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ruianxww@126.com
您的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瑞安网  ->  人文瑞安  ->  玉海文苑  -> 正文

渔人与酒

www.66ruian.com2022年09月26日来源:瑞安网字体:

  在渔人的眼中,酒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在北麂工作过的人,对渔人和酒有着更深刻的理解。

  那时我还小,看着父辈,一有空闲,就端起酒碗,与几个好友大口喝酒,谈天说地,爽朗的笑声充斥整个空间。父亲的脸红了,话也多了,偶尔,他会摸着我的头,悄悄地塞给我一块烤熟的墨鱼干。那烤焦了的鱼香,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后来,我开始迷茫,为什么渔人离不开酒?

  “酒是双刃剑,对于渔人也是这样。”父亲的好友宾生伯告诉我,“渔人在风浪里出没,酒能驱寒,壮胆,克服思念亲人的孤独。但是,酒喝高了,容易出事。”

  “可我看到舅舅们,上船时总带上一点酒。”

  “那是备用的。有时太冷了,他们就咪上一口,暖身。有时乏力了,咪上一口,有劲。其实,风浪大时在船上站都站不稳,谁敢多喝。”

  “‘脚踏船板三分命’,这是渔人的民谣。在海上‘讨海’的渔人是很危险的。”

  宾生伯的话有点沉重。随着年龄的增加,我慢慢地理解了老人的话。据说,以前渔人在海上遇难的事时有发生,在风浪中,他们的生命十分脆弱。新中国成立后,随着渔业生产条件不断改善,船上配置了动力,有了对讲机,渔人的生命才有了保障。

  记得上世纪60年代初期,岛上群众生活条件还比较差,物资供应十分紧张。白酒大部分是糖蜜烧,价格便宜,但喝下割口。老酒是奢侈品,只有过年或办喜事,才有计划供应。过年时,从供销社抬来一坛老酒,是很高兴的一件事。

  有个朋友说起那个年代一位酒友的故事,令人啼笑皆非。我认识这个酒友,他酒瘾大,家里经济比较困难,口袋中一旦有了余钱,他就跑到供销社,要一两糖蜜烧,一把豌豆,几口就干了,还用手捂住嘴,生怕漏了酒气。后来,我碰到他,问起这事,他笑笑。其实,这是一个笑话。在那三年自然灾害的年头,能不饿肚子就万幸了。

  到70年代,岛上生产发展了,渔人经济条件改善了,酒与渔人的缘分就渐渐地密切了。起风的日子,不少外地渔民到岛上避风,港湾里泊满了大大小小的船只。来自福建、广东等地的渔民上岸后,供销社、粮站、卫生院里,到处人头攒动,各地方言此起彼伏。岛上没有像样的酒馆,但到处都可以闻到酒香。

  岛上妇女很少喝酒。可是,当男人从海上归来,她们总是端上一大碗放了鸡蛋的糯米酒,热气腾腾,让渔人感到浓浓的亲情。据当地老人说,糯米酒放上鸡蛋,大补身体。

  岛上开始流行酿酒,而且要选上品糯米。每当我的舅舅家酿酒,我们几个孩子总是围着看热闹。蒸笼热气腾腾,释放出的米香挑动着我们的味蕾。按例,舅母就会给我家送上一大碗香气扑鼻的糯米饭,犒赏我这个来自城市的外甥。

  后来,我母亲准备自家酿酒。她早早就准备好糯米和辅料,就像做喜事,我们终于迎来这一天。我和妹妹围着灶台,大舅妈围着新的围巾,指导着母亲。大家都没有说话,透着一种神秘。后来,那一大缸酒就摆在我房间的床头。每天上床前,我总是悄悄地到大缸前看看,又不敢掀开。过了一段时间,酒香在房间内蔓延。母亲开始放进一个竹篾做的圆筒,这是最后的一道工序,可以从中取酒。望着那红中泛绿的酒,老爸咧开了嘴。当天晚上,他烧了不少菜,呼朋唤友,说是开酒。

  好景不长。有一天,我发现酒缸里漂着一只老鼠,看样子这个贪吃的家伙已醉死了。我赶紧叫来父亲,他怔了一会儿,好久没有说话。后来,小舅舅来了,看了看,摇摇头,笑着说:

  “没事!酒能消毒,怕什么?”

  “姐夫,这下好了,别人不敢喝,我们有口福了。”

  笑声中,我看到渔人的豪爽。从此,他就成了我父亲最好的酒友,每天晚上享受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糯米酒。

  约两个月后,酒缸也见底了。他们拍拍胸膛说,身体棒棒的。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兄弟团聚,回忆过去的岁月,总是提起这段往事,老爸与小舅喝酒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心中充满暖暖的思念。(作者 陈振清)

(编辑:陈良和)

浙新[2004(7)] 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0039 ICP备案号:浙ICP备12022988号-2
中共瑞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瑞安市融媒体中心承办
温州网提供技术服务 瑞安网 版权所有 广告刊例
地址:瑞安市安福路瑞安日报社 电话:0577-66886688 E-mail:ruianxww@126.com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7-65880128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温州辟谣举报平台
温州公安网络警察警务在线 浙江省温州市禁毒网络举报平台