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13958846666  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您的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玉海文苑  -> 正文

嵌在瑞安话里的普通话词语

www.66ruian.com2021年01月13日来源:字体:

  温州话一向被外地人认为“比外国话还难懂”的方言,过去还有“天不怕,地不怕,只怕温州人讲普通话”的说法,因为温州人在普通话推广普及之前,会讲普通话的不多,而且又讲得不标准,令外地人难以理解。但是,无论哪种方言,在与别的语种频繁交流中,都会相互影响而产生趋同性演变。

  瑞安话是温州方言里的一大分支,用瑞安话交谈时,同样常间杂着普通话读音的词语,这种现象可用2020年全世界语言中使用频率最高的新冠肺炎疫情的“疫”字为例。

  “疫”和“微”

  “疫”字,在瑞安话中原本是书面语,读音同“役”“于”等字,而在口头语中“疫”字出现较少,就是过去的霍乱疫情爆发时,也只用“大传染(年)”来表述,猪瘟、鸡瘟疫情,瑞安话口语也只是说“猪发瘟”“发鸡瘟”,很少提到“疫情”这个书面语。而在2020年,几乎天天会听到电视、广播、大小会议发言中传来“疫情”的普通话读音。于是瑞安方言也跟着把“疫情”读为“‘意’情”,却忽略了“疫”字原本同“役”的读音了。笔者有几次与瑞安人用瑞安话交谈,仍把“疫情”的“疫”字读如“役”,他们都报以疑惑的眼光,后来改用“‘意’情”,他们才理解。其原因大概是,“疫情”读“‘意’情”,是先入为主,牢牢占领了瑞安话里的位置。估计数十乃至数百年后瑞安人如读“疫情”为“‘役’情”时,反而会被认为读错了。可见,把“疫情”一词用瑞安话读为“‘意’情”,就是2020年新涌现的嵌入瑞安话里的普通话词语。

  还有“微信”的“微”字,普通话读“wei”,瑞安话原本与“肥”字同音。现在“微信”一词,如仍用瑞安话读做“肥信”,反而会使对方难以理解,于是很多人都改讲“wei信”了。这也是新出现的瑞安话中嵌用普通话的词语。不过也有人来个折中的办法,把“微信”读如“威信”,听懂、会讲的人也不少呢。

  “规”和“愧”

  我们现在七八十岁的这一代老人,儿时在家或在学校,常听长辈和老师教导:“娒儿要守规矩,勿冇胚。”这句话用瑞安话讲时,“规矩”不读瑞安话原来读音“举柱”,而改用普通话读作“归举”。而“规”字在“规则”“规律”等词中,瑞安话里仍读“‘追’则”“‘追’律”。原因就与前面所说的“疫情”的读音演变一样。“规矩”是书面语,最早引入瑞安方言中的读书人套用了普通话(那时称“国音”),成为历史上“嵌在瑞安话里的普通话词语”。

  再如“惭愧”的“愧”字,也是书面语,瑞安话有人读同音的“块”,有人读同旁的“鬼”。平阳话和温州话读“块”音的人较多,说瑞安人读“鬼”,错了。笔者认为两者都对,因为“愧”与“瑰”“塊”都是形声字,都用“鬼”作为声符。既然以“鬼”为声符,北方人“鬼”字读音是gui,瑞安人读“鬼”的瑞安方言旁,也是顺理成章的。

  又如“当归”中的“归”字,瑞安乃至浙南地区的中医和中药店店员都读同音的“居”字。而在“回归”“归家”的词中仍读“gai”。其原因,笔者拙见是,“归”字中古音曾读如“居”。南宋瑞安人陈傅良曾为北宋瑞安人林石写的墓志铭《新归墓表》,“新归”是地名,即现在塘下镇的新居村。可见宋时,“归”“居”同音。现在台州话中还对“归家”“归来”读为“居家”“居来”呢。

  语音演变其实有规律

  以上举的“疫”字,瑞安话读“役”,是“ü”作为韵母;普通话读如“意”,是“i”作韵母。“微”字读“威”,是“ü”作为韵母;读“肥”是“i”作韵母。“规”字读“归”,是“ai”复合韵母;读“居”,则是“ü”作为韵母。“愧”字读“块”,是“ai”为韵母;读“鬼”,则是“ü”作韵母。“gai”是“ai”为韵母,读为“居”,是“ü”作为韵母。这是汉字的韵母中“i”“u” “ü”是同一组相近韵母,读音有“一韵通转”的现象。声母中如“g ”“k”“h”,“ j”“q”“x”等,同一组的字有“一声通转”的现象。所以上面的字瑞安话读音演变,也是按照汉语语音演变规律变化的。

  (作者:宋维远)

(编辑:社区中心)

浙新[2004(7)] 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0039 ICP备案号:浙ICP备05017990号-1
中共瑞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瑞安市融媒体中心承办
温州网提供技术服务 瑞安网 版权所有 广告刊例
地址:瑞安市安福路瑞安日报社 电话:0577-66886688 E-mail:ruianxww@126.com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7-65812711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温州辟谣举报平台
温州公安网络警察警务在线 浙江省温州市禁毒网络举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