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地理探秘  -> 正文

重走大罗山古道

www.66ruian.com2014年11月11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百步陡”

  湧油寨遗址

  西岙烽火台

  龙圣禅寺

  位于八水村的国家登山健身步道

  在之前的两期“塘下记忆”中,记者重走了驮山岭古道、三都岭、银岙大千岭等多条古道。重走古道,再访古迹,勾起了塘下读者的许多记忆。

  有读者来电问,怎么没有大罗山古道?

  自然会有。

  奇山异石、红枫古道、千年古刹……大罗山,是塘下人最为熟悉、最为亲近的一座山。千百年来,塘下人在这块荒芜的山野中踏出了一条条崎岖小道,在人烟罕至的山坳里留下了一座座古寨庙宇,在难以攀越的山顶矗立烽火台,将人文景观巧妙地融合在这山岭中。

  本期,记者便带你走进大罗山古道。

  红极一时的尖山茶场

  大罗山有多个登山口,从吴岙、双桥、西岙、八水等村都可攀爬至山顶,多条道路在山顶汇集一处。

  从温瑞大道和罗山大道交界口往场桥方向拐入,200多米处,便到达双桥村的尖山登山口,尖山是大罗山群山中的一座小山峰。和想象中的羊肠小道不同,这里已变成了一条宽阔的盘山公路,一直到达寒山城。

  “以前这条是泥石路,我们都是步行上山的。”竺胜忠是塘下人,10多年来收集了大量有关大罗山的资料,对大罗山的情况了如指掌。

  汽车沿山而行,风景优美,随时可以看到被盘山公路截断的一小段石阶小路;行驶十余分钟,便到达寒山城。

  说起尖山,在老一辈人脑海里首先浮现的,就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尖山茶场。

  尖山茶场原名尖山林业茶场,由罗南公社于1964年创办,辟林地1500亩,设茶园341亩,有清明早、黄叶早、龙井43号、福建铁观音等10多个品种。

  “那段时间是尖山上最热闹的时期,每天都有人挑着担子走在泥石路上,上山下山,到处回荡着笑声。”年轻时的竺胜忠在尖山上的一支生产队工作,他介绍,鼎盛时期的尖山茶场,员工达到500多人,还在山上建起了军农学校供员工子弟就学。

  据《瑞安市志》记载,尖山茶场在1968年到1972年间连续获温州市府丰收奖和品质优良奖,1983年采摘面积261亩,总产4.19万斤,总收入5.33万元,纯收入1.32万元;1985年承包给茶农经营。

  尖山茶场的繁荣一直延续到1989年。该年10月,一场野火烧毁了150亩茶园,使其元气大伤。再加上改革开放的浪潮,很多人选择经商创业,到上世纪九十年代,茶场的热闹场景已不复存在。

  西岙烽火台屹然耸立

  距离寒山城三四百米处,是一座具有一千多年历史的古刹——龙圣禅寺,创建于唐高宗显庆二年(公元657年)。从龙圣禅寺旁边的一条小路上去,可到达大罗山山顶。

  一路上,随处可见被秋风吹红的树叶;路边,当年种植的茶树开出了白色的花朵;不远处的树林中,传来潺潺的水流。

  步行10多分钟,拐入一条小道,便进入当年最重要的茶场基地。一陇陇的茶园种满了茶树,只是无人打理已久,茶树周围长满了等高的杂草。

  茶园中有一条小道,呈45度角倾斜,十分陡峭,被人称作“百步陡”,走完整条步道虽然只需要七八分钟的时间,但双腿会酸痛。

  登过“百步陡”继续往上,道路变得十分难走,碎石铺地,走一步就有碎石往下滚落。

  经过艰难的攀登,终于到达了大罗山山顶。正值初冬,山顶大风呼呼而来,让人感到阵阵凉意;向远处眺望,山岭连绵起伏,跟大山相比,整个塘下显得渺小。

  来到大罗山山顶,不得不去的一个地方便是西岙的烽火台。翻过一个山岭,进入西岙地界,远远地看到了一座用石头堆砌而成的烽火台。

  烽火台又称烽堠,俗称烟墩,是古时用来瞭望敌情及传递军情的设施。西岙山烽火台建于清代初年,烽火台用不规则花岗岩垒砌,平面呈四方形,立面成梯形,高约5米,上边阔约6米,下边阔约9米,整体保存较为完整,是研究古代东南沿海海防情况的宝贵实物史料。

  登上烽火台,周围景物一览无余,可以远眺数十里。极目山岭,迎风展臂,仿佛回到那个战旗猎猎、金戈铁马的年代:大批海寇战舰正扬帆迎面而来,烽火台上狼烟滚滚,一队队金盔铁甲的将士和无数手持大刀长矛的百姓急奔海岸,摩拳擦掌,严阵以待……

  海盗的大本营——湧油寨

  “山下600多米处有一个湧油寨,是古时塘下海盗的大脑中枢,遗址还在。”竺胜忠的一句话,引起了记者的好奇心。

  竺胜忠一边走,一边介绍起湧油寨的故事:塘下紧挨大海,历年来海盗猖獗,湧油寨位于大罗山深处,是其本部所在地,另外,在东南沿海等地分有18个小寨。18小寨下设36个侦察点,侦查点在海上有72处探索点,一有商船经过,他们举旗为号。旗分五色,黄旗一举喻示此次买卖很大,对方船上有能手,必须要经过总寨批准并调大队人马来抢货;举黑旗代表一艘商船,只要几十号人手,一举即成;举红旗代表成功;举白旗代表抢不到货,喻示对方也是一只穷船。

  总寨的寨主掌管一切,其他小寨栅,各自负责局下之事,以及到海上巡风。抢夺的货物由总寨舵主严格管理,论功分赏。

  沿海海面经常出现海贼,可是官兵到海上去剿,好似打游击,打一处换一处,无法根除海盗。明朝征南元帅,到沿海征讨海盗3年,无功而归,他面朝东方,仰呼一语:“海水不干,海贼难断”。

  明末大海盗郑得胜,统领五万之众,根扎大罗山,盘踞北龙、北麂、南麂诸岛,拥兵有序,海岛开荒,济贫抢富,是明末清初一代枭雄。后来清兵剿海盗,因海盗内部出现不和,郑得胜被清兵围困,在北麂丁香坦全军覆没。

  “湧油寨周围被小山包围,如果不走近观察,很难发现,这也是海盗将总部建于此地的一个重要原因。”竺胜忠介绍。走到半山腰,从一条杂草过肩的小道进入,步行四五分钟,才看到一座用石头搭建的石屋。

  石屋是新建成的,但在石屋门前,有一段用石头垒成的石阶,长满了杂草,石头黝黑已不知其年岁,这便是古时所留下来的。

  竺胜忠说,海盗依靠深山天险为屏障和官兵周旋,官兵无法找到该寨地点,回京复命,只说大罗山无寨址,只有一些游勇贼兵,用打游击方法把官兵打得莫明其妙,所以又叫“勇游寨”。

  一条横穿多个村落的商道

  大罗山山岭广阔,道路难行,古时除上山务农人员、海盗扎寨、官兵驻扎之外,行走的人并不多。但由于大罗山连接着场桥、塘下、罗凤等辖域内的多个村落,在交通不发达的年代,一定程度上也起到了商道的作用。

  “以前交通不畅,我们吃到的海鲜,都是由大罗山古道挑运过来的。”八水村村民张国华介绍,海鲜多产于梅头一带,如果从平地运来,要先乘船到陈宅,然后步行至八水,比较麻烦;如果走大罗山山道,虽然要翻山,但一两个小时便可到达。

  除了海鲜外,还有不少人通过山道,从永强地区贩卖私盐到罗凤、仙岩地区;八水村翻山而过就可到茶山、香山,是善男信女到香山求神拜佛最便捷的通道。

  大罗山多石,往往一个山头有大部分的石头裸露在外,因为样子丑陋,温州一带用“派岩”(温州话音似“破岩”)来形容大罗山的石头,但这些“派岩”的实用性却很强。

  “古时的桥梁基本是石板桥,塘下一带造桥所用的石板自然是从大罗山上运下来的。”张国华说,这些石头往往长达三四米,重千斤,一块石板需要七八个人一起抬,再加上道路崎岖,多拐弯处,很考验挑夫的技巧。

  如今,挑夫不再,善男信女也乘车绕道而行,不过这条承载着塘下人众多记忆的古道,越来越受人们的喜爱,被赋予休闲锻炼等新的功能。(记者 黄国夫/文 陈立波/图)

 

(编辑:贾洁楠)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