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天下瑞安人 -> 商界  -> 正文

“彭万顺”的传奇人生

www.66ruian.com2015年03月23日来源:瑞安网字体:

  从一个演唱温州鼓词的名角,到漂泊东北的养蜂人,再到闯荡西北的眼镜商,他还有着类似《温州一家人》主人公周万顺的“打油”经历。他的人生可谓跌宕起伏,起起落落,富有传奇色彩。如今,圈内好友都亲切地称呼他为“彭万顺”。他就是现任陕西宝鸡温州商会名誉会长彭庆国。

  唱鼓词:从观众爆满到门庭冷落

  记者(以下简称“记”):听你说话字正腔圆,声音洪亮,原来早年唱了10多年的温州鼓词。请问,你是如何与鼓词结缘的?

  彭庆国(以下简称“彭”):想当年,我11岁离家到温州学唱鼓词,13岁就能登台演出了。

  我老家是仙降台头村,出生于1952年,那年代流行温州鼓词,不亚于现在的流行歌曲。我从小喜欢听鼓词,常缠着父母让我学。后来,父亲总算允许了。

  记:真了不起!那么小就有了一门自谋生路的技艺。不知,你当年唱鼓词情形如何?

  彭:时值中国社会精神文化生活贫乏期,我们每天表演鼓词时,上座率都很高,有时候观众爆满,我每天可赚30多元,抵得上北方机关干部一个月工资了。

  记:大概是1979年后,文化市场百花齐放,受传统戏剧和电影冲击,鼓词演唱该倍受冷落了吧!

  彭:恩,眼见观众越来越少,可以说门庭冷落,收入一落千丈。记得1980年有一回,我和师傅在演唱鼓词时,观众都被武打电影吸引走了,最后,连我师傅也跑去看电影了!

  养蜂业:从亏钱欠高利贷到放弃盈利

  记:唱鼓词的经历,该是你人生中的第一个一起一落吧!此后,你又经历怎样的际遇呢?

  彭:唱鼓词无法养家糊口后,我改行跑到东北养蜂了。其实对我来说,养蜂并非明智选择,因为养蜂甭提多讲究。毫无经验的我,又不懂行情,第一年就亏得一塌糊涂。

  记:后来,你又改行了吗?

  彭:在情急之下,我不惜借了高利贷,铤而走险倒腾走私手表,结果先后在天津、上海海关被扣,落个血本无归。

  记: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彭:谁料想到1983年,我欠下高利贷27000多元。为还债,我卖掉手表、缝纫机等值钱物品,甚至连床都卖了。为躲避债主,我3年漂泊在外,过年连家都不敢回。

  记:那几年该是你最难熬的日子吧?家人都还好吗?

  彭:我立业早,成家也早,在26岁时,已有4个小孩。妻子是仙降垟头人,为人正直善良,人称“垟头一”(一枝花)。虽然她是在我“当红”时嫁来的,但在我落魄时,她依然对我不离不弃,给我莫大支持。

  记: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可见,你们夫妻俩感情真好!你的厄运后来有逆转吗?

  彭:当我身处绝境时,又是蜂蜜救了我。有朋友发现一种酿蜂蜜新方法,帮我赚了一把钱,可我们夫妻俩寻思着不能昧着良心赚钱,选择放弃盈利,毅然退出。

  卖眼镜:从单枪匹马闯荡西北到成立宝鸡温州商会

  记:经历大起大落后,你为何选择闯荡大西北卖眼镜?

  彭:在养蜂时,我曾听朋友说,东北的眼镜市场已饱和,为了不影响朋友生意,我就一路闯到大西北了。

  记:大西北曾给你留下的第一印象是什么?最后选择在哪个城市发展?

  彭:西北非常偏僻,起风时,尘土飞扬,风沙滚滚,天很快黑了。

  我从上海乘坐30多小时火车,先来到甘肃武威,因不熟悉市场又适应不了气候,才待3天,又辗转张掖、西宁、银川等城市,最后选中宝鸡。

  记:为什么选择宝鸡作为落脚点?宝鸡城市当时是怎样的?

  彭:我考察了宝鸡的眼镜市场,发现市区仅有两三家国营眼镜店,价格高,进货渠道不畅,服务态度差。我还注意到当地人非常注重子女教育,中小学生视力普遍下降,对眼镜需求量也大,因此,我最终选择了宝鸡。

  作为西北工业重镇,宝鸡当时没有几座像样的高楼,人们的经商意识淡薄。

  记:在宝鸡开眼镜店起步顺利吗?你的眼镜店有什么优势?

  彭:我当时在宝鸡繁华地段租间小门店,取名“光明眼镜店”。由于进货渠道多,价格低廉,验光配镜速度快,半小时就能取货,服务态度又好,顾客盈门。粗略估计,每天净收入1000元,可谓“日进千金”。而当时,人们平均工资仅80元左右。

  记:听说你还曾亲自为自己的眼镜店打广告?

  彭:刚开始,我自己站在眼镜店门口吆喝招揽顾客的。后来,经顾客介绍,我跑到电视台打广告。记得当时布置的情景是,有个人的眼镜“哐当”一声掉地上碎了,咋办?一女的跑来说,“没关系,光明在这里!”之后,“光明在这里”的广告语在宝鸡可谓家喻户晓,我的光明眼镜店生意也越来越红火。

  记:你们眼镜店早已晋身为中国眼镜业500强之一,在陕西同行业排名第二。你后来又趁势开了多家连锁眼镜店吗?

  彭:是的,最多时,我共开了14家眼镜店,而且一路南下,河南洛阳、郑州,上海南京路等大城市繁华地段均有我们的连锁眼镜店。但随着管理跟不上等问题出现,我逐渐将外地眼镜店转让给学徒。

  记:多年前,你还曾患过重病,那是咋回事?

  彭:那是2001年,我突患脑梗塞,说话说不清楚,眼睛也看不清晰,甚至连走路都得靠别人扶。我四处看病无果。2004年,经人介绍,宝鸡一名专业医生居然帮我治好了病。因此,我对第二故乡——宝鸡的感情更深厚了。

  记:看来你与宝鸡很有缘分,宝鸡可谓是你的福地。

  彭:是的!2005年,我牵头组织陕西宝鸡市温州商会。我还担任第二届商会会长。面对眼镜业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我提出全国六大眼镜行业强强联合,实施“苏宁电器”的经验战略。

  记:作为外来人,你在宝鸡生活二三十年,有受过排挤、刁难吗?

  彭:总的来说,一切还算顺利。曾遭遇某部门负责人买眼镜没给优惠,对方给我小鞋穿,来店里查税,车被扣等。而一些淳朴善良的宝鸡朋友也给我很多帮助,因此,很快就化险为夷了。我成立温州商会的初衷之一,也就是想为温州商人撑腰、维权。

  可以说,我在西北卖眼镜经历了起起落落,但我的人生还是走了上坡路。

  “打油井”败下阵

  事业后继有人

  记:除了眼镜业,你还有涉足其他行业吗?

  彭:有啊,我主要转向房地产行业,开发商住一体化的楼盘,总体形势还算稳定。另外,我曾跑去西北开发油井了。可惜没能打出油来,亏了几十万元。但我及时“刹车”退出了。

  记:幸好,你没像《温州一家人》中的周万顺一样,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

  彭:呵呵!毕竟我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去年,我们还成立融资担保公司、票据中心等,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等问题,为企业提供服务。

  记:现在陕西的眼镜市场应该已趋于饱和了吧?不知你们的眼镜店生意如何?

  彭:是的,但我们的眼镜店总业绩仍在稳步增长。我已把眼镜连锁店按股份分给两儿子经营,他们分别打理着宝鸡和西安的几家眼镜店。

  我大儿子彭希奇在法国留学6年时间后回来,工作有创新,经营思路清晰,他还涉足开发金矿、铁矿等产业。去年7月份,在他牵头下,小微企业商会宝鸡分会城市商业合作社成立,获得授信额度5亿元。

  记:这不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吗!你大可放心地卸下重担了。最后,请总结一下你的成功经验好吗?

  彭:我才读4年书,主要靠自学,从温州鼓词剧本也汲取了很多营养,一直秉承“仁义礼智信”为人处世道德标准,在各方面均获益良多。

  会长愿望

  盼瑞商回归助家乡建设

  记:请问你如何看待“瑞商回归”活动?又怎样以身作则,做好带头作用?

  彭:这是个双赢项目,希望在外瑞商努力回家投资建设新项目,为美化家乡环境,出一份力。

  多年来,我带出来卖眼镜学徒很多,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了,其中不乏上亿身家。我一直向学徒们灌输以下观念,有能力一定要回来报效家乡,若能寻到合作项目最好,若无合适项目,为家乡修条桥补点路何尝不可。

  近两年来,我已和学徒们一起出资,帮助台头村村民重建一座老年活动中心。(记者 孙伟芳/文 王鹏洲/摄)

 

(责任编辑:贾洁楠)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