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罗阳史话  -> 正文

天光吃底饱膯膯,眙眙《瑞安日报》有新闻

www.66ruian.com2015年11月18日来源:瑞安网字体:

  上一期,我们在“瑞安方言系列”《瑞安话仍保留着较多古音》中,讲到了汉王朝对瓯越统治时期的语言,应是东楚方言与古吴越语相融合形成的江东方言。当时章安先祖讲的江东方言,与现在的瑞安话并不是一回事,是瑞安方言的底层。

  之后,历史上多次迁移影响瑞安方言,北方方言渐成官话,瑞安因远离京城,成为发展较慢的南吴语。如瑞安话讲“孺人”就是媳妇,“新孺人”是指新娶的妇人,还把未婚的女孩称为县主儿,这些都是瑞安方言仍保持着较多古老语言特征的缘故。

  《切韵》和汉文化中的“南方音”

  上一期,《瑞安话仍保留着较多古音》见报后,有读者来电问,当时的章安先祖讲的方言与现在的瑞安话到底还有多少关联?有的读者还提出,是不是能从古籍的文学记载中找到瑞安话的“源头”?

  事实上,在瑞安还“属于”章安的时代,江东方言还是“古吴语”,与现在的吴语不同,这是瑞安话中前、中古层次语言的主要来源。当然,与现在的瑞安话是不同的。

  东晋,国都定都于建康(南京),汉文化中心也随之南移。当今语言学家确定的说法是,在这一时期,河洛口音和吴侬软语都被融合进新的国语里。其次,标志着“杂合洛阳和南京南北音”的重要依据,就是隋代《切韵》一书的问世。

  《切韵》,隋代陆法言著。书成于隋文帝仁寿元年(601),唐代初年被定为官韵,增订本甚多,《切韵》原书已失传,其所反映的语音系统因《广韵》等增订本而得以完整地流传下来。现存最完整的增订本有两个,一为唐写本王仁昫《刊谬补缺切韵》,一为北宋陈彭年等编的《大宋重修广韵》。

  《切韵》为汉语发音的标准化奠定了基础,而《切韵》的基本发音标准仍多是建康话,这一点,也许可以证明汉文化已经转移到了南方。

  瑞安话里有“切韵时期”中“南方音”的遗留。比如,瑞安方言中的“鱼”、“虞”口语不同(这在西部山区高楼、湖岭一带尤其明显),“毛”、“茅”不混读音。因此,有学者认为,这些读音在瑞安话中的区别,有方言中浊音的表现,能与《切韵》对应。

  用瑞安话交谈,“有理不用高声”

  从语音史中可看出,“浊音清化”始于五代时期的北方,入声消失始于宋末元初。因浊音音低、传不远,入声短、拖不长,这两个特点,使浊音和入声在官话中渐渐消失。

  起先是因为北方游牧民族对这些音素(浊音和入声)不感兴趣,也不方便他们在草原上远距离的对话,而普通话中的翘舌音也非古汉语固有音素,语音史上有“古无舌上音”之说,其出现在唐朝中期的北方。

  北方话声母结构迥异于古汉语。无入声、无浊音,导致北方话总体以高音为主,音感清越高扬,符合草原生活环境,所以有人将“打官腔”和“唱高调”扯在一块。

  语音学中,将发音时声带振动的音称为浊音,声带不振动的音称为清音。吴语(包括瑞安方言)中保留完整的中古全浊辅音。

  清代著名经学家、音韵学家江永有句名言:“清浊本于阴阳。”

  浊音在汉语中(除吴语和老湘语)消失后,汉语(除吴语和老湘语)的语音体系就发生了阴阳失衡。底气一味的“虚化”,变成了响亮的官腔语言。

  比如喜欢大声说话,常常被全世界视为华人的恶习,这个恶习也大概是“浊音清化”时候形成的。因为声带要震动的浊音字是难以发出高声调的,声母清浊不辨后,便只有靠声调来区别,于是声调起伏就被放大。沉蓄内敛的浊音清化后,说话变得容易,“扯着嗓门”的情况便出现了。

  浊音在瑞安话中的重要位置

  什么是浊音呢?

  譬如,普通话中称汽车为一辆,量词是“辆”。瑞安话常说,一把汽车,一部汽车,这里的量词就是浊音。

  在瑞安一带,一般人讲话都是相当“软”,这实际是“浊音浊化”的表现,有点“轻轻气儿”。特别是尚未出阁的瑞安姑娘,讲话极其温柔。还有个例子:温州城区的人一听说瑞安人,首先就夸起瑞安话,称瑞安话“软”,很好听。而瑞安人的平常交谈中,也较轻柔。倘若声音大,音调高就要遭人指责,称“有理不用高声”。

  早年在民间,一般称有地位、有身份的人讲话斯文条理,用瑞安话讲是“钞票赚(近)底,话亦讲好起,该个人地位变爻罢呐”。意思是,此人发达之后,讲话也条理起来。事实上,这句话一方面是说,此人是经历了世面,话说得有道理了;另一方面,也有一种可能,经过沧桑的人,话讲得慢了,无意中多了浊音,听着很有成熟感。

  “先降后升的曲折调”是入声

  普通话与瑞安话的最大差异,是前者有卷舌音而没有入声,后者有入声而无卷舌音。

  瑞安人说不好普通话的最大障碍,是学不好卷舌音,分不清前后鼻音。反之,北方人说不好瑞安方言的主要原因,是不知入声和浊音为何物。

  一般来说,短而急促的是入声。

  相对古汉语,现行的普通话只有四个声调:阴平、阳平、上声、去声,也就是汉语拼音中的第一声至第四声。

  而瑞安话则完整地保留了包括“入声”在内的古汉语的8个声调,分别是: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阴入、阳入。比如,“麦”、“铁”、“桌”,这些字的瑞安话发音,声调为先降、后升的曲折调,我们可以据此判断出它们是入声,但这种发音在普通话中已经找不到了。

  所以,除了短而急促的入声,还有“曲折调”。

  现代官话的特征之一是古汉语的入声消失,以失去入声的官话(包括普通话)为母语者,不经训练,不能分辨入声字。由于部分原属仄声的入声被派进平声,所以官话使用者较难判断唐诗宋词中的平仄韵律。

  “麦卖啊弗啊”、“该日(音纳)生日(音入)酒摆几桌呢”……如果你愿意慢慢讲这些话,你就会发现瑞安话的抑扬顿挫之美。

  “天光吃底饱膯膯”有顿挫之美

  瑞安话声母29个,韵母35个,声调8个,是属于变化较大较复杂的语言。其中浊音、入声,以及有降有升的曲折调,形成了讲瑞安话的美感。

  举个例子,“该日天光吃底饱膯膯,眙眙《瑞安日报》有新闻”,这句话就综合了几个声调的变化,属于有降有升、抑扬顿挫的语言表达类型。

  “该日天光”是今天早上的意思。“吃底饱膯膯”除了有吃得饱饱的意思之外,还有吃得美美的意思。“眙眙《瑞安日报》有新闻”中的“眙”是“看”的正字写法,是直视的意思,有很多年轻人将其写为“次”,是不对的。

  “曲折调”读起来很美。这一期,我们推荐一首唐代诗人柳宗元的《江雪》,《江雪》并不是用“曲折调”的入声来读,而用短促的入声字(-t韵尾)作韵,有兴趣的读者不妨试着用瑞安话读一下。

  《江雪》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千山鸟飞绝,

  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

    下一期,我们再来关注瑞安话与唐诗宋词的关系。(记者 林晓)

(编辑:林子涵)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