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今天是:
新闻热线:0577-66886688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罗阳史话  -> 正文

举头日月双丸大,放眼乾坤万物间——诗歌里的圣井山

www.66ruian.com2020年06月10日来源:字体:

  圣井山,古名华盖峰、许峰山、景福山,位于瑞安马屿境内,海拔748.6米。嘉靖《瑞安县志》载:“许峰山世传许旌阳炼丹其上,丹灶尚存。山高数千仞,海艘每视为准。”

  汽车三拐两拐,我还没有过瘾车窗外飞逝而去的梯田啊,绿树啊什么的,车已经到达一个山坪。朋友说,从此处上山,只需20来分钟。果然,抬头只见一座高大的石牌坊,矗立在眼前。细看,“圣井山”三字竟然是原温州市市长钱兴中所书。

  

  南宋诗人陈则翁(1248-1296),有一首《圣井山》:“白云护危壁,遥隔世人家。野径不多竹,幽兰自作花。红衣僧说法,枯叶树成槎。门外禽相狎,临溪鱼浴沙。”描述的就是游山经历。和温州知府何文渊交厚的虞原璩,也是瑞安人,他的《登圣井山望海》诗,就比较空阔与大气:“十洲三岛聚群仙,玉宇琼楼锁翠烟。不信弱流难载羽,更求灵药可延年。锦鲸簸浪舟为屋,彩鹢翔波桋作船。惟有会稽垂钓叟,登高望远思怜然。”只是诗中的“会稽垂钓叟”不知指的是谁?是陆游吗?又不像,应该不是。

  这些名士频频地上山,是因为圣井山除了有许逊丹灶外,它的梦室求兆也远近闻名,求官的,求财的,求雨的,凭吊的,络绎不绝。同是明朝的鲍玮,字允玉,明成化十九年(1483)以岁贡入太学,瑞安沙塘人,他的《游许峰山》诗:“此地人稀到,苔封一迳间。懒云低覆水,斜日早衔山。松冥鹤初睡,香消僧未还。无诗亦无酒,含笑出禅关。”写得颇有意味。康熙十一年(1672)岁贡,康熙二十八年(1689)被授宣平县训导的朱鸿瞻也到过圣井山:“嵯峨绝顶驻仙曹,不数中原五岳高。俯首流云迷野树,遥观海日出飞涛。潭清洞杳龙秋蛰,殿窈林深豹夜嗥。丹灶千秋余碧草,峰前怅望思为劳。”朱鸿瞻的诗题是《圣井山》,鲍玮的诗题《游许峰山》。我很想知道,许峰山是何时更名为圣井山的?翻看了乾隆、嘉庆年间的《瑞安县志》,记载的都是许峰山,提到“圣井”的文字有二:“圣井,在山顶,深广不盈尺,常有水,不竭,探之见沙。或称海眼,随潮升降。遇旱,祷,多灵验。”“圣井,旧山川志:在许峰山,高数千仞,昔许旌阳修炼山中,丹灶尚存。石室下有井,深广尺许,水无盈涸,传为‘海眼’”。皆不是山名。

  沈初东是乾隆间的布衣,他有《登圣井》诗:“五岳最高难跻扳,登临似此亦多艰。闽垣有影苍茫里,瓯海无边指顾间。戴笠僧归青竹院,披云樵去夕阳山。甘霖灵兆求皆验,仿佛蓬莱谒圣颜。”看来明代、清代,皆有人提圣井山,偏就史书不提,唯一的可能是许峰山是大名,圣井山只是俗称。蔡英,瑞安飞云人,著有《焦桐山馆诗钞》,生卒不详,可能没什么功名,但他的诗写得好,在世时就享有盛名。他的《宿许峰山》:“琼宇逼诸天,神仙迹渺然。山空无鹤语,潭静有龙眠。剑影横秋月,丹炉冷暮烟。一声尘梦破,云外晓钟传。”虽然和《唐诗三百首》里的名作没法比,但在本邑诗人里绝对出色。另一首是《登许峰山浮屠》:“浮屠天半任跻攀,身在虚无飘渺间。瀑响遥闻两雁水,云开多见八闽山。举头日月双丸大,放眼乾坤万物间。咫尺蓬莱飞不到,殷勤青鸟几时还。”浮屠,这里是佛塔的意思,许峰山浮屠,古名景福塔,现称玉皇塔,据说是被雷电击毁后,用仅存的底层修建成的。

  上面提到的皆本邑诗人。号称“中华进士第一村”的曹村,就在圣井山脚,宋时,已名声在外,所以一些名士纷至沓来。王十朋,南宋状元,就有《访许峰曹梦良山中留诗为别》:“我自箫峰下,遥来访许峰。川涂何敢惮,笔砚久相从。故里行将远,吾人岂易逢。何当继韩孟,相逐似云龙。”他来了,是找曹梦良(逢时),这两人的私交让人惊叹,因曹梦良的《橘林集》已佚,我们不清楚,但我们从王十朋的《梅溪集》里找到了写给他的15首诗,一篇祭文。实在是难得。

  薛嵎(1212-?),字仲止,宋理宗宝祐四年进士,他有《送僧自然过许峰》诗:“知心逢岂易,语别喜从容。因得静中趣,又寻云外峰。吟篇题在竹,拄杖曲如松。后会期难定,来书勿厌重。”诗中体现了一种深厚的友情。胡鍧,明朝人,善诗能画,居瑞安丰湖里。他的《许峰晚兴》:“暑退石潭阴,风回竹径深。无花缘客扫,有月伴人吟。云冷龙常卧,山高斗易沉。南淙栖漫叟,谁谓古非今。”胡时霖,字竹臣,号在田,康熙丁酉(1717年)岁贡,授景宁训导,有《许峰下阻雨》诗:“余来许峰下,连日雨中昏。云匝山无色,烟迷树有痕。珠垂红叶泪,羽重塞鸿寒。滑滑前头路,明朝别过村。”尽管知道天色阴沉,还是来访圣井,可见圣井山的魅力。光绪三十一年(1905)赴美留学,回国参加廷试获第一,人称“洋状元”的项骧,也登过圣井山。还一口气写了5首诗,《登圣井山》,其一:“插翼飞登群玉巅,灜洲芳草绿生烟。瀑泉低拂云舂碓,峻坂斟成水稻田。牛背驮人如蚁负,峰尖掠翠作鸿翩。丹房遗迹何须问,抛却浮名便是仙。”其三:“绝顶嵯峨帝释宫,九间阊阖涌莲蓬。梵音狮吼尘劳净,山脉龙蟠气势雄。定有仙人能叱石,惭非羽士亦凌空。平生第一怡心事,旭日扶摇照海红。”诗人从高处着眼,作一番人生的感慨,才气毕现。

  除了圣井,圣井山最有名的是旌阳祠,即人们熟悉的圣井山石殿。石殿祭祀的是许逊。清朝诗人林齐鋐,就有一首《登许峰圣井谒旌阳祠》:“仙谶知谁是,牵裳谒许峰。乘潮六十里,过岭百千重。泉眼通潮汐,山谷隐蛰龙。频看作霖雨,遇旱润提封。”石殿,始建于南宋景定元年(1206),修于康熙年间,全殿不见片木寸砖,所有构件皆由石料雕凿而成,这在国内是罕见的,被冠予国家级文保单位也就不足为怪了。这些都显示了石殿的人文价值和历史。

  圣井石殿属于道教,山上还有佛教、摩尼教、基督教。明崇祯元年(1628)进士,曾任文渊阁大学士的林增志,就有一首《景福寺感赋》诗:“巍巍直直擅万宗,昼夜仍闻狮吼钟。庭柏枝随知再展,全是童现任还逢。席虚地欲需耆旧,水胜天盼助法龙。今古由来同鼻孔,谁当壁立最高峰。”景福寺,即景福禅院,据乾隆《瑞安县志》载,早在乾隆年间就废了,但在400年后的今天,已重新发愿重建。林增志,为明朝官员,据说明亡后出家,法号法幢,因参与抗清复明,有一段时间,被清兵搜捕,就躲藏在景福寺中。

  号称“天下第一井”的青龙泉井,就藏在石殿香案下。这就是县志里记载的“圣井”,现在的山名就因为它。据说人欲饮其水,需跪伏下来,才好取用。坊间传言,常饮此水者能长命百岁,官运亨通,一生平安,这是圣井山的奇特与民俗。从牌坊到玉皇塔的路上,时不时都有路人讲起张阁老与许逊的故事,心里颇为感慨,不由蹦出一句:“井锁苍龙,真君悬壶现紫气”,觉得挺不错,于是徘徊风中,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终于对出下联:“兆呈凶信,老道拦马解奇签”,心里不免有一丝得意,细思,终觉是牵强、平实与俗气。罢了,罢了,一介俗人装不来文雅,还是留待乡贤名士们来撰写吧。

  下山的路上,又拟了一首诗《圣井山石殿》:“雄踞青山数百年,人间几度换桑田。飞升起宅休疑问,忧乐存心誉正仙。”正仙指的是许真君,传说他一百三十六岁时,“举家四十二口,拔宅飞升,鸡犬相随。百里之内,异香芳馥”。唉,一个人想改掉自己的嗜好,真不容易。探首车窗外,山风阴冷,这季节,分明是暮春了呀!

  (作者:林新荣)

(编辑:社区中心)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

中共瑞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瑞安日报承办 瑞安市广播电视台协办

浙新[2004(7)] 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0039 ICP备案号:浙ICP备05017990号-1

温州网提供技术服务 瑞安网 版权所有 广告刊例

地址:瑞安市安福路瑞安日报社 电话:0577-66886688 E-mail:ruianxww@126.com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7-65812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