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13958846666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天下瑞安人 -> 文艺  -> 正文

军旅画家徐贤佩:成功源于坚守艺术理想

www.66ruian.com2015年08月11日来源:瑞安日报字体:
核心提示:

  编者按:八月,是军人的节日。这些“最可爱的人”,见义勇为,敬业奉献,不言苦累,他们用自己的言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中华正能量。去年以来,共有32名优秀军人荣登塘下军人光荣榜。从本期起,《今日塘下》推出《塘下军人风采》栏目,报道部分军人的先进事迹,让大家品读当代军人风采,学习他们的优良品质。

  每一位军人参军的理由千差万别,徐贤佩的“动机”是,为了圆绘画梦。这了这一梦想,这位塘下军旅画家十几年来勤学苦练,最终如愿从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并从事绘画工作。“坚守理想,永不言弃”,这是他作为一名军人传授给我们的一个坚定信念。

  抱着画画的理想去参军

  徐贤佩出生在塘下镇沙渎村,哥哥曾是油漆工(当年的油漆工都擅长用油漆在墙上作画),家里有很多画稿。从小就喜欢绘画的徐贤佩总是拿哥哥的画稿来自学。在高考之前,他甚至还咨询过学校老师,如何考中国美院。在当时,塘下的小村庄从来没有人考过中国美院,老师的一句“别有这非分之想,老实参加高考!”让他打消了这一念头。

  1979年,徐贤佩以几分之差高考落榜。“当时家里穷,升不了学只能去打工赚钱贴补家用。”在高中毕业后的两年时间里,他在村里的学校做过代课老师,也在莘塍团扇厂当过绘画工等。直到1981年,他听闻部队里有电影队,需要绘画人才,还有绘画俱乐部、画室等,有广阔的舞台可以实现理想。怀揣着对绘画的一腔热忱,徐贤佩积极参军,并顺利成为上海江湾机场警卫连的一名警卫战士。

  但现实情况并非他想象的那么美好。参军之后,他才发现,他的职责是站岗放哨,还要苦练擒拿格斗,这与他在部队学画的愿望相差甚远,曾一度,他陷入失望之中。所幸的是,部队里有出墙报、板报的任务,当战友们得知他有绘画这方面的兴趣爱好时,就将这项任务交给他。他不仅画画得好,字也写得好,才能展露出来后,一下子在团里出了名。得知警卫连有个新兵很有才气,汽车连、通信连等其他连都争相来借兵。

  没过多久,徐贤佩的名气传到了他所在的空军某司的宣传科,指导员得知他板报出得好,就将他请来当场表现一下。徐贤佩画完之后,指导员赞不绝口,立即决定借他到司里的电影队帮忙画广告,画幻灯片。徐贤佩利用周末以及晚上的空余时间来帮忙,这一帮就是3个月。

  “帮忙画了3个月之后,对方突然不再叫我过去了。我还纳闷了一段时间,猜想着,难道他们看不上自己的画了。”此后的4个月,徐贤佩依旧在警卫连当警卫战士,原先各连抢着借用他的情况也不复出现,他心里纳闷,但仍不骄不躁,坚守岗位做好本职工作。

  1982年3月,入伍不到一年,徐贤佩接到调令,是司里决定要调他到电影队担任放映员。后来他才得知,原先借用3个月又突然不叫他过去帮忙,是上级领导故意考验、观察他的。

  追求艺术的理想从不言弃

  对于一名新兵而言,能到电影队担任放映员是非常难得的好差事。但徐贤佩深知,自己的理想不止于此,他觉得自己的绘画水平还很业余,必须参加专业、系统的学习。1982年4月,他从报纸上得知上海业余艺术学院的招生信息,立刻报了名,并利用周末时间去学习。

  “当时学习时间很紧凑,上午学山水画,下午学花鸟画,晚上还要学别的,周末两天时间每天都要从早学到晚。”徐贤佩告诉记者,当时部队的津贴每月只有10元,而吃一碗面却要2元。为了省钱,每个周末,他早上在部队食堂吃过之后,再打包4个馒头,午饭和晚饭,就从办公室要点开水,就着带来的馒头吃。

  虽然条件很艰苦,但他学画却非常刻苦。老师们也感动于他的刻苦精神,毫无保留地把绘画技能传授给他。“一位是擅长花鸟画的吴门画派传人杭英,一位是陆派传人、山水画大师陆俨少的儿子,我很感恩这两位老师当时的倾情传授,让我学到了吴门画派和陆派的精髓。”回忆起当年学画的情景,徐贤佩至今依然非常感恩,课堂之外,两位老师还经常邀请他到家里继续传授画技,他成了同学们羡慕不已的“入室弟子”。

  徐贤佩心里一直有个愿望,那就是考上解放军艺术学院。考该学院必须符合两项硬指标:一是需有军官身份,二是作品在全国或全军参展过。而此时,徐贤佩没有一项条件符合要求。于是他暗下决定,必须先考上军校,成为军官。“哪个军校最好考,哪个专业能最快毕业?”此时,他完全不在乎将拿到什么文凭,只求快点成为干部,奔着这明确的目的,他于1983年7月考上了空军后勤学院的航空材料系。

  当时学校在徐州,军民共建的氛围非常好,期间徐贤佩接到任务在火车站的广场上出板报,还常常引来路人围观。两年的学习,他被授予优秀学员称号。毕业后,他谢绝了学校的挽留,毅然回到上海,只为圆最初的梦想。

  如愿考上军队艺术最高殿堂

  因为受所学专业限制,回到上海后,徐贤佩到了航材股任职,担任仓库主任。1985年年底,见习期满一年后,为让他发挥特长优势,他又被调往宣传科任干事,职位也从排长提升到副连。

  由于之前所学的都是山水、花鸟画,表现军人题材的人物画一直是他的短板。为克服这一难关,此后的4年时间里,他不断研究、学习,作品也陆续在上海市乃至全军展览。

  “1989年我成家之后,与妻子两地分居,理想也一度被动摇。”徐贤佩坦言,当时,两项硬指标终于都符合了,可他心系老家的妻子,一度想放弃不去考解放军艺术学院,是领导的鼓励又让他重拾信心。

  “1991年报考时,当年五六十人参加考试,能录取的只有八九人,全国空军只有2个名额,可想而知考试的难度。”徐贤佩说,参考的这些人,大多来自司级单位,而他只在基层单位;有的考了三五年了,而他才第一次报考;很多都是上级单位的创作员,而他只是宣传科的一名普通干事,考上的希望非常渺茫。

  头几门素描、速写、书画等科目考完之后,他感觉心灰意冷,很不理想。最后一项创作画,题目是“此时无声”。徐贤佩说,当时在考场,2个小时都没法动笔,看着别人都画得很有意境,他越看越紧张,额头直冒汗。

  突然,他灵光一现,想起自己来参加考试时,爱人生完孩子才20天,为了参加考试,他直接从塘下坐车去温州,再从温州到上海,再坐飞机去北京。当时,爱人抱着孩子来凤士桥车站送她,等车的间隙,眼里含着泪水,为了不让他看见,就一直背过头去,他不知如何安慰。车来了,他背着挎包上了车,此刻孩子也哭了……想到此情此景,他立即下笔,将现实中军人与家属两地分居的痛楚用画笔展现出来。

  这项科目,他得到了创作第一名,也出乎意料地考上了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两年后,在毕业典礼上,时任美术系主任、现任中国文联副主席、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告诉他,当时,他的专业水平其实连中等都达不到,但是这个创作打动了他,才破格予以录取。

  希望回家乡举办一次画展

  从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之后,徐贤佩回到了原部队,因为基层单位没有创作员的职位。他于1995年毛遂自荐到上海解放军政治学院(现更名为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上海分院)教学,一边负责教学,一边从事科研创作。

  多年来,他教学成果丰硕,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富有艺术修养的现代军人,还凭借着短时间内学会的写意花鸟技法,在中央七套军事频道视频授课,连续播出4个月。因对军队的无限深情,他还创作了许多军旅题材的作品,屡屡获奖,受到广大官兵的喜爱。为了更好地为部队创作,2012年,他离开院校,在空军部队代职一年。如今,他依旧停不下创作的脚步,继续摸索,寻求更大的进步。

  近年来,他多次受家乡人民的邀请,来瑞安授课,他说,希望今后有机会能回家乡举办一次画展。

  [人物名片]

  徐贤佩,1964年1月出生,塘下人,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现为南京政治学院上海校区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大校军衔,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协会会员,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电视台军事栏目客座教授。(记者陈绵绵)

(编辑:林子涵)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