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天下瑞安人 -> 学界  -> 正文
紧急救援 妙手回春

访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主任医师周雷

www.66ruian.com2014年07月25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周雷(中)参加应急救援演练

  周雷是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他同时是国家卫生应急救援医疗队的主要成员,这让他深感自己作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肩上又多了一份职责。

  不久前,刚结束内蒙古大草原上医学紧急救援演练的周雷,回家探亲还没休息几天,又接到通知,要马上参加应急演练。“本来定好周日的飞机票,临时接到任务,又改签成周六了!”周雷说。

  曾是中考状元

  上穿T恤衫,下着短裤,一副居家休闲装扮,脸上稍带倦容。这是记者日前在其父母家中见到的周雷医生。这似乎让人难以与那个身着白衣大褂,忙碌于手术台前,沉稳干练的主任医师相联系。

  “阿雷从小到大学习成绩都很好,从没让我们操过心。”周雷母亲介绍,“还是1987年的瑞安中考状元。”虽然周雷本人不愿意提,做母亲的却记得清清楚楚,他的中考总分仅被扣19分,其中语文被扣11分,其他各科近乎满分。

  周雷说,高中时他考试排名都是段里的前五名,但参加高考时,没有发挥出最好的水平,最终被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专业录取,本硕连读,学制7年。

  为什么选择读医呢?“我所有的高考志愿填的都是医学。”他解释说,一方面是兴趣使然,另一方面也许是因为就读初二时,奶奶因高血压引起并发症,突然猝死,这件事对他的触动很大,因此,他萌生长大后要治病救人的心愿。“现在的高血压患者通过服药控制,定期门诊复查,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7年大学时光,周雷一如既往认真学习,经常拿到奖学金。学医课程多,光记忆的知识点就很多。但除学好理论课,实践课程更重要。周雷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刚接触解剖学时,不戴手套和口罩操作,被福尔马林的气味熏得很难受,经常一边咳嗽,一边操作。当时,他们四人一组,其他组员总是很“谦让”, “大家经常把操作机会让给我,多‘动刀子’挺好。”周雷也欣然接受。

  后来,周雷选择了外科,其研究生导师为著名外科学专家刘玉村教授。“外科属于大科,比较能体现个人的价值吧。”周雷说,事实上,外科对医生的综合素质要求非常高,要掌握全方面的知识。

  奔赴“非典”前线

  1997年,周雷研究生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从事外科工作。他从实习医生开始,一步一个脚印,到2009年,顺利地晋升为主任医师。

  十年前,周雷曾与“非典”亲密接触。2004年,“非典”肆虐。周雷所在的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被列入京城6所“非典”定点医院之一。随后,周雷要求首批进入重症区参加对病人的抢救。

  据周雷回忆,在进入重症区前,得穿上3套厚厚的隔离服,戴上3双手套,3只口罩和一副防护眼镜,要做到“密不透风”。在6个小时中,他要走访一个个病人,了解掌握他们的病情,还要担任心理医生的角色,与病人聊天,鼓励他们战胜病魔。最危险的事就是给病人插管,病人体内排出的液体带有大量的致病病毒,一不小心就可能被传染。厚厚的隔离服不能脱下,湿热无法排出,汗水浸透衣衫,粘糊糊的,感觉非常难受。迫不得已,周雷和几个男同事把自己剃成光头。整整6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拉不撒,更是憋得慌,一些女护士甚至不得已用上“尿不湿”。

  周雷一共与凶险的“非典”病魔战斗了21个日夜。“那段时间,我们真是太担心了!”周雷母亲念叨道。周雷说,其实自己也害怕,害怕被感染,主要原因是心中没底,当时根本不知道这病是什么,怎么传染的。但周雷深知医生的使命就是救死扶伤,因此,他毅然地战斗在抗非最前沿。

  提倡规范治疗

  在采访中,关于自己的经历和成就,周雷大多少言寡语,轻描淡写,但一提及医学方面的问题,他立马有了精神,侃侃而谈,娓娓道来。

  现任普通外科胃肠外科(胃肠肿瘤中心)副主任的周雷,擅长消化道肿瘤(如胃癌、结直肠癌)的规范化治疗。他在国内较早开展胃肠道间质瘤的研究,提出重视首次治疗和完整切除肿瘤的手术原则,根据肿瘤大小、性质、部位、年龄及全身状况综合考虑后确定手术及切除范围,制定个体化治疗原则,并取得同行的认可。

  有一位直肠癌患者的肿瘤距离肛门很近,仅3厘米,他几乎跑遍各大医院,都被告知需做肿瘤切除手术,肛门不保。但他不死心,最后找到周雷。周雷为他制定个性化的治疗手段,术前先采取放疗加化疗的方法,先控制并缩小其肿瘤大小,再动手术。结果手术很成功,不仅肛门保住了,化验所切下的标本,竟然发现癌细胞都没有了。为此,患者以及家属都非常感谢周雷。

  “每次查房,周医生都很亲切仔细,对我们的疑问都非常详细地解答。”“对待患者一视同仁,像亲人一样。”记者在浏览好大夫在线网页时,发现一些患者家属感谢周雷的留言。

  工作认真,责任心强的周雷,至今没遇到一件医患纠纷。他认为,“关键是提前做好沟通工作,多为患者考虑,让患者及其家属明白你是真心为他们考虑的,医患关系就会融洽。”

  近年来,全直肠系膜切除术(TME),已成为直肠癌手术治疗的标准。2010年,德国一教授首次提出全结肠系膜切除(CME)的概念,进一步提高结肠癌手术的质量和疗效。当时,周雷在拜读该教授一篇文章中发现这个概念,他们就率先把CME的概念引进国内,为此,周雷还特意赴德国一所大学学习3个月。

  担负应急救援

  去年,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抽调周雷等人组成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这是全国仅有的两支由中央财政支持的国家级卫生应急队伍之一。

  这支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成立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关于马航失联的,“马航失联,我们待命一个月。一旦接到任务,背起行囊就要走。”后来,飞机没有找到,他们也就没有走成。

  今年6月中旬,一场医学紧急救援演练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温克族自治旗巴彦托海镇举行。这是队伍组建以来第一次长途跋涉实战演练。

  “6辆车,在路上整整开了3天,长途奔驰1800多公里。”这可不是普通的车,而是6辆“车载医院”,将它们围在一起,外加撘帐篷,就成了一所“临时医院”。

  演练时,他们在草原安营扎寨,迅速展开方舱医院,吃穿用住一切自给,问诊、查体、化验、手术……作为副队长及外科手术组组长的周雷在演练的3天时间里做了8台手术。手术难度虽然不能与在医院时同日而语,但他感觉“很不一样”。手术车面积有10余平方米,可放两台手术床,无影灯、麻醉设备、消毒设备一应俱全。“这次演练,主要考察医生、护士麻醉的配合,消毒能否达到要求。考虑到救援实际情况下是以救命为主,所以感觉方舱手术室完全可以应对。”

  演练一结束,周雷回家探亲直飞温州。“我的皮肤都被晒得脱皮了。”他伸出一双胳膊,记者看见,他的两只胳膊上下两截黑白分别。在家里待了没几天,又接到新任务,周雷提前飞回北京。

  “7月13日至14日,我们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赴怀柔区琉璃庙镇,参加模拟特大山洪泥石流引起伤亡现场的应急救治工作。”事后,周雷在微信中告诉记者。这次大型演练,旨在提高京津冀地区突发事件卫生应急联合处置能力。1个多小时,成功完成数十名伤员的救治。救援队在制度、流程、装备和技术水平等方面均赢得专家组一致好评。”

  周雷还是北京大学医学部及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副教授,担任北京大学医学部的硕士研究生导师,曾获得2012年北京大学医学部优秀教学管理奖,2012—2013学年优秀教学管理者称号等,曾在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此外,他还曾参与2001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鸟巢主会场的医疗保障工作。

  “就全国县级市来说,瑞安的医疗水平还是比较高的。但受一些条件限制,一些大病患者还是流失到杭州、上海等大医院,希望有机会能为提高家乡的医疗水平做点事情。”周雷一脸诚恳地说。 记者孙伟芳文/图

   

 

(责任编辑:林子涵)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