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罗阳史话  -> 正文

宋恕与求是书院

www.66ruian.com2017年02月13日来源:字体:

  张小宇

  求是书院是浙江大学的前身,成立于1897年,是中国近代史上效法西方学制最早创办的新式高等学校之一,开创浙江高等教育先河。今年是浙江大学120周年校庆,宋恕是最早在求是书院任教的温州人,《学术浙大》(浙大110周年纪念文集)在评价宋恕的《留别杭州求是书院诸生诗》时“如要追寻早年浙大——求是书院时期学长们的代表作,却非这首诗莫属”,“也就是说,所谓求是精神,最早就能体现在这首诗中,它不独教诲学子以求是的精神和学脉,而且又论述了一部晚近的浙江文化精神和学术精神,是为薪火,当今浙大学子,不可不知,更不可不予以承继”。宋恕在求是书院教习虽只有短短四五个月时间,但给求是书院留下教习要“中西杂糅、包罗文史哲”和学生要“重自修、重思索”的优良风气,并一直影响至今。

  [人物简介]宋恕(1862—1910),字燕生,浙江省平阳县人,后移居瑞安,近代启蒙思想家,与陈黻宸、陈虬并称“浙东三杰”,瑞安名儒孙锵鸣的女婿。著有《六斋卑议》等。他抨击程朱理学,主张变法维新、设立议院、开设报馆、兴办学校、振兴工商等,是晚清维新派的代表人物。

  名士推荐就聘书院

  光绪二十七年(1901)四月二十八日,孙宝瑄推荐他应聘杭州求是书院。“顷得陈仲恕来书,求是书院总教习冯梦香因病辞馆,院正陈仲恕力荐先生任此一席”,陈仲恕即陈汉弟,时任求是书院监院,负责书院具体事务。孙宝瑄与陈汉第是同乡既好友,并与求是书院有缘由,光绪二十七年(1901)七月,求是书院总理陆懋勋想辞职,曾指派童亦韩前往上海邀请孙宝瑄担任求是书院总理一职。

  同时,孙宝瑄又与宋恕友情甚好,他是“旧式文人向新型知识分子转型的代表”。光绪二十一年(1895)五月十四日,孙宝瑄通过其兄孙宝琦,与宋恕相识于上海,之后,两人在沪来往密切,孙宝瑄在日记中记载“余比年侨寓海上、与先生交最密”,“凡读书、论世,一得力于先生,心中师事已久”,对宋的人品评价为“宋燕子先生风节为当今第一”,对宋的学术水平极为推崇。

  光绪二十七年五月初八,宋恕离瑞、十一日抵沪。次日,孙宝瑄就上门拜访。“闻燕生到,造其客舍,已他出”,孙宝瑄留贴“闻公到,狂喜!午后一二点钟,请在客舍稍待,当趋谈也”;十三日,孙宝瑄“日中访燕生,偕至雅叙园纵谭”,十七日,“日中访燕公;与偕至雅叙园小酌”。宋恕是十七日下午(或晚上)离开上海赴杭,他在上海7天期间有3天与孙宝瑄在一起,可以看出他们友情多么深厚。

  光绪二十七年(1901)五月十八日夜,宋恕到杭州武林门外,十九日早晨,先到客栈,随至养正书塾,托其教习转告求是书院。“少顷,该院总理陆太史衣冠来拜,且致关书,关书乃总理出名”。之后,“监院陈君仲恕来拜,随遣轿来迎入院”,宋恕到求是书院报到时,接待比较隆重。

  入院后,宋恕对求是书院印象良好,一是自己的住所大而明,二是书院规模大,三是经费多,四是学风自由。

  杂糅中西限规不立

  到院第二天,宋恕就开始上课“出《言志》题,使各作文一篇以察其志”。

  宋恕主张变法维新并著有《卑议》,其中对书院教学内容提出改革建议,在《卑议·变通篇》“四科章第二”中,提出“课题改分性理、古事理、今事理、物理四科”,性理题出诸孔、孟、老、庄及印度、波斯、希腊、犹太诸先觉师徒经论;古事理题出诸内外史传;今事理题出诸现行律例、现上章奏及外国现行律例,年、季、旬、日各新闻纸;物理题出诸新译欧美人所著各种物理书。按照现在学科分类,涉及哲学、历史、法学等社会学科及天文、地理、光声化电(物理、化学)等自然学科。

  宋恕在求是书院教学内容上杂糅中西、包罗文史哲,远超传统的科举八股范畴,如光绪二十七年(1901)九月授课的课题,分别有动物学题、论理学题(逻辑)、论理学题等。

  在宋恕之前的海宁崇正讲舍课题中,也体现了“中西杂糅、包罗文史哲”特色,光绪二十四年(1998)六月课题就有经济题“海宁商业盛衰论”、“海外经济家有自由、进步两党,其持论孰长”;农业题“农学校赋以日本设农学士科名为韵”、“茶市赋以迩年茶业江河日下为韵”;历史题“(日本)创阳明学会、学报为开宗明义第一章,诸君子岂有意乎”,物理题“铁路原始”、“电灯原始”等。

  在教学方法上,宋恕重个性,强调启发式教育,课堂教学以学生自行研读为主。求是书院学生许寿裳回忆说“余年十九在杭州读书,最得益的老师是宋平子,他勉励学生要思想自由,不受前人束缚,要论理精严勿蹈驰骛空虚之弊,他的教法因材而施,令学生于经史子集任择、从事并不限定一科,所以学生的思想大闢”。求是书院学生钱均夫(钱学森的父亲)也回忆说“宋氏在求是书院未到一年,学生受益甚多,校风顿变” 。

  绍兴文理学院钱斌在《辛亥革命前期蔡元培与求是书院事迹述略》一文介绍,蔡元培与求是书院师生的交往影响了蔡元培教育思想的形成和发展,蔡元培与求是书院教员交往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与宋恕的交往。光绪二十七年(1901)五月二十一日,也就是宋恕到求是书院的第3天,蔡元培第一次拜访了宋恕,至光绪二十八年正月初三不到8个月时间里,两人见面有记载的就有16次。

  蔡元培的《五十年来中国之哲学》一文较全面地介绍了宋恕学术著述,称“与康、谭同时有平阳宋恕、钱唐夏曾佑两人,都有哲学家的资格”,康是指康有为,谭是指谭嗣同,康、谭、夏三位都是维新派的代表人物,蔡元培把宋恕与他们相提并论,他评价“燕生月旦人物,推论事理,不愧明通”。杭州学者杨际开说,“宋恕的思想对蔡元培人格形成打下了深深烙印”。

  作诗八首留别求是

  宋恕是光绪二十七年(1901)五月十九日就聘求是书院中学总教习,十月左右辞馆,先后在馆四五个月。宋恕在《上俞曲园师书》(1902年8月13日)中,说出了辞馆原因,“其夏应求是书院之延往杭,虽承诸生谬重,而与院中同人新旧两党意见多相左,遂于孟冬概然辞馆”,光绪二十七年(1901)十月,求是书院总理进行替换,陆懋勋离职由劳乃宣接任。

  与新旧两党有何种意见相左?宋恕在《留别杭州求是书院诸生诗》注解中提到,与旧党相左:“诸生所业,例定于师,画一责遵”,而“自恕(宋恕)承令,取法象山,限规不立”,与学生是“夜夜共谈心物理,朝朝同对质文书”,“心、物理”即“心之理”、“物之理”,就是探讨人生追求、人生信念;探索事物的本质、发展规律;“质、文书”即“朴实”、“文华、华丽”之书,就是博览众书、不论朴实还是华丽书籍都要兼顾。这是宋恕学习的方法。而“同院中以浮嚣为新,闭塞为正者,遂皆冰炭矣”,宋恕是从清代仆学旁征博引的学术方法向探究性理、古今事理、物理的关心转变,无疑是观念与方法上的突破,与旧党大概是教育方式不同。

  与新党意见相左:“劳玉初史部来作总理,于诸同职慨续延”,“(我)与(劳玉初)约先开讲堂吐宗旨,视离合为去留”,“史部不愿,即日辞席”,玉初是劳乃宣的字,他是理学家,信奉程朱理学,宋恕是佛学家,以佛理开智,大概是学术思想和教育理念不同,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也。

  宋恕辞馆前后,孙宝瑄曾相劝宋恕“求是一节,弟已函复仲恕兄,度足下曾鉴及矣”,并为陈汉弟辩解,“仲恕兄人极好,请(公之来求是,非勉斋之意,系仲恕独断)”,同时,陈汉弟对求是书院一事,也作出解析“求是非汉私设,一切但求心之所安”,“凡前次略有不合公理之处,恭求详细报告,以便遵改”。

  十月,宋恕辞馆后,“季冬病温寓所,六旬不能起,诸生频来候,愧感厚意……作诗八章留别”。

  宋恕在求是书院教习虽只有短短四五个月,但给求是书院留下了教习要“中西杂糅、包罗文史哲”和学生要“重自修、重思索”的优良风气,并一直影响至今。

  

(编辑:江达富)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