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玉海文苑  -> 正文

【云江潮】在均路,想象一场慢生活

www.66ruian.com2017年03月10日来源:字体:

  这是一个建在石头上的村庄。

  桥是石头垒成的硐桥,半月形的石拱洞,剪出了溪流涓涓的幽涧春意。拱柱上的石头,不知放置了多久,早已爬满青苔,碧痕深深。水在山的深处潜流无声,只有出了山坳,才突然喧闹起来,看着它绕村流淌,时而舒缓慢流,时而急弯而下,冲刷出可以浣纱的碧潭。倘若再能遇到几个天真无邪的村姑在碧潭里嬉水,或者一个失意的文人落寞地弄箫,这景致就更美了。

  正是秋意渐浓时候,桥头几棵高大的枫香树,树叶随着季节在慢慢蜕变,有些青绿,有些嫣红,更有无数的落叶早已铺满溪的两岸。慕名而来的摄影师摆弄着镜头,画师们把画夹架在桥栏杆,画着鳞次栉比的屋顶、临水的枫树斜过来的身子,在一幅刚刚完成的画作里,一只蜷缩在树下的老黄狗,懒懒地眯着眼睛,有几片还没红透的叶子落在身上,也不去理会,真像是一个忘了时间的村落!

  如诗一样徐徐展开的均路,可以让我像一只等待千年的白狐,安静,慵懒,靠着老树皮什么也不做,随意听听围坐在树下石头墩上的村民说村野逸事,这景况,就如唐朝的宫女“闲坐说玄宗”,不过是些芝麻大的事儿,一百来户的小村,事情能大到哪里去?但也说得津津有味。听着,听着,困意上来便打一个惬意的小盹,直到耳边传来浣纱的捶打声,风吹来树上落叶的飒飒声,才蓦然惊醒,恍然不知是何时辰,身处何方。幽闭的深山里,时光如水泛过,村居生活总是这样宁静而孤独,却又有着城市里寻觅不到的自在。这或许就是我远道而来的缘由吧,离开城市里的紧张节奏,到这里寻觅生活中的“慢”。抬头望去,四围青山如黛,有着“独对青山”的寂寞。只有这个用石头围起来的村落给我慰藉,石桥、石台阶、石子路、石墙、石臼……黑瓦石墙,中间有水杉笔挺,显得特别的沉静。

  溪边往上,顺着山势,齐整的石子路就像一棵大树,从村口开始,树干笔直,横贯整个村庄,枝桠向两旁极力伸展,不管从路的那个枝桠上走,最后都会到达一户村民的家,房子就像一片一片的叶子,石头的叶子,永不凋谢的叶子,于是所有的人家就成了这棵树上的花朵和果实。我顺着石子路走着,随意推开一幢百年老房子嘎吱响的木门,主人不在家,半掩着,堂屋里那些老的灶台,熏黑的灶神爷,泥瓦做的筷筒,在斜斜穿过格子窗的阳光里,仿佛一张旧照片。旧的,代表着记忆,代表着曾经感动我的温情。在屋后,菊花已经爬满了颓废的土墙,风像一只野猫子从后山坡上翻下来,穿过洞开的门窗,屋后水沟里放养着几条金色田鱼,屋角,无人照看的美人蕉就这样从春天一直开到夏天,现在留给我几片秋天的枯叶。

  秋天的空气干爽而清新,石子路旁的房子都一律座北朝南,阳光恰恰好晒着农家院子,晒着鹅卵石砌成的石墙,长满岩衣的屋角;晒着庭院里一张张竹匾上的番薯干、笋干、刀豆干、萝卜丝……,我从还在翻晒的竹匾上随手抓一把萝卜丝,绵软干爽,自然散发着来自光照后的温暖。一条石板路,被雨水泡过,月色浸染着,现在又被外面来的游人用脚板磨得油光,它安安静静,整齐干净,在它的终点就是这样一个淳朴而温馨的家。我想象当年没有电的时代,月色朦胧里,从村口闲聊回家的人们,打着昏黄的手电,一步一摇,走回自家的院落,这样的画面美好得让我无语。

  在均路放下一切,去享受穿行在村子深处的乐趣。饿了,就在开着忘忧草的院落里,请农家乐老板为我露天摆上一张四方桌,清煮一盘马蹄笋和爆炒一碟螺蛳肉。螺蛳是山溪里摸来的,然后放在屋后水缺里养着,吃起来没有一点泥味,满嘴是螺肉鲜美;马蹄笋则清香扑鼻,那是从后山上采摘不久的嫩笋,用清水煮开切片,佐以酱油,足够让我吃出久违的自然风味。这时候的风可以把我吹得微醺,太阳可以把我的影子任性拉长,在石头墙上留一幅闲坐的剪影,像这村子里的人们一样,不计时间,不惊荣辱,把生活过的从容再从容。

  作者 黄选坚

(编辑:社区中心)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