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13958846666  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您的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罗阳史话  -> 正文

山民山上住,却羡水边居——诗歌里的塘河(上)

www.66ruian.com2020年10月15日来源:字体:

(陈立波/图)  

  嘉庆《瑞安县志》载:“城东河塘,在城东门外,旧达郡城八十里,今为七十里。四十里至永嘉界,属帆游乡。”这里的永嘉界指的是温州瓯海一带,文中的“城东河塘”即现在常说的温瑞塘河,七十里水岸风光旖旎,荷花满塘,早在南朝就有诗人吟诵了。如曾任永嘉郡太守的谢灵运就有《游赤石进帆海》诗:“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水宿淹晨暮,阴霞屡兴没。周览倦瀛壖,况乃陵穷发。川后时安流,天吴静不发。扬帆采石华,挂席拾海月。溟涨无端倪,虚舟有超越。仲连轻齐组,子牟眷魏阙。矜名道不足,适己物可忽。请附任公言,终然谢天伐。”赤石,即帆游山。光绪《永嘉县志》卷二:“帆游山,在城南三十里,吹台山之支,南接瑞安界,东接大罗山。地昔为海,多舟楫往来之处,山以此名。谢灵运游赤石进帆海即此。”吹台山南麓,过去属瑞安,今划置瓯海。另一首为《舟向仙岩寻三皇井仙迹》:“弭棹向南郭,波波侵远天。拂鲦故出没,振鹭更澄鲜。遥岚疑鹫岭,近浪异鲸川。蹑屐梅潭上,冰雪冷心悬。低徊轩辕氏,跨龙何处巅。仙踪不可即,活活自鸣泉。”三皇井,位于仙岩梅雨潭之上,传说伏羲、神农、黄帝凿石为井,因其状若“鹅兜”,又称“鹅兜潭”,道家称其为“天下第二十八福地”,今迹犹存。

  有人说,是温州的山水成就了谢灵运山水诗的鼻祖地位,这里应该也有塘河的功劳。当然,它的功劳,指的是以它的美打动谢灵运,而创作出了这些早期的美篇。

  唐朝的张又新,字孔昭,深州陆泽(今河北深县)人,善文辞,元和年间登进士第。他的《百里芳》,相传写的是王羲之:“时清游骑南徂暑,正值荷花百里开。民喜出行迎五马,全家知是使君来。”南宋祝穆《方舆胜览》载:“王羲之守永嘉,庭列五马,绣鞍金勒,出即控之……”在诗中,塘河沿岸红荷耸动,花香扑鼻,百姓夹道出迎,驾五马出游的太守,宛在仙境中,一幅太平盛世的景象。

  杨蟠,字公济,别号浩然居士,章安(浙江临海)人,宋绍圣二年(1095)知温州,颇有政绩。所著的《后永嘉百咏》里有一首《南塘》诗:“出门日已晚,棹短路何长。赖有风相送,荷花十里香。”杨刺史是非常喜欢南塘的,公务之余,哪怕只有小半天时间,他也要乘舟出行,一路沉迷在荷香中,这诗是五绝里的佳品,语言看似轻浅平淡,实则一波三折,颇有情致。

  据说温瑞塘河早在魏晋时就开始挖凿了,如此说来已有数千年了,惠及农田数十万亩,康熙岁贡胡璜,瑞安人,写有一首《塘川即事》:“绕径新流没钓矶,村邻烟火接柴扉。一声布谷春犁动,南北平畴绿已肥。”布谷声里,春犁遍布,仅数天田畴里已是一片绿油油,这诗很生动地描写了这一盛景。南宋诗人翁卷的《乡村四月》,也是如此:“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碧绿的树,碧绿的草,碧绿的禾苗,隐约流淌着飘逸的白,缥缈虚无中,把水乡初夏特有的景色勾勒了出来。

  在航运方面,塘河是鹿城、瓯海、龙湾与瑞安之间重要的内河航道。这七十里水路,景色绝佳。北宋杨蟠作了一首《永嘉》诗:“一片繁华海上头,从来唤作小杭州。水如棋局分街陌,山似屏帏绕画楼。是处有花迎我笑,何时无月逐人游。西湖宴赏争标日,多少珠帘不下钩。”此处永嘉,指的是大永嘉,即温州。我一直以为,温州地处偏僻,属于蛮荒之地,想不到古时是如此繁华。此诗有虚构成分,但基本属实。

  曾任永嘉知县的明弘治九年(1496)进士汪偱,写得与众不同,他的《瑞安夜归,舟中思亲》是这样写的:“画鼓谯楼转二更,孤舟犹未泊山城。寒灯二老还眠未,共此凄凄风雨声。亲在黟山子在温,寸心千里共黄昏。不知今夜青山雪,寒透庭闱有几分?”面对良辰美景,无端飘来一份凄楚。方鹏(1470-1534),字时举,号矫亭,江苏昆山人。这个明正德年间进士,嘉靖初年成为浙江布政司左参议,后历官南京太常寺卿。此次从瑞安回温,为浓浓的友情所笼盖,写下《舟发瑞安,诸君追送,漫成》诗:“登舟方偃息,载酒更追攀。雨旆依高树,风帆落小湾。聚谈妨听鸟,假寐失看山。在在春耕遍,停杯一解颜。”瑞安人的重情义,瑞安山水的多情,一路伴随着他,因为友情的浸润,才让此诗如此动人。

  塘河的风光不凡,沿岸不乏大宅与精舍。周行己,字恭叔,宋元祐辛未(1091)进士,官秘书省正字,著有《浮沚集》。他有一首《题永宁传舍》:“我生湖海间,筑居必清幽。南城五亩宅,山高水亦流。家园千木奴,不贵万户侯。既输东皋税,一饱亦易谋。”永宁传舍,在净光山下,即周行己自己的寓庐。看来他对永宁传舍,是相当满意的。

  但为自己作诗难免自擂之嫌,诗人徐照写的则是薛师石的瓜庐。某年,薛师石筑室于会昌湖边,一时雅集者众:“何地有瓜庐,平湖四亩余。自锄畦上草,不放手中书。人远来求字,童闲去钓鱼。山民山上住,却羡水边居。”(《题薛师石瓜庐》)。薛师石(1178-1228),字景石,号瓜庐。一生隐居不仕。诗人详细披露了师石的日常生活,他的生活是多么的闲适。为之题赠的还有著名诗人赵师秀。《薛氏瓜庐》:“不作封侯念,悠然远世纷。惟应种瓜事,犹被读书分。野水多于地,春山半是云。吾生嫌已老,学圃未如君。”此诗写出了薛氏不入仕途,安然于乡野的潇洒之态。我尤其欣赏“野水多于地,春山半是云”二句,通篇似乎淡淡弥漫着旁人的艳慕。

  刘安上(1069-1128),字元礼,永嘉人,宋绍圣四年(1097)进士。他写了《友人新居》诗:“门向平湖静处开,雨馀山色入帘来。连云竞秀千岩竹,隔水飘香一径梅。观里紫芝原不老,柱头玄鹤几时回。此峰信是神仙窟,子晋吹笙有旧台。”虽然我们不知其友人是谁,但此宅,非一般,仙气飘逸,雅致之极,显然是一位多金又多情的友人。

  项公悦,瑞安人,也筑园于会昌湖边。宋咸淳年间进士宋庆之,字符积,永嘉人,写有一首《项园即事》诗:“时节夹花飞,幽林亦自香。闲来看新水,独立又斜阳。檐角鸟鸣霁,树根鱼就凉。一春风雨过,游事极相妨。”此诗颔联挺不错,虽然朴实,却写出了一种悠闲的生活与情趣,实在是难得。

  也有特意来吟诗的,如陈仲陶。这是一位近代诗人,他写的是《与季思买舟赴上田》:“鸟度屏风宿雨收,官河曲曲漾春流。与君一路哦诗去,提挈青山上小舟。”季思,即著名戏曲史论家王季思。上田,在城南,今属鹿城区。挈,是动词,拿与提取的意思。此诗的成功在第四句,相当生动,一下子,就把诗格提上去了。遗憾的是找不到王的诗,如果对照起来读,肯定别有风味。

  自古以来塘河水都是清澈的,孙衣言(1815-1894),字劭闻,号琴西,清道光三十年(1850)进士,为清朝温州名仕,写有二首《野泊》,其一:“田田莲叶圆,濈濈蒲花紫。人家门外湖,自汲门前水。”过去的沿河人,洗漱之水都在塘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因为水流的平稳,自古以来,塘河一直是龙舟竞渡的绝佳之处。王叔果(1516-1588),字育德,号西华,瓯海人,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进士,历任湖广布政使司右参议、广东按察副使等职。他有一首《端午观竞渡》诗:“湛湛芳湖水平,嘈嘈两岸欢声。日暮双龙正斗,一溪烟雨初晴。”这是一首罕见的六言诗,写出了沿岸的热闹,又写出了周遭的景色,这种即兴咏景,显得别具一格,虽然没有特别注明,但是塘河无疑。

  绎陶,生平不详,字涵,永嘉人。他的《北湖看竞渡》,是这样的:“画楫声起意气翀,却教晴雨洒空蒙。雄心奏鼓开陵阵,猛力夺标立上功。望去虹霓惊落日,战来鹰隼迥生风。只今蒲酒成佳会,寂寞湘江恨不穷。”北湖在瑞安。嘉庆《瑞安县志》载:“北湖,在城北里许,源出集云山,众流潴焉……昔沈仙隐常于湖边栽桃柳,栖游其上,因又名锦湖。”这是古老塘河的延续。只是不明白,他一个温州人,怎么就跑到瑞安看龙舟了。

  博士员张子容,宇默臣,永嘉人,写有一首《鹧鸪天·北湖竞渡》:“绿满长堤碧满湖,蛟龙戏水出菰蒲。锦标绕楫情同舞,翠浪扬旗影倒呼。声杂沓,沸塘波,画船那更载春多。游人只说销魂去,谁道湘江吊大夫。”此词体物入微,尤以“锦标绕楫情同舞,翠浪扬旗影倒呼”二句为胜,通读全词,既有色彩、动作,又有对先贤的凭吊与感慨,诗人满怀激情,才写得如此生机动人。

  交通的发达,导致水路的衰落,现在,塘河两岸剩下的基本都是寂寞和失落。热闹了数千年的塘河,分明是有一些落寞了。但经过这些年的五水共治后,塘河水体有了明显的好转,加上南塘一带,开发得当,房舍古雅,千年塘河已经逐步焕发出了它的生机与活力。

  (作者:林新荣)

(编辑:社区中心)

浙新[2004(7)] 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0039 ICP备案号:浙ICP备05017990号-1
中共瑞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瑞安市融媒体中心承办
温州网提供技术服务 瑞安网 版权所有 广告刊例
地址:瑞安市安福路瑞安日报社 电话:0577-66886688 E-mail:ruianxww@126.com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7-65812711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温州辟谣举报平台
温州公安网络警察警务在线 浙江省温州市禁毒网络举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