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13958846666  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您的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玉海文苑  -> 正文

北海打的遇老乡

www.66ruian.com2021年09月15日来源:字体:

  平时在生活工作中,经常接触来自老家的“的哥”,有几位“的哥”,特别值得我记录。一位是1998年底遇到的一位莘塍同乡,他在我去鹿城仰义彻夜不眠采访屠宰户时,心甘情愿陪我在车里坐了一夜为我壮胆。我在通讯《我与煺猪人不得不说的故事》中,专门写到他。另外一位是前些年的一位“的哥”,在我出去采访时,拾到我丢失在车里的手机。当我拨通号码后,我们的家乡口音就是接头密码,他约我在南郊医院门口交接,不收一分报酬。还有一位,就是1998年10月在广西北海碰到的同乡“的哥”,也令我印象深刻,至今未能忘怀。

  那时,我所在的报社要办一份时报,我随沈主任去北海、广州、福州、厦门等地的兄弟媒体,一路南下取经。我们拜访《北海日报》领导和采编人员,了解到该报如何大胆改革开拓市场的情况后,便走出报社,打的往闹市区走走,然后出发去广州。10月底的北海还比较炎热。提着行李在太阳底下逛街,把在这个城市剩下不多的时间消磨完,我和同伴准备出发去机场。随手在十字街口拦辆出租车,问司机到机场多少钱,他说50元,我嫌贵,要打表。他说打不打一样,都是这个价,但还是开始计程让我们安心。

  我和同伴有一句没一句地拉话,黑瘦的司机突然侧过脸来,惊喜地问:“哎呀,温州人啊!”听见纯正的莘塍腔,我很是惊讶,在这千里之外的城市,随机拦下的出租车,司机竟是我的同乡。我大喜过望,多问了几句,更是拍腿称奇,他家住前埠村,跟我家莘塍桥的老屋距离不过300来米远。我了解到,他叫潘国华,20多岁。

  在我们的印象中,走出去的温州人大多做生意,做老板的不少,再不然也是个“跑单帮”的。在北海遇上同乡“的哥”,的确出乎我的意料。我们挺有兴致,追根究底,他说是十来岁时出来的,跟人做过生意,当过工人,也想做生意,但资金不趁手,也想回家,但已在北海娶妻生子。妻子不想回浙江,他也就算了,哪儿水土不养人,北海出租车价格很便宜,就租辆车开了。他问我们过来做什么,我说我们拜访同行。

  我一开心话就多:“你开出租车,很辛苦吧。”他笑:“也习惯了。做什么行业,想干好都辛苦。”我说:“和在北海的同乡经常有聚吗?”他说:“机会不多,我是靠劳力兑伙食,没时间。如果你们有兴趣,可以去那边看看,听说在那附近,温州人开餐饮的、珠宝市场的不少。”“今天没时间了,下次吧。”我又开始打听“隐私”:“你在这里,收入高吗?”他笑:“看来当记者的,就爱东问西问。过去房地产红火时,我们收入好些,现在一般。”他说想自己搞辆车,可能会好些。我问他有没有回家,问他想不想家,他说想,当然想,很想很想。接着就沉默了。

  不一会儿到了机场。我扫了一眼价码表,惊奇地发现票价跳在49.6元,与他起步时报的价相差无几,不由地又称赞几句,他自然有些得意。相处没多久的同乡,此时倒有点难舍难分。他把我们送到入口处,我叫他在我的采访本上留下他的手机号码,相约有缘再见。平时生活中,大家都有这样的体验,都以为还有机会再见,其实许多人,初相遇说不定就是不再相遇。因此,我和在上海遇到的一位同乡“的哥”,就多了这方面的考虑,我们加了微信,经常在朋友圈点个赞,就假装在联系了。我偶尔翻到北海潘国华的电话号码,也会想起这位萍水相逢的老乡。不知道爱笑的他,最近在忙些啥,会不会还在开车,是不是已经有了自己的车。

  (作者:乔休)

(编辑:社区中心)

浙新[2004(7)] 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0039 ICP备案号:浙ICP备05017990号-1
中共瑞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瑞安市融媒体中心承办
温州网提供技术服务 瑞安网 版权所有 广告刊例
地址:瑞安市安福路瑞安日报社 电话:0577-66886688 E-mail:ruianxww@126.com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7-65812711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温州辟谣举报平台
温州公安网络警察警务在线 浙江省温州市禁毒网络举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