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13958846666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玉海文苑  -> 正文

不老的歌声

www.66ruian.com2014年08月12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核心提示:

  不老的歌声

  去年我在海南过冬,住在三亚市一个名叫南边海的地方。春节过后,嘉锵兄偕夫人金家勤从海南的乐东前来看我,我约他们在“鹿回头”的老友记餐厅共进午餐。应邀赴宴的还有两位在海南过冬的瑞中老同学和他们的家人。

  记得那天是个晴朗多云的日子。餐厅就开设在海湾的沙滩上,餐厅不设窗户,只装饰有半腰高的木质围栏,阵阵海风扑面而来,眼前碧波连天,视野非常开阔。因为大家都不喝酒,就以茶代酒。几巡清茶过后,席间有人提议嘉锵唱歌。

  嘉锵不加推辞,清清嗓子,离席就唱,唱的是我们大家非常熟悉的老歌《蓝蓝的天上白云飘》。霎时间,清亮而浑厚的男高音立刻回响在餐厅和海边。当他唱到“白云下面马儿跑”的“跑”字,那声音扶摇直上,仿佛天马行空,我的感觉像是飞机穿透云层,眼前呈现一望无际的蓝天和阳光,痛快舒畅极了。

  这一曲《蓝蓝的天上白云飘》博得在座众人的一阵热烈掌声。他唱完之后,面带微笑,神定气闲地从容就座。正当大家纷纷议论他不但身体保养得好,而且声音也保养得如此完美,真是不容易时,嘉锵却顽皮地笑着说:“我告诉大家一个秘密,我有气功。”

  说着,他撩起衣服,指着腹肌结实的肚皮说:“秘密就藏在这里,不信,我发音,你们摸摸看,它硬得像块石头。”说得大家不禁哈哈大笑,又由衷地佩服。因为稍有音乐知识的人都知道,练唱歌的人靠的是腹式呼吸,这和练气功有异曲同工之妙,要不现在的老年人学唱歌的会那么多?

  这次聚会让我重新看到一个少年的姜嘉锵,我们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尘封已久的记忆重新被打开。

  嘉锵从小就顽皮好动,喜欢唱歌,因为他名字“嘉锵”和瑞安话里的“光腔”同音,所以他的表哥总是戏谑他,说他唱歌“光腔,沓板,漏口风。”不管别人怎么说,他照样天天把歌谣挂在嘴上。

  “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这首他姑父教的千家诗,他小时候就吟唱得有板有眼,常博得大人们的赞赏,至今他仍然娴熟于胸。说话间他再一次用瑞安话吟唱起了这首千家诗,那亲切的乡音,浓浓的乡情和一副摇头晃脑的样子,笑得大家前俯后仰。

  1956年,姜嘉锵在天津业余演唱中崭露头角,被中央民族乐团看中,从此走上专业演唱的道路。从艺五十余年来,先后获奖无数,1984年在世界奥林匹克艺术节上被誉为“艺术节皇冠上的一颗明珠”,1987年被评为“全国观众最喜爱的歌唱演员”;他到过苏、美、德、法、奥、比、匈、日、新西兰、新加坡和港、台、澳,他的演唱好评如潮。从上世纪末开始,他又潜心钻研中国古典诗词艺术歌曲,艺术青春重新激发,在国内外产生很大影响,被誉为“中国古典诗词演唱第一人”。

  我之所以敬佩他,倒不是因为他头上这些炫目的光环,更看重的是他热爱家乡和对家乡人民的一往情深,包括对我们这些少年朋友的不离不弃。他曾先后多次回乡讲学,办培训班,为家乡的音乐事业尽心尽力,造就了一批本地音乐人才,前文联主席王国伟就是他栽培的弟子之一。

  他曾经推心置腹地和我谈过,一个人的成功,需要具备三个要素。一是天赋,二是机遇,三是勤奋。三个要素都有,事业就成功。但机遇这一条却是最重要的,你没有机遇,天赋与勤奋也徒然。他的话精辟在理,击中要害,我心悦诚服。

  不过,嘉锵兄的机遇中还多了一层因素,那就是他的贤内助金家勤女士。家勤也是中央民族乐团的演员、女高音歌唱家,他们在共同的事业追求中相知相爱,携手人生,伉俪情笃。论出身家勤是满族的格格,比嘉锵要高出一筹,可她甘居幕后,为丈夫的事业默默奉献一切。国宝级的著名书法家、文物鉴赏专家启功老先生是金家勤的表姑父,嘉锵兄因此有幸多次亲聆启功先生的谆谆教诲,这给他的艺术人生带来巨大的益处。1987年启功先生还特地为他写过一幅字:龙吟虎啸。可见他对嘉锵歌唱艺术的器重和赞赏。

  我和嘉锵从初中分手,一直到1986年瑞安中学九十周年校庆时重逢,其间整整相隔了35年,可彼此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我们高兴地在西砚山东坡的那株不老松下合影留念。一晃眼,到现在又过去了30年,今天彼此都已历尽沧桑,垂垂老矣,不老的只有嘉锵的歌声。

  那天,座上的子系同学和他都已年届八十,我们共同举杯祝愿他们健康长寿,祝嘉锵兄的歌声永远不老。

  “老友记里会老友,鹿回头村喜回头,青春年华东逝水,唯有歌声天地留。”

  随口编上几句,算是对海南聚会的一个纪念吧。(俞 海)

 

(编辑:贾洁楠)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