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瑞安民俗  -> 正文

猴年漫话十二生肖

www.66ruian.com2016年02月01日来源:瑞安网字体:

  “银羊辞旧岁,金猴迎新年。”公历2016年是我国农历丙申年,俗称猴年。古代以干支和动物之称互相配搭的十二生肖纪年,是我国古代历法的一大创举,它不仅凝聚了中华民族的智慧结晶,也表现了崇尚生态自然的精神。

  生肖根据动物脚趾单双入选

  我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其天文和历法的创制一直领先于世界。据先秦文献记载:尧舜时代,就开始使用干支纪年。干支是天干和地支的合称,古人以天干甲、乙、丙、丁、戊、已、庚、辛、壬、癸十个符号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戍、亥十二符号,依一定的顺序组合成六十个韵为一周期,称六十花甲,周而复始。夏商时,以干支纪年为基础,创造了纪年、纪月、纪日的华夏历(亦称夏历、农历),它是迄今世界上延续使用时间最长的历法。但那时我国尚未有“十二生肖”之说。据清代考据学家赵巽在《陔余丛考》所云:“盖北狄俗初无所谓子、丑、寅、卯等之十二时辰,但以鼠、牛、虎、免之类分纪岁时,至汉时呼韩邪(单于)款塞入居五原,与汉民相杂,浸寻流于中国,遂相沿不废耳。”

  由此可见,动物纪年法原是北方游牧文化的产物,后来随着他们的内迁,或与汉人杂居及文化上的融合,动物纪年和干支纪年法逐渐融为一体,已有两千年历史。

  我国最早见于地支和动物相配的纪年的记载东汉思想家王充的《论衡·物势偏》中“午马也,子鼠也,酉鸡也……”之说。而人的生肖属相最早则见于北史《宇文护传》里,北周大臣文护的母亲给他信里说:“昔在武汉川镇生汝兄弟,大者属鼠,次者属蛇,汝身属兔。”上述文献佐证十二生肖最初形成是在东汉时期,而南北朝时期已成为民间普遍流行的习俗,一直沿袭到今天。

  在十二生肖家族中,家养的牲畜“马牛羊鸡犬猪”全部上榜,以示六畜兴旺;龙是吉祥之物,蛇为小龙;还有野生的猛兽老虎和柔弱而机灵的猴和兔,这些都具一定的代表性。然而令人费解是猫无名分,而为人厌恶的“过街喊打”的老鼠居然名居榜首。宋代学者洪巽在《蝎谷漫录》中说“子、寅、辰、午、申、戍俱阳(阳性地支),故取相属之奇数为名,鼠、虎、龙、猴、狗皆五趾(爪),而马单蹄也;丑、卯、已、未、酉、亥俱阴(阴性地支)故取相属之偶数为名,牛、羊、鸡、猪皆四爪,兔两爪,蛇两舌也。”

  可见,十二生肖是根据动物的脚趾单双(奇偶)而入选的。这些动物,无论是四足或两足的,其足趾数前后或左右一样。依次是牛(四趾)、虎(五趾)、兔(四趾)、龙(五趾)、蛇(两舌同偶)、马(单蹄同奇)、羊(四趾)、猴(五趾)、狗(五趾)、猪(四趾)。唯独老鼠是趾特殊(前足四趾,后足五趾同奇),故排在首位。

  国外也有十二生肖

  无独有偶,或因受我国唐文化与当地图腾文化的影响,除我国外,至今世界上还有三个国家有十二生肖,即西方的墨西哥和东方的越南、印度。他们与我国的十二生肖略有不同,但有共性。墨西哥十二生肖中,有六个动物与我国相同,即虎、兔、龙、猴、狗、猪。越南十二生肖与我国大致相同,只是以猫代兔,印度十二生肖与我国有十个相同,没有狗和鸡,而由狮和金翅鸟取代。他们的共性,都选用了十二动物,而且都是飞禽走兽,有趣的是,并无现实存在的虚构动物“龙”竟成为东西方共有生肖。这种巧合,似乎意味着古代东西方文化有着某种默契,确是值得研讨。

  源远流长的生肖文化,对我国民俗影响甚深,它广泛地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中。古代的文人和艺术家,以它为题材,产生了不少绝世之作。如故宫珍藏的明代十二生肖铜首,可谓稀世国宝。理学大家朱熹的《十二生肖诗》:“昼门空箪啮机鼠,晓驾赢牛耕废圃。时才虎圈听豪夸,旧业兔国嗟莽卤。君看蛰龙卧三冬,头角不与蛇争雄。毁车杀马罢驰逐,烹羊酤酒聊从容。手种猴桃垂架绿,养得昆鸡鸡角角。客来犬吠催煮茶,不用东家买猪肉。”诗中句句隐含生肖,情趣横生,堪称诗品佳作。然而,生肖在历史上的应用经九流演绎,出于唯心之见,产生了种种禁忌:“诸如属牛者不食牛,属鸡者不食鸡,属鼠者不畜猫”等等旧习。而且那些唯我独尊的封建帝王,也无法超越民俗的界限,利用专制的权力,滥发禁忌之令。

  瑞安有生肖禁忌之俗

  在生肖禁忌方面,昔日瑞安各地亦有荒谬之说,如一些阴阳先生,妄说什么婚配上的相生相克的所谓“犯大相”,民间流传的“只为白马怕青牛,羊鼠相交一断休。蛇虎婚配如刃错,兔儿见龙泪交流。金鸡玉犬难则避,猪与猿猴不到头”等谬论纯属无稽之谈,给古今社会造成不少爱情悲剧。更有什么生肖宿命论:“唯龙命贵,属羊命薄,属猴吃穿不用愁”等妄论给不少人心理蒙上错觉。其实,古代的有识之士,早就对这些迷信糟粕之谬论作过批判,清代小说家李汝珍在《镜花缘》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人值未年之生,何至比之羊?寅年而生,又何竟变虎?……况鼠好命,蛇最阴毒,那属鼠,属蛇的,岂皆偷窃、阴毒之辈?龙为四灵之一,自然莫过于此,辰年所生,都是贵命?”古人尚有如此科学灼见,今天我们更应崇尚自然,尊重科学,反对那些反科学的妄言邪说,倡导文明之风。(许希濂)

(编辑:林子涵)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