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天下瑞安人 -> 学界  -> 正文

“好玩”音乐的化学教授

——访原南京工业大学教授姚建民
www.66ruian.com2014年07月18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右为姚建民

  化学与音乐,两者看似风牛马不相及,但在原南京工业大学化学教授姚建民身上却得以紧密结合,酷爱音乐的他,自学二胡、手风琴,还学会指挥,特别是退休后,他的京胡玩得很溜。

  在采访中,姚建民老师屡次提及“好玩!”这似乎成了他的口头禅。

  工作转正前大学梦圆

  “回想那时候其实挺好玩的!”现年78岁的姚建民老师一落坐,就以“好玩”为开场白,侃侃而谈。

  姚建民说自己是马屿人。1948年,他以全市第5名的成绩考上瑞中初中部,才读了一年,恰遇1949年瑞安解放,下半年他就没去读书。后来,有一次,遇到一位同学,对方问他,你怎么没去读书?他说,自己不知道!于是,他又去读书。1953年夏天,他以第7名的成绩考取原温州工业学校的化学分析专业(中专)。

  1955年春天,姚建民被分配到吉林化工厂(后改为碳素厂)的技术检查科,干了没多久,他就担任一车间的检查组长。

  工作一年多时间,当时国家号召在职干部报考大学。厂里有七八十个人均申请参加高考,结果姚建民等20来人获得批准,他们还获准二三个月的复习时间。姚建民借了同事的孩子考完大学留下的课本,开始了高复之路。

  1956年,姚建明正式参加高考,一共填了三个志愿,都与化学有关。“我认为自己在化学方面有点基础,也有兴趣吧!”

  1956年8月份的一天,姚建民与往常一样在车间忙碌着,突然厂里的门卫喊话,说他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寄来了!姚建民激动不已,终于圆了大学梦;车间里欢声一片,同事们纷纷向他表示祝贺。他以第二志愿被东北吉林大学化学动力学专业录取。“那时,我的工作时间快满一年半了,眼看就要转正。”姚建民笑着回忆。

  结果,姚建民读了5年大学,才被分配到南京化学学院(后被合并为南京工业大学)。

  他说,好玩的是,当年工作的月薪是44元(转正后为62元),读了5年大学作为实习助教的月薪也只有44元,成为正式助教后则是53元,一直拿了10多年。

  捧着毛主席语录学英语

  在读中专和大学期间,姚建民所学的都是俄语。“就初中时才学过一点英语。”为了能看一些化学方面的英语书籍,他开始自学英语。在“文革”期间,找不到其他书看,也不能看其他书,他就找了本英文版的毛泽东语录,天天开大会、小会时捧着看。

  上世纪70年代末,听说国家要公派学者出国进修,南京化工学院特意组建一个业余外语班。教职工们参与积极性都很高,选拔了20个人,其中包括姚建民。

  在业余外语班学了不到半年时间,又有风声传出说不公派出国了。“业余外语班的学生就像黄鼠狼偷鸡,一次少一个。”姚建民风趣地打比方,“还有些则走走回回,只有我们七八个人坚持到底,号称‘常委’。”

  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没过多久,教育部就正式下发通知要公派青年教师去美国进修。之后,业务考试、外语笔试、口试等,姚建民一共参加5次考试,都一一顺利通过。

  1981年,姚建民终于可以去美国。“家里一贫如洗。”他记得,自己只有一件的确良衬衫和一双结婚时穿的皮鞋。“皮鞋都已经咧开嘴了!”出国前,国家给他们发了750元的置装费,还有布票。于是,姚建民一口气买了10多件衣服,有六七件汗衫、衬衫、短裤,一套西装、夹克衫等,还有两个大皮箱,从里到外的行头全都置办齐全了。“好玩的是,那时候传说到美国衣服得天天换,不能给国家丢脸。”姚建民笑道。在国内的月工资只有76元,但出国后每月获得国家补贴360美元。

  姚建民来到美国的一所大学做访问学者,“记得我们在学校用笔还得一支支去领取的,但到美国大学,对方却抓了一大把递给我。”这个细节,姚建民至今印象深刻,“美国大学的教室利用率也较高,中午12点10分,还有上课的。”

  过了七八个月时间,姚建民的工作成绩受到肯定,美国大学就给他每月750美元的资助。此后,姚建民就向中国驻美大使馆提出申请,不再需要国家补助了。

  在美国两年时间,他接触学习到一些先进的理论和学问。回国后,1983年,姚建民在美国学术杂志上发表名为《甲苯二甲苯的化学热力学性质》的论文,引起关注;1984年,他们研究了超临界萃取,可很好地提取中药里的有效成分等;1993年,他还发表《沥青混泥土强度考察以及路用沥青抗剥离剂的研究》论文,在沥青和石头里加了添加剂,大大延长沥青道路的寿命。“我主要是从事理论研究,用于实践的并不多。”他谦虚地说。

  感激父亲花二三元买二胡

  也许是与生俱来对音乐特别敏感。小时候,村里有人家出殡,用小号、大号等乐器吹奏哀乐,那时候姚建民就觉得真好听。“可惜,一年只能听到一两次。”姚建明说。

  真正与音乐结缘,是就读瑞中初中部的时候。当时的音乐老师朱昭冬,会弹手风琴,班级的文艺氛围很好,这让姚建民对音乐更加着迷。

  所幸,姚建民有个堂哥会点二胡。暑假回家,他就缠着堂哥要学二胡,“一个暑假练下来,我的二胡水平就已赶超堂哥了。”姚建民笑道。

  “我的父亲只有小学文化,他见我喜欢音乐,也挺支持,在初二就给我买了口琴,后来还花二三元钱给我买了一把二胡。”姚建明感激地说。“父亲喜欢听我拉二胡,他自己也会哼一两句,”说着姚建明就唱起《岳飞传》的《八大锤》中的选段:“想当年……”他动情地说,这些熟悉的旋律,至今还在他脑海里回荡。

  姚家中有五个子女,姚建民排行老大,下有两个妹妹和弟弟。大学毕业后,他的工资53元,给家里寄25至30元,扣除伙食费15元,工资所剩无几。一直到1968年,他准备结婚了,身边几乎没有一分积蓄,该怎么办?在婚前几个月,他不得已停止寄钱回家,结婚时总算攒了几个钱,买了一张床和一个小衣柜。要结婚了,学校分了一间10多平米的小房间。1969年,儿子出生了,还得请保姆,开支大了很多。姚建民省吃俭用,每月仍给家里寄回15元。

  玩京胡业余最高水平

  在读书和参加工作后,姚建民一直对音乐不离不弃。年轻时,他曾参加大学生合唱团、红卫兵宣传队、文工团等,并参与“四清运动”的样板戏创作等活动。

  在大学时,姚建民就自学了指挥,不过没上过大舞台。“指挥水平的提高是潜移默化的,主要是受到三位大师的点拨。”

  第一次是1965年,“四清”节目创作组来到一个小县城演出,共有十几首歌曲,本来都是姚建民一人指挥。后来,有个江苏首席指挥家也来到这里,大家都想让他顶替姚建民,但对方觉得不妥,就指导了一下姚建民。这之后,姚建民指挥得就有模有样了。

  第二次,是南京化工学院的大学生合唱团参加全省比赛,学校原先请一位南京师范学院的音乐教授担任指挥。临近比赛时,却接到通知说不能请校外人士指挥。学校不得已找来姚建明。刚开始,那位音乐教授一见姚建民指挥还挺着急,经过一番指导,姚建民进步很快,那位教授也频频点头:“化学教授能有这等指挥水平很了不起了!”结果,比赛获得一等奖。

  最后一次机会是1992年,南京歌舞团开了个指挥训练班(为期10天),学校自然而然想到派姚建民去了。

  1996年,姚建民退休后,他专心致志地学起京胡,还参加了江苏高校京剧联谊会,与大家一起切磋琴艺,一起唱京剧、演出。“蛮好玩的!像一般民族方面的新歌,刚拿到手,我不需要唱歌谱,就能直接唱歌词。”现在,他的京胡水平,俨然已达业余最高水平,指导着不少多慕名而来的“学生”。

  2011年10月份,瑞安中学建校115周年杭州庆祝大会暨杭州瑞中校友会年会活动召开之际,大家相聚怀念母校,叙叙家乡情,最后合唱瑞中校歌,姚建民义不容辞担任了领唱和指挥。虽然,他只在瑞安中学待了二年半时间,但那个西山脚下的学校,仍然让他魂牵梦绕。 (记者 孙伟芳 文/图)

  

 

(责任编辑:林子涵)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