辑:王雪婷)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