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玉海名家  -> 正文

怀念瑞安旅台教授李森南

www.66ruian.com2015年05月25日来源:瑞安网字体:

  森南的父亲李逸伶先生是先父眉山府君的诗友,也是我高中时代的生物老师。1936年1月,森南毕业于位于卓公祠内的瑞中,我正考入瑞中,两人互不认识。

  我在瑞中期间,曾偕同学去浦后街假山玩耍,大家在假山的岩洞里钻来钻去,饶有趣味,我们还走下苔藓满阶的踏步,在碧绿的池水里洗手,假山周遭花木葱茏,一方清幽的天地。

  2002年,我偕老同学铎生参观假山,踏进浦中巷10号旧门台,大吃一惊,玲珑可爱的假山不见了,二幢洋房拔地而起,森然搏人。假山旧址花木凋零,仅见半湾残池,我惋惜瑞安又一高雅的家庭式花园凋谢了,回家慨然写了一篇《瑞安浦后街假山的沉沦》,后以《卷石山房何处去》成稿。

  许世铮师告诉我假山的主人是逸伶先生,其五子森南原在台湾中原大学中文系执教。退休后,常来故里访旧。我在世铮师寓所的客厅里,看到了森南赠给世铮师的对联:“闲临北海帖,时诵玉溪诗。”联意清朴,字迹圆润,柔中见刚。

  我将《瑞安浦后街假山的沉沦》寄给森南,请他斧正。森南来信详叙,称此假山的所在,原名“卷石山房”。乾隆三年(1738年),李氏太祖李光斗中武科亚元后,诰赠武义都尉时所建(武义都尉,官阶名)。

  “卷石”二字典出《礼记·中庸》:“今夫山,一卷石之多,及其广大,草木生之,禽兽活之,宝藏兴焉。”卷石山房原有八景,名:醉月坪、留云洞、咏锦池、听松楼、洗砚亭、锦屏岩、卧溪桥和读易庐。

  卷石山房是我与森南结上文字缘的纽带。他来信并捎来《李逸伶诗集》,及他著作的《杜甫诗传》、《山水诗人谢灵运》、《大学之道与基督教义的研究》和一些爱国古诗。

  今选录《老来》和《忆故乡探花楼》两首,如下:

  老来

  沉沉心事与谁论,不复当年志气屯;

  云涛飘零疲作客,关山驰骋黯销魂;

  凄迷风雨思君子,浩荡乾坤欠国恩;

  最喜交流开放后,时闻佳讯报中原。

  忆故乡探花楼二首

  瑞安城外探花楼,少日曾随父往游。

  犹忆老尼勤待客,那堪岁月逝悠悠。

  我愧春秋八十五,频年旅食在他州。

  若能身长双飞翼,必上青天向故丘。

  2002年秋,森南偕夫人方莲莲女士来温州龟湖路寓所小住,我邀请他们来瑞安参加“中华古诗文吟诵会”。

  彼时,森南在会上用瑞安方言吟诵李白《蜀道难》和池云珊先生“小住为佳,看南浦云飞,西山雨卷;请君快渡,趁一帆风顺,两岸潮平”的南门待渡亭名联。他吟诵时不像宋墨庵师的浅吟低诵,也不像董朴垞师的引吭高歌。他吟诵时,声音时高时低,时快时慢,变化多,音乐性强,另具一种风格。

  他剖析吟诵古诗的决窍,用瑞安本土白话把诗中的平仄拉开一点,抑扬顿挫的音调变化一些,再根据诗意渗透进感情,便成一首悦耳的歌了。

  会后,森南拄着手杖,拖着久医未愈的病脚,同我们一起去凭吊“文革”后的残园景色。他站在咏锦池旁慨叹卷石山房的衰败,也深情地回忆起青少年时代常去卧溪桥畔捕捉“金龟子”、“天牛”等小动物的童趣。

  他记起了某日在窄狭的卧溪桥上走,忽听后面有人唤他名字。蓦然回首,一脚踏空跌入桥下,乱石划伤额角,数十年后旧疤仍在。他还深深记得,在读易庐书房里,经常受到严父用戒方打手心体罚时的情形。至今,他仍感谢父亲严格教导他笃学勤思,遵守儒家的规范。

  2003年春,他在信中附来一张报告,托我转达有关部门,要求将他父亲李逸伶先生在1930年代撰写的放翁亭旧联悬在湖滨公园亭柱上。联云:“旧址筑新亭,故国犹留乔木在。小城临古渡,诗人谁继放翁来。”

  2004年秋,市市政园林管理局批准了森南的报告,同意在湖滨公园悬挂李逸伶的放翁亭旧联。

  当年11月7日,森南邀请瑞安文化界人士约50人,在瑞安湖滨公园桂雨榭举行“乡贤李逸伶放翁亭旧联上柱仪式”。森南在讲话时,叙及父亲因家累重,生计清贫,眼框含着老泪,他对1940年代逝世的严父,有说不尽的哀思。

  森南回到温州寓所后,曾为玉海楼后花园创作了生平最后一幅对联:“学派起东瓯,经世文章传万代。书楼名玉海,鸿篇著述焕中华。”

  2004年11月9日,森南夫妇返回台湾桃园后,森南胃口不佳,进食甚少。2005年2月,赴台北和平医院检查头痛症,才发现胃癌后期,医治了5个多月,于7月20日逝世,享年87岁。

  森南弥留时间,仍念念不忘故乡,念念不忘两岸统一大业。当日凌晨,他曾对妻子莲莲,儿子家瑞、女儿家琇说:“我多么想回到温州故乡啊!”

  森南,你衰年病足,去天国路上,要慢慢走。(陈霖)

  

(编辑:贾洁楠)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