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罗阳史话  -> 正文

塘下场桥旧事拾遗

www.66ruian.com2015年11月16日来源:瑞安网字体:

  日前,笔者有幸读到场桥《陈氏宗谱·序》所载的近20篇自南宋以迄明、清、民国以及1960年代的历次谱序及引、考等文章,得知一些当地旧事,以为颇有存史价值,特摘录部分内容稍加说明。

  “磨坊”——先民的生活缩影

  场桥陈氏裔孙时焌(木天氏)于民国丙子年(1936)所撰的《五方地名及榕树桥考》一文称:“我始祖自唐卜迁于斯,三传至诒公。诒公筑面坊于河侧为业,而其所居之地即以“磨坊”为名。及后相沿,因此二字不雅听闻,仿译为“五方”,意为五方聚族于斯之义。……古迹沦亡,厥后独存坊基一片于桥下——原文小字:其地即今各名营防(疑为“房”字刻误,待考)基是也——及磨爿一方于桥边,其窍依然无恙,微此二物……庶可有证昔日之古迹也。”

  以上引文除简介今场桥五方村的初名为磨坊外,还提供磨坊旧址及石磨磨盘作为证据。笔者于1950年代初期曾在场桥多次看见过一块磨盘,约有圆桌面大小,当中确凿有可装木轴的圆孔,很像我国北方驴、马拉的那种大石磨(不是浙南民间人推的直径不足盈尺的小石磨),如果是此文所指的“磨爿”,现在可能还可以找到。

  陈谱还提到:场桥陈氏肇始祖陈昭文以上八世祖陈忠是南朝陈季后主陈叔宝的六代孙,曾在唐朝为官,后代留居在河南开封一带。陈昭文于唐宣宗间(847至859)在福州任过录事,晚年又从福州移居闽东长溪(今霞浦)赤岸,旋再迁来瑞安场桥。那时的场桥,只有北面大罗山麓为陆地,西面是盐田,东、南两面仍为浅海。居民应该可以在山坡上种植豆麦、杂粮。陈姓祖先仿效原家乡河南的生活习惯,在这里设置大石磨,除供自家磨麦开面坊做面食供应前来贩盐的客商就食外,似乎还可为周边居民加工豆麦。

  “榕树桥”——原生态的历史记忆

  《陈谱·五方地名及榕树桥考》一文还写到:“先时其地有河(在今五方村北与后垟村之间)相隔。未便来往,吾祖乃以榕树板架其上而代桥,以利贸易。至明万历间(1573至1620)始建桥梁,即名曰‘榕树桥’。”民国12年同里黄宰甫的《重修(场桥陈氏)宗谱序》又称:陈氏“派演东瓯,越八世,徒迁四灵长桥者,曰昭文公……拱公派下居磨坊榕树桥南者,曰德公,名为前陈祖;世居榕树桥北者,曰诏公,名为后陈祖。”

  这段引文除介绍场桥陈氏派系分支及住地情况外,还从另一侧面为后人保存了场桥一带乃至温州沿海丘陵及海积平原的榕树生长和桥梁建造的原生态记忆。就榕树生长方面,唐朝后期,陈氏先人所采用的可以锯成厚板搭桥的榕树,应是百年上下树龄的大榕树,说明当地近百年前已有一批榕树生长了;就桥梁建造方面看,当今温州遗留的北宋以前的石桥,均被史家认为古桥,瑞安市只有五座(含仙岩)北宋古桥,而南宋以后瑞安的石桥才逐渐增多,这是“以石代木”造桥的开始。场桥西直线2700米的石岗陡门于南宋淳熙十二年(1185)重修时,就有“以石伐木”的记载(见陈傅良《重修石岗陡门记》)史家认为此举为浙南陡门建筑史以石代木之始。从中可以窥见场桥五方的榕树桥正是古代场桥先人留下的原生态的历史记忆,值得纪念。

  “四灵”——先民微观视觉的心态

  本文上节所引民国12年场桥人黄宰甫所撰谱序中有“四灵长桥”一语。“四灵”指场桥五方村北面的四座小山丘。分别是该村东首直线(下同)600米的龟山,海拔高74.1米,形状似龟;北偏东950米的泰山(又名麒麟山),高81.8米,山麓有南朝天监间(502~519)建的龙翔寺;北偏西1200米的龙山,高90.9米和西偏北2000米的凤凰山,高171.6米。这四座山丘是大罗山东南余脉。在唐以前场桥四周仍为浅海滩涂时,人们肉眼望去海滩上这四座小丘应是十分突出的,分别像龙、麒麟、凤凰、龟四种灵长动物,拱卫着场桥地方,而且相映成趣,是先民微观视觉范围内自然界的祥瑞灵异偶像,代表他们崇拜自然的心态,而成为当地一大风景线。而如今,这四座山丘却都被与它齐腰的高楼群所掩蔽,就不那么显眼了。

  南宋开永嘉学派先河的学者、瑞安叶适、蔡幼学的老师陈傅良,与场桥陈氏是同宗,他所撰的《永嘉楠溪两源陈氏宗谱小引》载:“昭文公自长溪徙居温之瑞安长桥,今一派居湗村,一派居八水,则有儒绅若止斋公出焉。”又:“昭文公生居静公,居静生师纳公,仕钱塘王为银青光禄大夫,生诏、诰、诒,三派居瑞安长桥、湗村、八水,而生止斋公傅良,登宋榜眼。”场桥《陈氏宗谱》中录有陈傅良撰于南宋淳熙戊戌(1178年)菊月望日的《陈氏宗谱总序》,正文共1206言。此序从太古“黄帝生昌意”说起,把陈氏世代相承的历史详细地记录下来。其中说到夏、商二朝封舜的后裔于妫水边陈地,及周武王以女姬元作虞舜后裔周陶氏为妻,生子满,赐姓妫,封于陈地为胡公,以地为姓。再写到南朝陈霸先代梁为陈朝的开国皇帝。至唐代有昭文公徙闽为福州录事,后迁居长溪;其弟昭远仕杭,徙永嘉楠溪等历史脉络。文章叙述清楚,考证有据与历史对照,基本相符。此文在千年前史料不如当今详尽的情况下写成,足见陈傅良正如近代瑞安学者孙衣言所赞美:“务求知古如君举(陈傅良)”的“知古”功力。(宋维远)

(编辑:林子涵)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