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13958846666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罗阳史话  -> 正文

瑞安城古街老巷【虹南篇】 所坦街

www.66ruian.com2019年07月08日来源:字体:

  提起所坦街,自然会令人想起明朝年间那场刀光剑影的往事。从元末明初开始,倭寇经常骚扰我国东南沿海,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百姓背井离乡,四处逃难。温州成为遭受倭患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倭寇的暴行,大大震动了明朝廷,明朝政府大力加强了海防。据《明鉴》载:“洪武十八年(1385)命汤和筑濒海城防倭,和乃度地,浙东西置卫所,濒海筑城五十有九,选壮丁五万八千余人戍之。”“卫”“所”是军事指挥机构,统管海防。士兵按“四丁以上者取一丁”组成“卫所军”,有敌则战,无敌则耕。瑞安所置千户所于街北,这条街逐名所前街。后因千户所圮废,仅留下一处空坦。后人有感千户所在抗击倭寇和确保百姓生命财产安全所起的重要作用,改称所坦街,1969年改称胜利街,1981年12月恢复所坦街名称至今。

草堂巷

窗檐

门檐

所坦街

项骧故居

  所坦街古名周正议巷,宋朝时,因当时任正议大夫的周泳从湖岭周家湾携妻带二子周行己、周承己迁居于此而得名。周泳号磁州,宋仁宗嘉祐六年(1061)进士,出任磁州(今河北邯郸)州悴(副职官),故以州名其号。他为官清正廉明,后擢升文散阶从三品正议大夫致仕。

  所坦街位于老城区东南,西起会文里,东至虹桥路,长180多米,宽4.5米。路段南有草堂巷通南堤街,北有小巷叫安平巷。街区是人口稠密的居住区,但也并非幽静,这里原有关帝庙、火神庙,前来烧香求神保平安的人无疑会给街区平添几分生气。那些小吃、酒杂等服务性小店铺满足了这些香客需求,也为街坊提供了便利。

  从周泳置宅于此来看,所坦街建街至少亦有近千年历史。街道格局主要由明清时期的宅院建筑和临街少数连檐楼房组成。这些宅院中有小康人家的小院落,有大户人家的豪宅,这些象征着富裕人家地位的有着砖雕门台的院落点缀在楼群中,白墙灰瓦的围墙与木楼形成了错落有致、层次分明的独特街景,显得和谐而宁静。

  街南侧据说是项氏家族的宅院,后来这些宅院的后墙改成了二层木结构楼房,除了居住外,也设了些小店铺。记得早年这里曾有一间理发店,小时候我喜欢来这里理发。理发师傅姓陈,有一手好手艺,主要还是这家小小的理发店,常常有几位年老的邻居闲坐,谈论的话题总是关帝庙、火神庙以及项家那些深宅大院的事,也是少年的我最爱听的故事,或许这就是我喜欢到这里来的原因。

  所坦街虽不长,但很规整,直直的,站在街的西首,一眼就可以看到街东首的一座石桥。这座石桥称所前桥,旧称正议桥,又名小虹桥,不知建于何时,只知道清乾隆四十年(1775)、咸丰元年(1851)重建过。石桥跨架在东河上,跨过石桥就是大隐庐街(今虹桥路)。

  在街首有一座理学牌坊,称慕贤坊。据乾隆《瑞安县志》载:在旧所前周正议巷首,为宋周行己立。周行己(1067-1125),宋代学者,字恭叔,世称浮沚先生。祖籍瑞安县芳山乡文周湾(今属瑞安市湖岭镇),后随其父正议大夫周泳迁居于此。宋元祐六年(1091年)进士,官太学博士,因亲老归教乡里,诏授州学教授。后罢官回乡自筑浮沚书院,传授程颐伊洛之学。其教学活动对温州乃至浙江学术发展颇有影响。著有《浮沚集》。

  街北侧有座关帝庙,祀蜀汉关羽,后称关岳庙,合祀岳飞。庙规模较大,由前殿、后殿及两侧庑廊组成。前殿前有大院落,后门通屏星街。清末维新变法以后,瑞安有识之士力举兴学图强。光绪二十八年(1902),在经学大师孙诒让的倡导下,由号称“东南第一笔”的书法家池志澂和乡哲洪炳锵共同创办西南隅蒙学堂,校址设在所坦街关帝庙(现虹桥路小学校址)。1979年开始,为了改善学生学习环境,逐渐对校内原有的校舍进行拆建,现在新建的教学楼已完全代替了关帝庙的原来建筑。

  在关帝庙东侧有条小巷叫安平巷,巷侧有座一进院落,儿时和一个街坊小伙伴来过这里。记得从侧门进去,院落较大,院落的北面是一座木构平屋,是三开间还是五开间现在也记不起了。院内有城关建筑社的石匠师傅在凿刻石狮子,墙边有好多已雕好的石狮子,狮子雕得活灵活现,与现在用机器雕的可不好比。有人说这里是当年的火神庙,是否可信,这已不重要,巷边有过火神庙这倒是有据可查的。火神庙又称赤帝庙,每年六月廿三致祭。庙中合祀马王神。庙毁后取平安之意,逐名这小巷为安平巷。

  安平巷对面便是草堂巷,南通南堤街。为什么叫草堂巷,据说很早以前巷里曾经有座草堂,这就是巷名的来历。草堂巷不长,大概150来米,原来半条巷子是胡同,另半条巷子的一边是民宅,一边是空坦。这胡同窄窄的,两边是项家大院的院墙,很高,特别幽静。后来大院拆了,建了现代的房子,这令人寻味的幽静没了。假如这胡同还在,我真愿意再在这条古老的小胡同里徜徉,听听自己的脚步声。另一半基本没变,巷子的一边还是一个空坦,不过现在是个操场。这空坦原来是民族资本家项荫轩家的菜园地。自1949年11月,解放军部队进驻草堂巷后,将菜园辟为操场,内设篮排球架、沙坑、单双杠,成为瑞安驻军的主要活动场所。当年部队会定期在操场放电影,记得儿时小伙伴们扛着小板凳到草堂巷看电影是件最高兴的事。上世纪80年代成为瑞安师范操场。

  这里曾经是项氏家族居住的地方。项霁的藏书楼——水仙亭就在这里。当年项霁喜好聚书,广为搜采,达数万册。清道光年间筑藏书楼庋之,称“水仙亭”。其藏之盛可与宁波天一阁相媲美。后来藏书楼拆了。

  这里只留下了项骧的故居。当年部队进驻草堂巷后,项骧的故居作为部队家属的住所而保留了下来。项骧(1880—1944),字渭臣,号微尘。少年时曾就读上海南洋公学,旋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获硕士学位。毕业回国,参加清廷留学生廷试,中进士,次年殿试得一等第一名,时称“洋状元”,授翰林院修撰。

  民国初年,他曾三度聘任财政部次长兼盐务署署长与全国盐务稽核所总办。任内清廉自持、公私分明,财务井然有序。民国政府授予一等大绶勋章,以示褒扬。抗战期间,他已退出政界,息隐故里。1941年瑞安发生“四·一九”事变,县城沦陷日寇之手,因事变仓促,不及回避。敌伪欲邀他出来主持维持会,遭他严辞拒绝,表现了他的民族气节。

  项骧故居俗称状元居,位于草堂巷46号。建筑由院门、主楼、左右厢房组成。状元居在设计时吸纳了西方建筑的风采和技术,建筑外立面和檐柱均采用条砖实砌清水做法。不仅如此,就连窗檐、门檐及檐柱的腰线和檐线都显得那么典雅大气。同时又以中轴对称布局和内部采用木构架的营造法式,呈现了中式传统建筑风格,是一处将中西建筑风格融为一体的典型建筑。

  草堂巷口以东的路段有几座较大的宅院。我的一位小学同学住在这里,他曾带我去过。记得当时是从一扇小门进去,应该是这座宅院的后门。里边什么样,已记不起了,那时的我毕竟还是小学生,不可能注意建筑的结构与装饰,又时隔几十年印象模糊。只记得宅院很深,一进一进的,踱过厢廊跨进厅堂,走过檐廊又过正屋,梁枋忽高忽低,开间骤大骤小,光线倏明倏暗。如进迷宫,难辨南北,如果没有同学的引路还真的进得来出不去。

  据说郑剑西就住在这一带。郑剑西(1901—1958),知识渊博,多才多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被世人誉为著名琴师、围棋手、书法家、诗人、剧作家。特别是对古典文学和戏曲艺术情有独钟,有很深的功底,年高时双目失明,但仍能操琴,音色仍然宛转动人,富有艺术感染力。他曾任上海戏剧改进会创作室编导,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的琴师,被人们称为瑞安十大才子之一。

  我们在申明亭巷走了个来回,从会文里进入申明亭巷。这里没有申明亭巷那么幸运,上世纪90年代后,虹桥路改造,把草堂巷口以东的路段改造了,所前桥拆除了,郑剑西的故居和大院没了。剩下的半条街正在奄奄一息中挣扎着,因为这里还有一些小康人家的小院落,和街边木构楼房在展示着这里曾经的辉煌。

  随着老城改造的浪潮,这条保留着悠久历史信息的小街,将随着高楼的耸起而渐渐消失。遥想那高高的大楼里的人们,有谁会记得脚下那块士地曾经的历史,谁还能会像小小理发店那几位老人聊起那千户所、关帝庙、才子郑剑西以及项家大院的故事?感谢那些普普通通的老人,历史需要常常挂在嘴边,我们的内心也需要历史的点滴来填补。

(编辑:贾洁楠)

中共瑞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瑞安日报承办 瑞安市广播电视台协办

浙新[2004(7)] 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0039 浙ICP备05017990号-1

温州网提供技术服务 瑞安网 版权所有 广告刊例

地址:瑞安市安福路瑞安日报社 电话:0577-66886688 E-mail:ruianxww@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