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地理探秘  -> 正文

湖岭与瞿溪,感情也“跨界”

www.66ruian.com2015年06月24日来源:瑞安网字体:

 

  早年,林源古道是瑞安西部山区通往温州瓯海区潘桥街道岷岗村的主要交通要道,该古道是瞿湖古道的一部分,至今还有很多人走,所以古道保存的比较完好。

  有人总称这条古道为“瞿湖林源古道”。我们原本打算另写“林源古道”,但考虑到林源古道是瞿湖古道的一部分。所以,仍然走进瞿湖古道,写一写这条古道上的今夕故事。

  林源水边古道是林溪的源头

  农历端午节前后,天气以多雨为主。瑞安人称之为“重五水”。“重五”即农历五月初五,而“重五水”正是“黄梅时节家家雨”的“收官之作”。

  瑞安方言所说的“落爻重五水,送走梅雨天”就是这个意思。农历五月梅子成熟结果,故五月雨称“送梅雨”,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重五水”。

  此次走进瞿湖古道,正逢“重五水”泛滥的时候。我们一行在林溪社区转至林源村,再从林源村的桥头开始,顺着路右边的溪谷行走,走了约5分钟,便来到了古道的入口。

  林源村林老伯告诉我们,所谓的“林源”,系林溪的源头之一。“这里是林姓的始居地,又是林溪的发源地,所以叫林源。《林氏宗谱》记载,明代正德年间,林家始祖从汀田寨下迁此建村。”

  我们在采访中了解到,林溪别名三十一溪,因流域地属原三十一都而得名。林溪分东、北两支:东支源出湖岭岭雅分水域尖的西麓;北支源出湖岭雪尖山的东麓。西南行入林溪林源合于一支,经鲤鱼山南麓注入林溪水库,至湖岭潮基,最后汇入金潮港。

  村民介绍,这条古道一带多在水边。古道一侧便是潺潺的溪流。古道伴着水,各种清泉绵延不绝,每走一段都可以享受到山泉水所带来的清爽。

  “古道上的条石和块石就地取材,早年就在溪涧中打石取石。”在村民的指点下,我们在清澈溪水中,依稀可以看到前人修路筑道留下来的石槽石孔,因为时间久远,石槽石孔里面的木桩都腐朽了,只留下一些空槽。

  “重五水”有一段“农闲时光”

  水声潺潺,鸟声清脆,溪流伴着古道偶尔还出现碧绿小潭。村民介绍,以前,这一带村庄的农民都会造纸,至今尚遗留着造纸作坊。

  “早年,林源古道附近的村庄多以造纸为副业。‘重五水’时节,古道一带的溪涧,水涨得凶猛,有很多水碓都停止作业,防止水患带来的灾难。”林老伯说。

  村民所说的水碓是动力机械,一个大的立式水轮,轮上装有若干板叶,转轴上装有一些彼此错开的拨板,拨板是用来拨动碓杆的。逢到秋冬,溪流水小,水碓的入水口要更“开放”,以引水入水碓碓屋。到了春夏时节,溪流水大,水碓的入水口要“截流”。特别到了“重五水”前后,因溪流水量过大,纸农大都休息,停止作业。

  “对于专业的纸农来说,这段时间就是农闲时光了。”林老伯说,事实上,古道一带的村民只将造纸作为副业,是多一种营生多赚一点,主业还是务农,这期间,山间的稻田菜园里也有许多事要干,谈不上真正的休息。

  下庵堂村的清代建筑

  出了林源村,再经过上甲村,走了约一小时后,下庵堂村到了。在下庵堂村古道旁边,依山面溪,建有一座下庵亭。亭临溪一侧,有供过往行人歇脚休息的美人靠。我们歇脚喝水,和路过的一位老人聊天。

  据老人介绍,下庵堂村有桥和亭,都是古建筑。桥是双溪桥,亭是下庵亭,都建于清光绪丙子年(1876)。

  据悉,双溪桥在林溪下庵堂村南北相向的位置上,系花岗石砌成的石拱桥,长18.30米,高6米,宽4.2米。拱圈为半圆形,用条石镶边。

  “大概到了清末的光绪时间,瞿湖古道才真正热闹起来。之前,这条古道还是条羊肠小道,没有造桥之前,溪涧中只有碇步可以走。”村民介绍说,这里是瞿湖古道上的咽喉,南来北往行人必歇之地,早年这里非常热闹,不但白天过往客商络绎不绝,而且夜里担纸客脚步也未停息过,举着灯笼火把过往。

  以前,湖岭一带的纸农在凌晨三四点钟便起床,带着干粮,挑着家中自做的卫生纸、竹器,迎着朦胧的曙光到温州城叫卖或办事。“就是我们所说的举着灯笼火把走古道,到了下庵堂村,就可以吃点干粮,临溪坐在小桥或亭里歇息一下了。”

  村民所说的情况与孙锵鸣特撰碑文《分水城到瞿溪、雄溪种树记》记录的差不多。碑文上记载,瞿湖古道自清光绪九年(1883)动工,历时3年后竣工。而庵堂村的桥和亭,建于清光绪丙子年(1876)。可见,这条古道上的建筑,也是由一部分先建,才慢慢建成的,并非“一日之功”。

  可以想象,古时往来的客商,在群山环抱的古道盘旋而上,经过胜利亭,穿过分水城城门,再沿着山路下山,通过永瑞亭,路过瓯海的石岩屋一直通到雄溪的情形。

  “重要关头”分水城

  清朝光绪年间,瑞安三十一都(现在潮基、林溪一带)的纸农,把做好的纸挑到瓯海瞿溪、雄溪集镇上卖。古道崎岖不平,每逢雨天一路泥泞,路滑难行,淋湿卫生纸及货物,于是就有了当地人集资依山而筑“胜利亭”。

  胜利亭建于明嘉靖年间,落款时间依稀可见,至今已有四五百年时间。古道上还有一座永瑞亭,这是古时永嘉府和瑞安府分界的凉亭,建造结构和功用与胜利亭如出一辙,可谓是姐妹亭。

  “这也可以肯定,瞿湖古道上的建筑,由一部分先建,才慢慢形成的,比如胜利亭、永瑞亭和分水城就是先建的。”村民说。

  分水城盘踞在山脊之上,城墙两侧十分陡峭,现在已是残垣断壁。残迹依然可见的有约100余米,高3至5米,宽3至6米。城墙下面是一座城门,保存尚好,是进出古道的咽喉之地。

  据城门旁的石碑记载,该城修建于宋末元初,鼎盛于明朝中后期,民国时期开始渐渐衰落。原城墙上建有碉楼(瞭望塔)、炮台,在民国期间被毁。当地人介绍,这是抗击倭寇的军事设施。

  据《瑞安市志》卷二十三“城垣”篇记载:“分水城在林溪乡北部,与永嘉县(今瓯海区)交界处。城高1.6丈,宽1.4丈,长91丈,并有炮台、碉楼,块石结构。民国间炮台、碉楼已毁,现留遗址。”

  明嘉靖三十一年至四十二年(1552—1563),倭寇从福建一带流窜到浙江,瑞安沿海城乡备受倭寇骚扰掳掠之苦,人员死伤,财物损失,房屋被焚,损失甚巨。官员、乡绅、百姓奋起抗倭,战斗频繁。当时永嘉府为了遏制倭寇逾山而过,便下令在永瑞边境的山头建筑城堡,以对抗倭寇。

  瑞安人的“瞿溪感情”

  湖岭一带的华侨,大多是先通过代人做临时工,挣来一些钱,再向亲友借一点,创办了皮革、成衣加工场(人称“子女场”)或餐馆(人称“夫妻店”)。他们靠勤劳、俭朴及亲友故旧的帮助,先是走出了瑞安,出国工作,回乡后回报家乡。

  也有的华侨,心系古道的另一边,住到了瓯海瞿溪,或者资助起瞿溪各界的种种建设。

  原籍湖岭桂峰元底垟心村(现迁居瓯海瞿溪镇)的旅德侨领杨益盈就是鲜明一例。杨益盈虽已迁居瓯海区瞿溪镇多年,但他忘不了哺育过他的桂峰山山水水,捐资9万元作为“均路桥”的基建费。他在该桥建成后,还特地在桥边添造一座别致的“恋乡亭”。此外,还资助建成瞿溪镇第三小学的“杨益盈教学楼”。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湖岭一带的华侨多有捐助。如旅意华侨胡永进捐资建造瞿溪中学“春林楼”,杨伟忠捐助瞿溪中学“实验楼”;胡绍洪等捐建瞿溪华侨中学“思源楼”等。

  这种“跨界”的资助行为,在其他地方并不多见,可谓是瑞安人特有的“瞿溪感情”。(记者 林晓)

  [瞿湖古道简介]

  瞿湖古道南起湖岭镇湖屿桥老街,北至温州瓯海区瞿溪镇瞿溪老街,古时既是商旅通道,也是明清与民国时温州府传递文书的官道。

  古道以分水城为界,瑞安段为瞿湖林源古道,瓯海段则为石岩屋古道,其中林源古道全长5.6公里,古道全程约20公里。自湖岭镇湖屿桥老街至瑞安与瓯海交界的分水城,约需2小时行程。

 

(编辑:贾洁楠)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