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13958846666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瑞安网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 正文

这群人心中有小秘密,不想别人知道他们工作内容

www.66ruian.com2019年12月02日来源:温州网字体:

  沈碧询问涉艾在押人员诉讼阶段进展

  苏中扬与涉艾在押人员“拉家常”

  “我老婆还不清楚我在看守所具体做什么,不知道她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市看守所三大队民警苏中扬低着头自言自语。

  “我其实不想别人知道我的工作内容,我也怕被歧视。”刚刚结婚的市看守所五大队年轻民警沈碧低声说。

  这是记者近日走访温州市看守所时,两位民警说出的“小秘密”。高墙内,他们坚守的到底是一份怎样的工作?

  社会上谈“艾”色变

   这里有一帮人天天和他们打交道

  市看守所承担着市本级、龙湾区、经开区、洞头区公检法等办案单位送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以及来自文成、泰顺的女性在押人员的羁押管理工作。此外,这里还是全市艾滋病涉案对象集中关押的地方。

  2011年12月,根据市公安局的统一部署,市看守所设立艾滋病在押人员监室,对“涉艾”对象进行集中羁押管理。8年时间里,市看守所共管理教育过223名艾滋病在押人员。据了解,近些年来,艾滋病在押人员人数越来越多,年纪越来越轻,有几个不到20岁,甚至有一个未成年女性。

  市看守所所长陈成跑说,在社会上谈“艾”色变的大环境下,以全市艾滋病在押人员管理教育“掌门人”苏中扬、“行走在生死线上的女侠”沈碧为代表的管教民警与以于甄(化名)为代表的医务工作者敢于担当,接下“烫手山芋”,负责管理和医治所里的艾滋病在押人员。

  面对死亡率极高、状况频出的艾滋病在押人员,“不出事、不死人”显然是压在苏中扬、沈碧等人肩膀上最重的一座山。由于群众对“看守所”多少有些偏见,哪怕只是病情恶化后的自然死亡,也会把看守所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苏中扬和沈碧告诉记者,除了做到“不出事、不死人”,他们还和艾滋病在押人员做朋友,给予他们做人的尊严,唤回其对生命的希望。

   有人绝食,有人闹监

   这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跟其他在押人员相比,艾滋病在押人员的心理更加脆弱敏感,更容易想不开,甚至会厌世轻生。

  去年冬天,一名艾滋病在押人员有次在监室内猛敲桌子。苏中扬问他为什么敲,结果得到一句“拍蚊子”的回复。苏中扬哭笑不得地说,现在天气这么冷,蚊子都死光了,哪里有什么蚊子。

  没想到,这样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却引起轩然大波。这个监室内的涉艾对象开始躁动起来,喊着“歧视我们艾滋病人啊,说我们都死光了”之类的话,然后无理取闹,集体绝食。

  苏中扬没办法,叫来同事一起开展安抚工作。“他们的心理很脆弱,很容易感觉到被冒犯。有时候,我们患了感冒戴着口罩进去,他们看你的眼神就不一样,感觉我们在歧视他们。”苏中扬说。

  部分艾滋病在押人员意志消沉,他们认为自己是将死之人,更有甚者有闹监等过激行为。

  之前有一名“涉艾”对象绝食5天后,医护人员给他打针,他非但不配合,还把针头拔掉,想把针头吞下去,所幸被管教民警成功制止。

  陈成跑说,负责管理艾滋病在押人员的民警心理压力是很大的,他们不是在抓捕现场和歹徒短兵相接、斗智斗勇,而是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持续地战斗。

  民警劝架手受伤一个月不敢与老婆亲近

  在监室里,艾滋病在押人员发生矛盾是常有的事,管教民警隔三岔五要去制止,做和事佬。由于艾滋病可通过血液传播,因此管教民警的每次制止,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去年,艾滋病监室两名在押人员打架,一位管教民警冲上去,把两人拉开了。回来后,才发现手一直在流血。伤口是怎么来的?不知道。

  随后,这名管教民警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去医院做检查、打针、吃药。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不敢和老婆亲近,又不敢说原因,老婆一度怀疑他有外遇,让他有苦难言。

  苏中扬负责的监室里,艾滋病在押人员李某的情绪时常失控,并有攻击民警和医生的举动。一次,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在毫无安全防范措施的情况下,苏中扬站在李某的面前,紧紧地拥抱了他,轻拍他的背部,就像在安抚婴儿似的,不断轻声劝慰他,经过这样的肢体感化后,李某才渐渐放松了身体,稳定了情绪。同事回忆起那次事件,感叹苏中扬真是豁出了性命,万一在拥抱过程中,李某朝他的肩膀上咬上一口……

  曾有人半开玩笑地问苏中扬,如果一名艾滋病在押人员跟一个民警同时倒地,你先扶谁?他脱口而出:先扶在押人员。说完,他自己都笑了。

  一个玩笑的背后,折射的是管教民警和医护人员对待艾滋病在押人员的负责态度。于甄说,看守所部分艾滋病在押人员的CD4细胞(免疫细胞)指数严重偏低,这意味着他们的免疫力非常弱,很容易得并发症。医护人员会随时掌握每一名艾滋病在押人员的生命体征,定期复查部分人员的身体指标,“我们是24小时待命的。”

  据了解,每间监室里都有一个报警器,只要艾滋病在押人员感到身体不舒服,就可以按一下,医护人员收到通知后便会到监室查看情况。“就算在夜里,他们也会反映自己咳嗽、上火或者感冒,我们就得起来去现场。”于甄说,“常年累月都是这样,我们不能放松。”

  不穿防护服让管教对象卸下心防

  在与艾滋病在押人员的接触中,沈碧很少穿防护服。“如果我们防护措施都弄好,穿得像太空人一样进去,谁跟你说话啊。”沈碧说,要让管教对象卸下心防,解开他们的心结,首先自己得先卸下防护服。有时候,和他们聊聊天、拍拍肩、握握手,或者一个拥抱,对在押人员来说,就是一种尊重和安慰,因为他们渴望被关爱。

  由于不同在押人员对饮食上的特殊需求不同,对于糖尿病患者等在押人员,沈碧常常给开小灶,备起各种小菜。这个暖心举措,让她开展工作容易多了。

  一名艾滋病在押人员是入所经体检才得知患上艾滋病的。沈碧说,当时对她搜身时,她全身都在颤抖,嘴里念叨着:我怎么会得这种病,我该怎么办?

  对这名在押人员来说,这无异于晴天霹雳,完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趁沈碧不注意,她拿起塑料调羹就往嘴里塞。沈碧看到,急忙拉住她的手,在同事的帮助下,冒着被传染的风险,掰开她的嘴,用手从她的嘴里一点点把调羹掏出来,到最后一小片掏出时,沈碧精疲力尽。

  为了解开这名在押人员的心结,沈碧每天找她谈心。数日努力后,沈碧听到这名在押人员说:“我会活下去的……”

  苏中扬负责的监室里有一名性格孤僻的艾滋病在押人员。他父母离异,跟着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父亲一起生活。他经常被父亲关在黑屋子里,这样生活了约15年。“父母家人不要他了,监室其他人也很少跟他搭话,我就去和他做朋友,和他有一句没一句地唠嗑。慢慢地,他也会有回应,和我说些感兴趣的事。”苏中扬说。

  管好一群涉艾对象等于给社会排除一片“雷区”

  自2018年主管艾滋病在押人员监室以来,苏中扬自学了许多关于艾滋病的知识,并学习了监管岗位的业务知识,形成了自己的“四张牌”工作法。

  苏中扬说,首先是打好“时间牌”,寻找在押人员心理依靠的最佳时机进行感化;其次是打好“感情牌”,坚持以温情感化,抓住内心薄弱点,与他们交朋友,让在押人员感受到管教民警的真情实意,配合监室管理;三是打好“方法牌”,深入了解每个在押人员的生活经历、个性特征、涉案犯罪行为,做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消除其畏惧、后悔、抵触、侥幸、绝望心理,认真接受改造;最后是打好“沟通牌”,既要与在押人员沟通到位,还要做好与办案单位、检察院、法院的沟通,及时将在押人员个人表现反馈给办案单位,能够有效地推进诉讼进程,将监管安全风险降至最低。

  在苏中扬的努力下,先后成功感化教育多位在押人员,他们多次检举揭发涉黑涉恶、贩卖毒品案等相关线索,为案件侦破提供了有力支撑。

  值得一提的是,苏中扬经常需要往返杭州、上海等地,带自己的小孩看病,因此他坚持每天比别人早上班、晚下班,中午别人休息,他也在工作,为的就是能够将工作做踏实,可以抽出一点时间多陪陪自己的家人。

  1989年出生的沈碧,今年刚满30岁。2016年起,她担负起全市女子艾滋病在押人员的管教工作,先后已接管27名涉艾人员。她自费购买了不少专业书籍,在休息时间里自学了心理学、社会学和法学等相关知识,在工作过程中总结出“耐心、细心、恒心、爱心”为特征的“四心工作法”,为确保对象安全、监室安全、阵地安全创造了积极因素。

  正如一位管教民警所说,管好一名涉艾在押人员,就等于给社会排除了一颗“定时炸弹”;管好了一群涉艾在押人员,就等于给社会排除了一片“雷区”。苏中扬和沈碧等温州管教民警为温州的社会平安作出了特殊贡献,他们是真正的英雄。

  来源:温州都市报

  记者:夏忠信/文市看守所供图

(编辑:徐形婷)

中共瑞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瑞安日报承办 瑞安市广播电视台协办

浙新[2004(7)] 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0039 浙ICP备05017990号-1

温州网提供技术服务 瑞安网 版权所有 广告刊例

地址:瑞安市安福路瑞安日报社 电话:0577-66886688 E-mail:ruianxww@126.com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7-65812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