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玉海文苑  -> 正文

【云江潮】红颜弹指老

www.66ruian.com2017年03月06日来源:瑞安网字体:

  同妈妈整理旧箱子,竟翻出许多我从未见过的衣服,若这一件是黛紫绣花的夹棉旗袍,那一件是黑色的西装裙,亦都是时下还能穿的款式。另有几张年轻时的相片,被层层裹在绵布中。

  其中有一张素净的单寸照片,短发蓬松且乱,戴庞大的金框眼镜,白色间紫的翻领西装,瘦骨嶙峋,那是31岁。另一张披肩发,镜框仍然古板,金黄色毛昵衣,面部苍白,尖长下巴稍见圆润,那是41岁。

  但现下呢,妈妈仰着脸让我端详,是不是脸皮松弛且胖?

  我随即涌上一股惆怅,呀,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妈妈是不会妆扮的人,素面朝天,眉色疏淡,从未去过美容院,亦未穿过花式繁复且颜色绚丽的衣裳。她年轻时,虽是清丽娴静的女子,但似矮在墙角不知名的小花,兀自开放得热烈,却不曾有过路人赏誉。

  我的眼睛遗传自她,大而清亮。除此外皆不似她了,她的脸比我瘦长,鼻子比我高挺,下巴比我尖细,她年轻时当然比现在的我好看。

  可是她生长在那个没有颜色的时代,黑白照里的少女睁着一双茫然大眼睛并未知晓世故。她的青春仓促惶惑,尚不及张扬挥霍,便跌进婚姻中生儿育女了。她时常讲起自己少女未嫁的旧事,彼时只知兢兢业业上班,因顾着家务又无暇玩乐,所得工资又全部上缴,不能置衣不会化妆。惟偶尔去图书馆打发时间,那时候看的书是《安娜·卡列琳娜》《钢铁是怎么练成的》席慕蓉、泰戈尔、张恨水、巴金,对了,少女的她也看琼瑶小说。

  我则与她截然不同。我在幼年即读泰戈尔和普希金的诗歌,不过因家中藏书之故。实际上我更爱看《山海经》《聊斋志异》之类的神鬼笔记。我12岁时,实在是无聊极了,偷偷拿了书架上的《苔丝》看,一本翻完还似懂非懂,竟不知是非曲直。妈妈在知道我看了这本小说后,先是说我看得太早了,然后很正经地与我解释其中情节,将苔丝表哥劣迹一一为我分析,并适时告诫我说女孩子要自重自爱,不可以轻浮无知。我诺诺称是,时至今日亦还记得她严厉中带有慈祥的表情,镜片后智慧的大眼睛令我神往。我将她当成了天。

  我曾羡慕所有她拥有的东西。她的字写得那么漂亮,她看过那么多书,她会背普希金的诗歌。然而,青春期的我开始叛逆,不服管教,耽于玩乐不爱读书,让她伤透了心。那些年,莽撞成长的我竟没有察觉到她的日益苍老。待我终于成为安分的大人后,她的青春已不翼而飞。鬓间灰白的发与眼角细微的褶皱是岁月最残酷的证明。

  我已嫌弃她的字太过幼稚,笔划生硬棱角分明似不知变通的老古板。这时已换成是她翻我的笔记时称赞我的字迹了。她亦不再去图书馆,常常是我借了书与她分享,见到喜欢的作者也总要告诉她。十几年前我刚买了《恶之花》与《地狱里的一季》,亦献宝似的拿给她看,希望她能接受我热爱的诗人。有回一时兴起在天涯连载小说,她亦跟着去看,后来成了废坑,她亦来数落我的懒惰。感情由此愈发亲密。 今年她生日,我曾唏嘘,这生日已过一个就少一个了呀。是啊,春花未遍已秋霜,却恨世间任何的药都止不住她的疲惫与苍老,留不住每一个最为年轻的当下。

  (作者  许小寒)

(编辑:社区中心)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