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罗阳史话  -> 正文

《瓯风》社与林庆云及林庆云后人

www.66ruian.com2015年11月09日来源:瑞安网字体:

  离瑞安湖滨公园仅数步之遥,有一座新建的林庆云故居,是刚从西面一百米处搬迁过来的。林庆云何许人也,这里蕴藏着何等的人文价值呢?

  林庆云是上世纪40年代的瑞安名人,具有两大明显的特色:一是其屋、二是其人。林庆云故居是瑞安值得保留的典型砖木结构的士绅阶层住宅,正楼七开间,进深六间,其左右厢房系两层楼房。楼宇古朴大方,高爽宽敞,厢房精致漂亮,雕刻精美,是一座既朴素典雅又适静宜居的民宅。想当年,这里开门宾朋满座,闭户书声琅琅,洋溢着浓郁的书香气息,遐迩闻名的瓯风社成员在此雅集,探讨学术,评说时事。《瓯风》杂志一本本从这里走出。

  林庆云,字志甄(1915至1946),系“东瓯三杰”代表人物陈黻宸的侄孙女婿,陈怀的女婿,陈谧的妹夫。陈谧当年创办《瓯风》杂志,一切出版费用均由林庆云一人资助,每期《瓯风》杂志出版,都寄赠给全国各地图书馆与藏书楼以及全国名人学者,此外还编印8种《惜砚楼丛刻》到处分发,扩大了瑞安文化的影响力(现尚能看到的有:黄体芳的《漱兰诗集》、孙诒让的《顾亭林诗校记》、宋恕的《莫非师也斋文录》、林公铎的《伦理名论》)等。1935年温州广泛征集乡贤先哲遗著,陈谧和林庆云等人,竭尽全力网罗文献,视为珍宝,并由林庆云出资垫付费用,加以印行,同年温州举办艺术展览会,展出名家名著千余册,展览结束后,林庆云等人将其中精品影印留存,于1936年出版了《瓯雅》一书,又名《浙江永嘉区艺术展览会书画纪念册》,由他和谢磊明、梅冷生负责编辑印制。抗日战争时期,林庆云先后出任东北小学校长、瑞安救济院院长,热心于慈善与教育事业,成绩显著。如当时救济院经费奇缺,林庆云出资把孤儿们迁至沙垟,避过日寇的浩劫,其家产为此几乎赔偿一空。

  说到组建《瓯风》社,发起人陈谧功不可没。

  陈谧(1902-1966),字穆庵,其人天资聪慧,机灵敏捷,系陈怀长子,林庆云的大舅。“五四”前后入北京朝阳大学就读,后在燕京大学讲授文史学。1935年参加《瑞安县志》修编工作,不辞寒暑,下乡采访,认真收集,精心整理,为县志印行立下了汗马功劳。此外他又为玉环县修订县志。一生致力于古文字学及乡邦文献研究,著有《介石先生事略》、《陈介石先生年谱》、《东瓯三先生年表》、《温州艺文志序》、《浙东学案》、《木厂甲乙集》等。

  1933年11月20日,陈谧和林庆云等人在利济医学堂求志堂,组织成立《瓯风》社,其主要成员都是温州各县学术界名流,其中有:刘绍宽、梅冷生、池志澂、王理孚、林公铎、陈谧、高谊、黄式苏、李笠、孙延釗、李翘、宋慈抱、张扬、陈闳慧、陈准、林庆云等16位社员。后李笠外出赴大学执教,夏承焘继其缺。刘绍宽在创刊号上发表《瓯风社记》,社员们一致同意将刊物定名为《瓯风》杂志,陈谧为总编辑,林庆云为总理事,陈准、张扬为副理事。刊物由瑞安仿古印书局以仿宋体梓印。《瓯风》首刊凡例指出:“诗云维桑与梓,必恭敬止。”其办刊宗旨跃然纸上。从1934年10月至1935年12月共刊出24期,所载皆为地方文献。《瓯风》杂志始终以发表地方文献,发表先贤遗著和名人名作为己任,以弘扬光大东南文物之邦为目的,大量刊载了孙诒让和“东瓯三杰”陈黻宸、陈虬、宋恕的遗著以及温州当代学者著作,扩大了永嘉之学在全国的影响面,故有了“伊洛危微宗未坠,永嘉经制学弥恢”之说。《瓯风》杂志首刊刘绍宽撰写的《瓯风社记》作为发刊词,孙诒让的《六历甄微》、陈虬的《蛰庐存移》、宋恕的《六斋论文》、黄绍箕的《潞舸词》、池志澂的《全台游记》、宋慈抱的《续史通》、陈怀的《治瓯刍议》、陈谧的《清代瑞安选举人表》、《瑞安经籍目》、孙延釗的《孙敬轩先生年谱》、《温州经籍志校勘记》等均在《瓯风》杂志发表。

  林庆云先生夫妇寿命都不长,只活了30来岁,分别于1946年与1943年过世。我作为东北小学小学生曾为校长夫人送过丧,所以记忆深刻。当时他们有三子一女,兆丰、兆鑫、兆平和邕邕均未成年,母亲因肺病辞世时兆平只有3岁,父亲因伤寒病故时兆平只有6岁。我的大哥那时在东北小学教书,我的嫂嫂、姐姐和我都在东北小学念书,所以对他们都比较了解,况且兆鑫、邕邕曾是我小学同学,瑞安中学初中毕业时也曾同班。1950年7月,16岁的兆鑫瑞中(初三)毕业,既无钱升学,又不能就业,兆丰让他到山东大学找他,临时只得在学生食堂用餐,晚上与哥哥同睡一床,被人告至教务处,那日教务长找兆丰谈话,兆丰以为一定会受到批评,谁知教务长交给他一封亲笔信,让兆鑫到淄博师范学校升学,那时师范学校不用交学费,国家包吃包住包分配,解决了兆鑫升学与就业两大难题,毕业后分到学校当教师,兄弟俩购买了礼物,来到山东大学向教务长谢恩。多年以后,我在瑞中建校100周年校友会上见到了兆鑫和邕邕。他们个个聪明能干,兆丰是山东烟台林业科研所高级工程师,兆鑫是山东淄博中学高级教师,邕邕杭州工业学校毕业后也是工程师,兆平在温州某企业工作,还当上了车间主任。可是命运总对他们开玩笑,在人生的道路上兄妹四人,各有各的坎坷,各有各的泥泞,这些都不是他们自己的错,有的是政治运动极“左”思潮造成的,也有是自身体格的原因,还有是运气与机遇使然。今年兆丰不幸过世,兆鑫早已退休定居山东,邕邕和兆平都在温州。兆丰曾给我来信,索要一套《瑞安市志》,我曾去市志办领了一套给他寄去,他热爱故乡的情结由此可见。兆丰曾在信中对我说,他很想回乡看看,可是这一天还没有等到就撒手人寰。兆丰比我大四五岁,如果他健在,他掌握的情况会有很多,我这篇文章的信息含量和思想含量一定会大大提升。(李淳)

(编辑:贾洁楠)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