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玉海名家  -> 正文

中国远征军与瑞中学子

www.66ruian.com2014年06月23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抗战爆发后,有一批瑞安中学学生参加抗战文艺宣传队,四处讲演,慷慨激昂,高唱“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热血沸腾。当时,瑞安就有金祖民等一批青年学子投笔从戎,脱胎换骨成合格的铁血军人,并成为中国远征军,挥洒着自己的青春和血汗。

  王曲军校炼就铁血军人

  1938年3月,黄埔军校七分校设立在一荒凉乡间小镇——西安王曲。该校是黄埔军校9所分校中规模最大的一所,先后受训2.5万人、学员1万人。1939年7月,七分校派员来瑞安招收学员。

  原于次年7月中学毕业的金祖民,毅然中断学业,与好友谢炳凯等人参军,前往金华集中。不久,100多名浙江学子从金华出发奔赴军校。由于沿途战火弥漫,他们只好徒步绕道,历时3个月,行程2000多公里,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到达目的地。途中,他们遭到敌机疯狂袭击,伤病、死亡、落伍者数以十计。

  1939年11月,七分校第16期正式开学,金祖民等人被编入第16总队炮兵科学习。

  王曲军校校舍是利用原有的庙宇祠堂改建而成的。金祖民在《中国远征军忆往杂录》中回忆道,全班(指教练班)16人睡在一张土坑上,每人只有1块半砖的位置。每天清晨5时起床,要到小河凿冰取水洗脸刷牙,寒风刺骨,痛彻心扉,手脚冻疮,比比皆是。每天的主食是玉米、小米、黄豆等杂粮,偶尔也发一点面粉,6人一桌,仅有白菜1碗。他们还上山砍柴,养猪种菜,修筑道路,到晚10时才能睡觉。

  军校训练十分残酷。每天晨操后,背枪跑步4000米,到达目的地时,枪虽被卸下,而手肘与大拇指却已僵硬。每周有4个半天野外训练,摸爬滚打,其余为上课。在烈日下暴晒、大雨中长跑和雪地里匍匐前进,更是家常便饭。如果犯错误,还要加倍体罚,以至禁闭。考试不合格者,就有可能被中途淘汰。1941年4月,经1年半时间的军校磨炼,金祖民等人从军校毕业。

  反攻缅北重炮大显神威

  1942年6月底,在印远征军改组为中国驻印军,以后又陆续从国内调去一批有一定文化的青年军,到蓝伽训练营接受美式训练后,充实到驻印军。这年11月,金祖民所在炮兵团奉命空运印度,被编入驻印军直属独立炮兵团。抗战后期,政府为号召知识青年从军,曾提出颇为响亮的两句口号:“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全国高中以上学生均纷纷响应,组成十万青年军,投入抗日阵容。

  1943年10月24日至年底,驻印远征军连克于邦、太洛、太白家、孟关、杰布山隘、孟拱,直指密支那。由于日军被我军截断唯一补给线后,各地守军陷入弹尽粮绝困境,故经常冒充中国部队向美军后勤单位冒领粮食以求保命。后经美方发现,才要求中国部队分派联络人员担任敌前识别工作,作为粮食发放的依据,成为盟军在印缅作战之趣谈。

  密支那为缅北第一重镇、交通枢纽,滇缅公路与铁路在此汇集,地势险要,日军阵地坚固。1944年5月,中美突击支队进抵密支那近郊,奇袭机场成功。但是随后对县城围攻,历时2个月余,伤亡5000余人,却久攻不下。最后总司令部动用平时不轻易使用的独立炮兵团,空降数门榴弹重炮于机场,临阵重炮大显神威,一阵猛轰,炸得日军鬼哭狼嚎,步兵随势勇猛冲击,一举攻克,也创下我国炮兵空降作战先例。

  在缅北反攻中,我军全歼日本第18(板垣)师团。1945年4月10日,盟军在新一军教导总队大操场召开庆功授勋大会,金祖民作为炮兵部队代表之一与会。会上,盟军总指挥索尔登将军代表美国政府向20位立有特殊战功的国军官兵授勋。40多年后,金祖民感叹地说:“适逢其盛,颇感兴奋,目睹当时气氛极为隆重的感人场面,更以身为中国军人为荣。”

  战火间隙书写风情恋情

  从军抗战生涯中,并非都是滚打摸爬、枪林弹雨,也有不少趣事美谈。

  驻印军缅北反攻途经野人山时,竟有当年遗留其地的伤患战友携妻带子迎候道旁,要求归队随军返国。原来他们当年为野人所救,并招为女婿,结婚生子,诚为乱世奇遇。

  当时金祖民任驻印远征军独立炮兵团上尉连附之职,年少气盛,对士兵管教颇严,时加体罚。一些学生兵颇有烦言。当时负责文宣工作的士兵就在《军中日报》刊登打油诗加漫画,作为抗议。文中云:“×连连附于×月×日因×事大发雷霆,严罚××士兵,当时脸色铁青,拳脚交加,好事者一旁目睹事件经过,特作打油诗一首,以赠该连附。”诗曰“脸孔同屁股一色,火腿与熊掌齐飞。”可谓极尽诙谐之能事。虽然事隔近半个世纪,金祖民记忆犹新,每次想起不禁哑然失笑。

  在印缅战场上,中美并肩作战,两军关系较好。由于美国物资丰富,军品管理不如中国部队那样严密,他们的炸药、手榴弹可以随便拿出来炸鱼,伊洛瓦底江就是他们炸鱼的好场所。这里位于中印缅交界的雷多公路附近,伊洛瓦底江与萨尔温江在此交汇。一日,金祖民与美国大兵一道,用TNT黄色炸药捆扎上导火索,点火后往江中心一抛,爆炸掀起的水柱高达数丈,只见河面上漂浮被炸鱼群,全都鱼头朝上,在水中挣扎。这时七八个善于游泳的士兵下水,连抱带拖地往返数次,精疲力竭方结束。当时江中人鱼翻滚,分不清是人还是鱼。最后清点战果,共计捕获大鱼26条,每条约重30余斤。

  缅北反攻胜利结束后,金祖民随部队回国休整,他便请假回乡探亲。这时的他倜傥潇洒,一身小翻领的美式军装,英姿焕发。那些色彩缤纷的铁血传奇,更令许多姑娘如醉如痴,同班同学洪卓如便是其中一个。她是近代瑞安著名剧作家洪炳文的孙女,人称瑞中校花。很快他们便陷入热恋、结为伉俪,成为当时瑞安城的一段佳话。(俞光)

 

(编辑:林子涵)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