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瑞安网  ->  天下瑞安人  ->  学界  -> 正文

“土肥杂家”与茶叶的不解之缘

www.66ruian.com2014年09月29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土肥杂家”与茶叶的不解之缘

  他与茶叶打了一辈子交道:是“南茶北移”的传奇功臣;他为茶叶研制绿肥“五朵金花”、化肥“中华1号”;退休前,他跨出国门种茶,“丢”了一只眼睛;退休后,他仍致力于培育有机茶。

  他是茶叶界最懂土壤的专家,亦是土壤界最懂茶叶的专家,却自称为茶叶生产服务的“杂家”,他就是原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研究员吴洵。

  国学大师林损教他认“孔子”

  1938年7月,吴洵出生于瑞安老城关渔篁街一个书香门第家庭。

  民国初年北大教授陈黼宸(字介石,与陈虬、宋平子合称“温州三杰”)是他的舅公,国学大师、同为民国初年北大教授的林损是他的表舅……吴洵无缘一睹陈黼宸的风采,但幼年时曾与林损有过“亲密接触”。

  晚年返乡的林损比较失意。有一天,他正在借酒浇愁,下酒菜就是水煮的有壳毛豆。见小吴洵在宅院里玩耍,就招呼他过来,指着鼻孔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吗?”“鼻孔。”年仅3岁的吴洵稚气地回答。林损随手写下一个“孔”字,“记住哦,这是孔字。”给了吴洵10颗毛豆。第二次,林损见到吴洵又问,“你是谁的儿子啊?”“我是五妈(排行第五)的儿子。”吴洵回答。“好,你看好,这是子字”,林损又写下“子”字,然后吴洵又吃到10颗毛豆。兴许是毛豆的功劳,吴洵一直牢记这两字,直到长大后他才明白表舅的用心,是想教他认识圣贤“孔子”的名字。

  左眼近视三千度结缘土壤

  1953年,吴洵考上瑞中。为响应国家号召,他一心想报考一类(理科)大学的地质专业。但在高二下学期体检时,他的左眼被检测出近视三千度。“我顿时非常沮丧!感觉找不到北!”这意味着只能报考三类(农业类)大学,专业严重受限,他就连二类(文科)大学也无法报考。

  后来,吴洵的远方亲戚,原瑞中数学老师唐敬庵给他讲了一个小故事:原中国科学院院士侯学煜赴贵州考察时,挖了三包土壤,用布包起来,准备带回去化验。突然路遇土匪,“你手里捧着什么东西?”对方恶狠狠地问。“这可是宝贝。”一听说是宝贝,土匪两眼发光,赶紧抢过包裹,打开一看,傻眼了!气得把刀架在侯学煜脖子上,“你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戏弄本大爷?”侯学煜强作镇定地回答:“粮食等农作物就是土里长出来的;盖房子也需要砖土;像穿的衣服,所需要的棉花,甚至坐的船,所需要的木头,不都是土里长出来的吗?衣食住行都离不开土,难道这土壤还不是宝贝?”土匪听后,哑口无言,就饶了他一命。

  听了这个故事,吴洵报考了北京农业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土壤农业化学专业。“其实岩石风化了不就是土壤嘛!”吴洵自我解嘲道。

  “南茶北移”时“智斗”虱子

  1961年,吴洵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3年后,他接到一个艰巨任务——驻点山东,从事“南茶北移”试验。茶叶性喜酸性土壤,又怕冻。而北方大多是碱性土壤,天气又寒冷,并不适合茶叶生长。

  当时,山东多数地区穷而脏,虱子泛滥成灾。在一些老百姓家中,一翻开枕头底下都是虱子。一到大晴天,常见一些人坐在太阳底下,在身上捉虱子,捉完还往嘴巴里扔,啃得“毕毕剥剥”响。为了躲避虱子,吴洵等人干脆脱光衣服,光身子睡觉,而把内衣、外套等一概用绳子捆起来,吊在梁上。

  跑了一个多月,跑了300多个生产队,吴洵等人四处寻找适合种植茶叶的土壤。热情的老百姓拿出自家最好的田地供试种,结果均以失败告终。

  时值“文革”期间,毛泽东主席号召要在“山坡上多多开辟茶园”。有些农民不相信北方能种茶,随便把茶种在荒山应付了事,没想到,茶叶却成活了。吴洵等人总结经验后得知,“荒山反而是酸性土壤,重生的杂草,可为茶叶保暖。”

  功夫不负有心人。蹲点5年,山东日照市的茶叶试种成功,可以采摘了,当地百姓们无不欢欣鼓舞。经继续努力,我国的茶叶生产最北界从江苏连云港,向北逐渐推移到山东蓬莱。

  退休后,吴洵又与人合作,努力将我国茶叶生产的最北界,推移至北纬38℃以北,即河北省太行山地区。

  赴几内亚种茶“丢”了一只眼睛

  多年来,吴洵种茶足迹几乎遍及全国各地,甚至还跨出国门。

  就在吴洵退休前两年,1995年底,他又接下一个艰巨任务——赴几内亚援外考察,帮助当地人民恢复种茶。当地条件艰苦,工作任务繁重。有一天,有高血压的吴洵眼底血管动脉破了,眼底出血。这本不是啥大事,吴洵也没在意,继续埋头工作,可是后来,血居然流入左眼的玻璃体,他看不见了。几内亚医疗条件差,有一支我国援助的国家医疗队,可是没有眼科医生,用压迫法止血后,左眼又肿了。后来,吴洵被送回国,动手术,摘掉眼球,装上假眼。才一周时间,吴洵又重新赶回几内亚,用一只眼睛继续工作。

  2002年,业已退休的吴洵参与“禁烟”运动。云南潞西市中山乡,与缅甸交界,民情复杂。吴洵等人到后,一边在当地建“烟改厂”,一边帮当地百姓种茶,为他们创造谋生新手段。“这样‘禁烟’活动开展才会稍显顺利些,”吴洵补充道,“其实蛮危险,随时都有可能被当地人揍一顿。”

  退休后再次推广“五朵金花”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化学肥料缺乏。当时规定,卖一斤茶,奖一斤氮肥。但到手的氮肥,早被农民们优先“喂”水稻了,茶叶一直营养不良,咋办?绿肥成当时主要的肥力来源。

  于是,开展绿肥科研和推广工作可谓迫在眉睫。在吴洵主持下,研究所调查300多种植物,为筛选和引进合适的绿肥品种,立下汗马功劳。“我们找到五种最适合的绿肥,有红花紫云英、兰花苕子、白花肥田萝卜、黄花苜蓿,以及紫花剪筈豌豆,老百姓亲切地称它们为‘五朵金花’。”

  根据茶树喜酸、好铝、忌氯、嫌钙等特点,吴洵还为绿茶找到专用化肥,即以硫酸尿磷为主体的“中华1号”。其推广面积达33.3万公顷,茶农直接受益达1.5亿元。

  到上世纪80年代初期,化肥得到广泛应用,并逐渐取代绿肥。“化肥用起来是便捷,但随之带来的是土壤肥力下降,污染环境等严重问题。”吴洵忧心忡忡地说。

  退休后,吴洵把主要精力用于研究推广有机农业等方面,参与中德有机农业发展项目的研究。分别在我省的余杭、上虞,云南的路西,福建的尤溪等县市建立大面积有机示范茶园,“五朵金花”又重新大派用场。

  “我们还在广西横县研制成功有机茉莉花茶,生产基地达3000亩,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吴洵兴奋地说,因为茉莉花易招虫子,且需在花蕾未绽放时就得采摘,而虫子更易躲藏在花苞,这些都提高了有机茉莉花的种植难度。

  “土肥专家”谈茶经

  “我研究茶叶,还熟悉土壤、肥料,大家戏称我为‘土肥专家’。”吴洵笑道。

  “往北走,绿茶品质会好些;往南走,则红茶品质更好。”我国的绿茶品质较好,但肯尼亚和斯里兰卡、印度的红茶品质,都好于我国。”吴洵颇感汗颜,“像肯尼亚种茶技术还是我国引进的,主要是因为当地气候生态环境好。”

  像我省的西湖龙井茶名声在外。其实这些年,因为西湖游览者多,污染严重,铝超标、农药超标,龙井茶远不如早年好喝。又因为劳力不足,人手不够,正宗的龙井茶鲜见。“西湖龙井茶,有些都是外地茶叶和龙井茶掺杂而就。”吴洵透露。

  据介绍,茶叶中的茶多酚(主要是儿茶素类化合物),有软化心血管、降血糖、降血脂,抗氧化等作用。

  除了用于泡茶,茶叶其实还有很多开发利用价值。利用茶叶的抗氧化功能,可用于化妆品等美容产品;利用茶叶的吸附、除臭功能,可用于尿布湿、内衣、鞋垫等产品。有些国家已经利用茶叶开发系列产品,我国也在积极研制之中。

  在国内首次采用稳定性同位素N15技术,查明高产优质茶树对氮素吸收、贮存和再利用规律等;首次在国内开展关于茶树硝酸还原酶活性研究……吴洵的研究成果还有很多,也收获诸多荣誉,有一抽屉“红本本”。有农业部评的科学研究先进个人,化工部的科技进步二等奖、浙江省经贸委“金鹰”奖等,大奖他都不放在心上,唯独看重国家科委颁发的“四新成果扶贫兴农”奖。

  “我们工作辛辛苦苦,不就是为扶贫兴农吗?”吴洵动情地说,“一直在外奔波,非常遗憾没为家乡人民做些什么,我打算明年回家乡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家乡茶农的!”(记者 孙伟芳 文/图)

  

 

(责任编辑:贾洁楠)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