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玉海文苑  -> 正文

那年的梅尖山

www.66ruian.com2018年04月04日来源:字体:

  梅尖山在飞云江的中游,海拔756米,从远处看,山的最高处极像一瓣梅花,它的山形与周边山形明显不同。我真的很佩服古人,山名取的如此别致又形象,取名的应该是个读书人!不然想不出这么雅致的名称。据说,在很久以前山上有一座大的寺院,可惜已经荒废了,那条山路也很少有人走。我每次在飞云江边散步时,就傻傻地遥望着,心中竟生出无限的向往。

  初中毕业的那一年,不知道为什么,班主任竟带领全班同学登了一次梅尖山。那是初中三年唯一的一次出游,同学们个个都很兴奋,出发的时候大家都带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准备到山上野炊。有一个同学带了一架海鸥牌照相机,那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照相机在一般人家里还是个时髦的东西。我则带着自己心中秘藏的无限向往,爬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到达山顶。山顶的风特别大,除了野草、野树、阳光,就是一座破败的石屋,它外形不大像寺庙,和平常看到的乡村房子没什么两样。屋里有神案,但没有神像,案桌上摆放着一个老香炉,里面有点过的蜡烛和香。又是野外,又是搞野炊,尽管是阴天,大家还是非常开心。我虽然有点失落感,情绪却相当的兴奋。我在周围转来转去,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寻找什么,俯瞰大地:大江蜿蜒如练,村落屋舍交错,绿畴纵横,一马平川。我遥望着远方,在心里慢慢地滋生出无限的喜悦。

  那天的山上,好多同学带了年糕和面条。同学们用石头垒出一个个简陋的小灶,四处捡拾枯枝与落叶,准备做饭。我用打火机点了很久,总算把树叶点燃。火一会儿旺,一会儿小,因为没有经验,个个手忙脚乱的。点燃后,从灶口冒出的浓烟,呛得我们不住咳嗽,等我们躲避回来,刚刚燃起来的柴火又熄灭了,只好用打火机再次点燃,如此反复,年糕哪有不焦糊的!烧糊的年糕,加了盐和味精,在萧瑟的山风中,那吃的叫一个香——这是我们组的情况,一开吃,竟惹来一大片羡慕的目光,有几个同学干脆拿着饭碗直冲过来。那些没有拣柴经验的同学,分不清哪些是能烧的柴,哪些不能烧——柴火拣不过来,面条当然烧不熟。更有趣的是,有一个女同学,带来一瓶罐头,竟然不知道如何开启。有人告诉她,用刀在罐头的铁盖子上开一个十字形,就可以了。她举着菜刀,结果连着罐头一起往石头上磕,可想而知,瓶碎了,罐头全洒在岩石上了,幸好人没事。时序虽是初夏,一点阳光被云层一遮住,气温骤降,我们却照常在风里兴高采烈地四处奔跑,边跑还边揩着鼻涕,六十来人散开来,整个山野都是我们的笑声!

  那座石屋就像藏匿在大山深处的一位隐士,墙角满是青苔,不时从树丛间传来斑鸠的鸣叫,引得我们蠢蠢欲动。一座破败的山寺,反而增加了神秘感,落叶开始随风飞舞,寂静却一点一点凝聚起来,尔后被鸟翅驮走了……多年后,我还记得这情景,写了一首诗:“寂静一点一点在聚集/禅寺立在峰顶/像一位隐士//我步出寺院/头顶的云朵/积聚着眩晕/露水、梵钟/围着落叶打转//一些被山风吹散/一些被两三对鸟翅驮走”(《山寺》)。一座山野小寺,就这样子时时回到我的梦里,二十多年了,它就像一部黑白老电影一样:活生生的细节,欢闹的话语,栩栩如生——这些被记忆所留存,被生活所简略的细节,谁能够删除呢!(林新荣)

(编辑:贾洁楠)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

中共瑞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瑞安日报承办 瑞安市广播电视台协办

浙新[2004(7)] 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0039 浙ICP备05017990号-1

温州网提供技术服务 瑞安网 版权所有 广告刊例

地址:瑞安市安福路瑞安日报社 电话:0577-66886688 E-mail:ruianxww@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