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罗阳史话  -> 正文

登眺未几明月上——诗歌里的万松山

www.66ruian.com2020年05月13日来源:字体:

  

  万松山海拔208.6米,不高不矮,是最受瑞安人喜爱的锻炼场所,早晚行人如织。

  清朝诗人项瓒有《万松山晚眺》诗:“闲僧无事洁精庐,一览江山画不如。乐志赋诗吟水石,萍田新雨足春锄。法门自种千竿竹,他日留藏万卷书。登眺未几明月上,初听出寺晚钟疏。”可见,自古至今瑞安人都是喜欢万松山的。心中却不由升起一个疑团,山名即万松,山上的松树都哪去了?曾任太仆寺卿的孙衣言,也有一首《登万松山》:“到眼岚光映碧空,竹枝摇兀任轻风。雨余岸草犹含绿,霜重林枫半染红。已借神仙开佛地,欲排云雾见鲛宫。苍官夹道如迎我,何处人间有赤松?”这位昔日的进士,发了个和我一样的疑问,我真真有些糊涂了。

  据嘉庆《瑞安县志》载:“万松山,去城东二里,与栖隐山接趾。国朝顺治间,海寇郑国胜屯兵于此。山半有万松庵,乾隆壬午,邑令周鼎改为万松书院,旋废。形家谓地宜科甲,当复院。前双枫夹峙,数百年物也。”县志里所载的万松庵,如今已更名为万松禅寺,只是门前的两株巨枫已不见了,不知当年如何的盛况。

  康熙岁贡胡时霖,有一首《夜憩万松寺留饮和林朴公原韵》诗:“山径斜行踏落枫,同人留憩理丝桐。席移月下饮难醉,吟向花前句易工。止水作声狐竞渡,悬钟轻响鼠相攻。忽惊四面波涛壮,万树苍松半夜风。”通读之下,只感觉山月当空,梵钟轻响,鼠狐出没,却一扫前人的怅惘,尽管松涛阵阵,云江潮涌,枫叶飘飞,小酒却喝得有滋有味的。只是巨枫已逝,我们只能凭空想象了。诗人蔡世桢,清朝诸生,有《晚游万松山寺》诗:“古寺飞寒叶,晚来霜气深。江天澄夕霁,岩岫散层阴。时序三秋别,登临百感侵。茫茫身世事,对此念升沉。”诗中充满着一股沉郁的、空寂的气息,虚无缥缈,仿佛世间的万事万物渺茫不知所处。

  鲍作雨,号云楼,道光元年的举人,他写了《晚踱万松岭》:“桕叶微红槲叶黄,晚来峻岭蹋繁霜。前村灯火归渔市,上界钟声选佛场。薜荔风凉山鬼泣,藤萝月冷野花香。休嫌入夜行人少,一路吟蛩引兴徨。”在寒风冷冽的万松山,幽远清寂,有繁霜、山鬼、藤萝,但在这幽僻的山间,诗人却有一点点小欣喜。世居南堤街的项霁,有一首《人日同弟叔和叔雨万松山晚眺》诗:“远望高邱接混茫,凌云髣髴欲褰裳。海涵返照三山紫,江泻惊涛九曲黄。下濑军雄虚虎踞,伏波勋大忆龙骧。松阴偃仰功名晚,人日题诗向草堂。”我很奇怪,怎么半天也找不到一首“山中晓行”一类的诗。看来梅间访月,枫林踏叶,泉边品茗,松下寻诗,低吟浅唱,皆为古人不变的情怀。

  万松庵,始建于至正元年(1341),清时改为万松书院后,它在诗中的模样又是如何的呢?清朝廪膳生金晓,有一首《万松书院即事》诗:“雨久晴难定,山深风易寒。涛声飞远浦,云气走层峦。故友真相得,新花不厌看。到来无几日,已觉有余欢。”余永森,乾隆间举人,一生勤于作诗,时有佳作,他有《万松书院》:“松 深盘带碧萝,乱峰紫翠欎嵯峨。月明半壑钟鱼寂,花散诸天桃李多。怪石留将亲翰墨,孤云空自荡林阿。漫劳飞锡峰前跓,从此江山属鼓歌。”县志记载,万松庵被改为万松书院,“旋废”。这个旋废,是多少时间呢?一个月,还是半年呢?还好,我在余永森的《过万松书院》的诗序里找到了一些线索,序曰:“书院旧系禅寺,乾隆庚辰,邑侯周公改寺为书院,坏佛像,逐僧人,一时绅士酬金修葺。江西张公必刚,杭州徐公讳琅,相继主席。不数年而书声寂然,今则鞠为茂草矣。”这是令人惋惜的。

  山上除了松树外,还种有梅树、金竹等。好诗的余永森,又写了二首《万松山观梅》:“青山隐隐碧溪斜,故老犹传旧道家。试问种梅人去后,扶疏古干几开花。”“疏梅应似旧时花,摇落风流动客嗟。今日春光谁作主,夕阳谷口有寒鸦。”信手之作,平淡无奇,却让我们知道了,千年来,在万松山观松、探梅、夜酒、赏枫、品茗、访月、赏竹,皆为文人骚客的首选之地。

  连南夫,字鹏举,湖北广水人,为北宋政和二年(1112)进士。宣和间曾以太常少卿两次出使金国,使归,迁秘书郎暨起居舍人。因反对和议,主张抗金,为秦桧所恶,谪到泉州,自此渐退仕途,后扶二子自闽徙温,分居鹿城、安固。长子宇茹随父迁徙横山。这里的安固,为瑞安古称。他有一首《滴水岩》:“滴水岩高路欲穷,佩环声响玉玲珑。一天星斗堕青汉,万斛珠玑泻碧空。沧海径归朝夕会,曹溪不隔本源通。何妨凝伫龛岩下,更沐如来灌顶功。”滴水岩位于西麓的凤仙宫旁,乾隆《瑞安县志》把滴水岩置于万松山条目下,但嘉庆《瑞安县志》把滴水岩置于栖隐山条目:“栖隐山在县治正东,状如凤展翅,其麓有狮岩,又有滴水岩,水自岩罅出,虽旱不竭,其味清洌,附郭人多饮之,品泉者以此为第一。”如今栖隐山已无人识,现统称万松山。清朝诗人的项傅梅有一首《与次侄仲圭品水》诗:“韵事相寻共阿馋,山家清供信非凡。罗阳亦擅中泠品,第一甘泉滴水岩。”诗人也谓之为“第一泉”。据说瑞安最早的罐头厂太久保创办于1909年,并分别在1910年与1915年在南洋劝业展览会和巴拿马博览会上,获得金奖。他们的罐头,就采用滴水岩的泉水。所以,称滴水岩为瑞安“第一甘泉”,名副其实。

  万松山南麓,有一座观音寺,始建于五代周显德年间。嘉庆年间的举人曹应枢有一首《访寺僧不遇》,描写了该寺清寂幽静的环境。“绕石寻幽径许通,客来萧寺梵灯红。当门一溪两溪水,倒影十株五株松。竹院棋声敲夜雨,石幢旛影落秋风。吾来欲啜高僧茗,飞锡无从访志公。”观音寺里,有一座石塔,俗称千佛塔,因为塔身雕有大大小小佛像472尊。在底座上,有一大段的文字:“温州瑞安县清泉乡周湖东保,女弟子陈氏十八娘并男琮、珣、玑,新妇朱五娘、何二娘、韩六娘阖家直属等同发净心,建造千佛塔第一层,永立福利者。熙宁元年六月二十一日书耳。”周湖,即现在的瑞安安阳街道周湖村。清泉乡的地域可大了,除原城关外,还包括汀田、上望、莘塍、东山一带。看着这些身心澄净、清妙脱俗、袅袅婷婷的远古姓氏,仿佛看到她们两手伏地,顶礼膜拜,或举着签筒虔诚祈求的情景,不由浮想联翩,这也许是万松山最可珍贵的部分。(配图来源于网络,请作者告知姓名及联系方式,便于支付稿酬)

万松山上的莲花庵、听松阁

  (作者:林新荣)

(编辑:社区中心)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

中共瑞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瑞安日报承办 瑞安市广播电视台协办

浙新[2004(7)] 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0039 ICP备案号:浙ICP备05017990号-1

温州网提供技术服务 瑞安网 版权所有 广告刊例

地址:瑞安市安福路瑞安日报社 电话:0577-66886688 E-mail:ruianxww@126.com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7-65812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